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六章:宋辭腳下,誰敢造次

章節目錄 第六章:宋辭腳下,誰敢造次

    ( )“太慢了,打電話讓人來拖車。”

    秦江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咳得上氣不接下氣。他敢打賭,宋辭是故意的!是報復!他不就跟丟了一姑娘嘛,至于嗎?至于嗎!

    次日,天微微氤氳,似乎要下雨。二十九層高樓,天宇傳媒獨占七層,曾有媒體說,華夏星藝十分,三分出自天宇,演藝圈生存規則素來簡單粗暴——謀者上位,天宇更是如此,清心寡欲如阮江西,在美人成堆的天宇存在感基本為零,連休息室也是在最偏僻的角落里。

    《青花》剛剛殺青,因為戲份太少,阮江西并沒有受邀參與宣傳活動,連著幾日都沒有什么出境的機會,對此身為經紀人的陸千羊危機感十分地強烈,一大早便買了一份娛樂報紙,從第一頁翻到了最后一頁,越往后翻,眉頭擰得越糾結。

    魏大青也湊過去瞧:“你在找什么?”

    阮江西放下咖啡,抬頭看陸千羊,見她抓了一把被昨晚壓沒型了的短發,十分地不解:“沒道理啊,錫南國際的宋少,居然一點篇幅都沒有。”還是不死心,又從第一頁開始翻,“昨晚電影節上那么多記者,沒理由一張照片都沒有拍到啊。”

    “聽說宋少不喜歡見報。”魏大青出身豪門,對h市這些個大人物的事跡,多少是有些耳濡目染的,“沒有錫南國際點頭,不會有報刊敢登宋少的新聞的。”

    這位太子爺真特么只手遮天啊!陸千羊歪著腦袋看江西,一臉憂傷的表情:“天子腳下,眾生緘默,看來我們江西注定要無名無份了。”本來還想著能跟著宋少蹭點頭條的,鬧這么一遭,除了得罪了昨晚出席的幾個女藝人,啥也沒撈到,丫的,虧大了!陸千羊越想越不爽,“宋辭那個土皇帝!暴政!昏君!”

    阮江西攪著已經涼掉了的咖啡,眼眸無波無瀾,對陸千羊的怨念很平靜,只是笑而不語。

    她家好沒有斗志的藝人啊!陸千羊嘆了一口氣,發泄似的把報紙扔在桌子上:“你三點的通告,贊助服裝怎么還沒有送過來?”

    “不急。”阮江西就著桌上攤開的報紙,看得很認真。

    陸千羊瞄了一眼,社會版!如今還會看社會新聞的藝人大概也只剩她家阮江西了,嘆氣:“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我去服裝組問問。”抓了一把雞窩似的短發,跑腿去了。

    阮江西繼續看她的社會版,不到十五分鐘,魏大青接了個電話,臉就垮下來了。

    “怎么了?”阮江西似乎看到了感興趣的版面,并沒有抬頭。

    “千羊和人起了爭執,磕破了對方的腦袋。”魏大青對此很無奈,這都是這個月第五次了,那只暴躁的羊,當了幾年狗仔,養出了一身暴戾的習性,一言不合就喜歡動手,整個公司不管是經紀人還是藝人見了陸千羊,都會繞著道走。

    阮江西神色無瀾,繼續翻著手里的報紙,心平氣和:“和誰?”

    “肖楠的經紀人。”魏大青很頭疼,“和誰干架不好,偏偏惹上劉梅,整個公司誰不知道劉梅最寶貝她那一頭可以代言海飛絲的長發,這腦袋都砸破了,保準就成禿子了,何況打狗還要看主人呀,肖楠還是很袒護她的狗……額,她的經紀人的。”

    阮江西皺眉,語氣淡淡:“不會有事的,我去處理。”

    “我去道歉就好,看在我姑姑的面子上,肖楠也不敢怎么樣。”

    這話要是給陸千羊聽了,絕對給小青點個贊,她最喜歡關系戶神馬的了。

    “為什么要道歉?”

    “額?”魏大青懵了一下,不懂了,在他的三觀里,打人了就要道歉啊,“是千羊打人在先,而且在劉梅頭上砸了個好大的洞。”

    “千羊從來不會無緣無故動手。”

    平鋪直敘,毫無起伏,阮江西性子一貫淡然,但也一向護短。

    “那我們去干什么?”魏大青跟上去,他覺得這次好像不止是小打小鬧哩。

    “報仇。”阮江西三言兩語,毫無情緒,好似家常,她放下報紙,緩緩起身。

    魏大青呆愣了片刻,瞧了一眼桌上的報紙,已經由社會版轉到了金融版,上面還殘留幾滴阮江西不小心灑下的咖啡字,正好覆著一行字:天初慈善晚會,主辦方——錫南國際。

    魏大青撓撓頭,不懂,趕緊跟上去,肯定有熱鬧瞧了,他經常聽‘老奸巨猾’的姑姑說,別看阮江西性子脾氣極好,但是論起手段頭腦,天宇那一籮筐的女人都比不過阮江西。

    十分鐘之后,服裝間里,原本正趾高氣昂指著陸千羊鼻子罵的肖楠接了一通電話之后,就炸毛了,直接便摔了手機,伴隨一頓摔砸撕扯之后,扯著嗓子尖叫。

    “啊——”整個化妝臺上的瓶瓶罐罐砸得滿地都是,一片狼藉,肖楠似乎還不解恨,一手推翻了服裝架。

    滿地的碎片,臟亂的衣服,還有蓬頭垢面撕心裂肺的女人,這場面……呵呵,陸千羊看熱鬧看得很帶勁兒,對旁邊服裝組的小李招招手:“怎么回事?那女人瘋了嗎?”笑得賊兮兮,毫不掩飾她的幸災樂禍。

    “今晚慈善晚會的出場秀,魏總剛剛換掉了肖楠。”平時肖楠仗著自己有幾分名氣,對人一向頤指氣使,這會兒看她吃癟,服裝組的小劉也十分解氣,“這場秀肖楠準備了很久,魏總說換人就換人,肖楠哪里受過這樣的氣,脾氣當然大了。”

    肖楠雖然不是大腕,但是光看肖楠平日里的穿著打扮就不用說,這廝上面有人。陸千羊興奮了:“誰呀,這瘋女人的通告也敢搶。”

    “不是別人。”小劉笑著打趣,“你家江西啊。”

    陸千羊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仰天大笑三聲:“哈哈哈!”聲音非常之嘹亮,她刻意拔高音調,“真解氣。”跳過一地的狼藉,陸千羊貓著身子蹦到肖楠跟前,笑瞇瞇地刺激正惱火的肖楠,“我剛才就說過了,我家江西的東西可不能隨便搶,除非,她不要。”

    肖楠正在氣頭上,哪里聽得進去,對著陸千羊吼:“你給我滾!”

    她不滾,她就不滾!陸千羊用腳撥了撥肖楠剛從自己這里搶去的演出服,一腳踢到肖楠小腿上,仰著下巴,用鼻孔看人:“這件你不是要搶嗎?我家江西不要了,賞你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