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十六章:演技爆棚

章節目錄 第十六章:演技爆棚

    ( )原來那大魚大肉的口味,阮江西說的不是錫南國際的太子爺,而是家里那只圓滾滾的狗啊。陸千羊直接笑癱了。

    之后,再也沒有哪個不識趣的女人過來自討沒趣了,耳根清凈地等了一個多小時才輪到阮江西試鏡。

    演員們試鏡的地方與等候區隔開了,在另一個帳篷里,阮江西走進去,只見最里面坐了三個人,坐在兩邊還穿著戲服的是《定北侯》的男女主,唐易和言天雅。這兩張臉出鏡率很高,阮江西并不陌生,那么中間這位自然就是《定北侯》的導演,圈中稱為鬼才的張作風導演,微微躬身,阮江西只是簡單地自我介紹:“我是阮江西。”

    坐在左邊的唐易敲桌子的手一頓,饒有興趣地端坐起開,懶謾的眸子看向阮江西。

    “可以開始嗎?”阮江西問。

    張導指了指帳篷里的幾個男演員:“你可以挑一個和你搭戲。”

    “不用,謝謝。”很禮貌的拒絕,她并非目中無人。

    與一個好的男演員搭戲,遠比獨角戲好演,更何況現場不缺能快速把女演員帶進情緒的男演員,唐易就是最聰明的選擇,張導很意外,阮江西是第一個拒絕這樣優待的女藝人,他頗有幾分期待了:“那你開始吧。”

    唐易同樣,對阮江西很是好奇。

    阮江西走到空地的最中間,環顧了一下現場,隨后對張導微微點頭示意,繼而眼眸一轉。

    “你終于……斷了我最后的念。”她回頭,微微睨著城下三軍將士,眼眶里,灼熱滾滾的洶涌,卻沒有一滴眼淚,她說,“此生,我沒有為了自己生,便讓我為了自己而死。”

    一步一步,她走下圍城,刀光劍影刺進了她的眸光,是冰冷的溫度,從不歡顏的她,笑靨如花。

    “遠之,珍重。”

    遠之是定北侯池修遠的字,此生,常青只喚過這一次。

    她傾身,跳下了百米石階,在她前面,是北魏三十萬大軍的刀劍,闔上眼眸,一滴清淚緩緩墜下。

    這一場戲,是定北侯池修遠與常青的最后一場戲,池修遠三十萬北魏大軍兵臨大燕城下,而常青,是他安放在敵國的棋子,是北魏最出色的暗衛,她鎮守城池,作為大燕的將軍,江山美人,他也許會猶豫,只是當他決定揮軍大燕之時,常青的結局便已經寫下了。

    血染城池的緊繃感,久久不能平息。只聽見阮江西說一聲:“謝謝。”

    好精湛的演技!震驚之余,唐易只剩這一個念頭。

    入戲快,出戲更快,這演技……簡直出神入化,張作風眼神一下子就熱切了,他拍戲多年,從未見過這樣有天分的演員。

    “《定北侯》的劇本你看了幾遍?”對人物性格拿捏到這種地步,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老戲骨也要反復參詳劇本才能做得到,張導對阮江西更好奇。

    “因為昨天才接到試鏡的通告,所以只看了大綱。”

    張作風差點沒站起來拍手叫絕,只看了個大綱就能有這樣深的角色洞悉力,阮江西簡直是個天生的演員。張導毫不掩飾他的贊賞:“你很有天賦,這部戲的女二你有興趣嗎?我可以給你一次試戲的機會。”

    張導顯然有心攬才。

    “謝謝,我很喜歡常青這個角色。”

    阮江西禮貌地回絕,張導也不生氣,倒是很欣賞阮江西這種只挑角色不挑鏡頭的演員,常青這個角色,是整部劇中最難拿捏的一個角色,所以才遲遲沒有定下,顯然,阮江西的演技完全能信手拈來。

    張導很滿意,嘴角都快咧到眉毛了:“方便問一個私人問題嗎?”

    “請問。”

    “你為什么選擇了演員這一行?就我看來,你更像表演藝術家。”

    試鏡現場的一干人等都瞠目結舌,張導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哪一次不是把女演員們罵得一文不值,這樣高度贊揚一個人,絕對是前所未有。

    表演藝術家?華夏的表演藝術家哪一個不是白發蒼蒼演了大半輩子才博來這么個頭銜。只是阮江西……

    她倒寵辱不驚,不張狂,卻也不謙卑:“因為我想將我的照片掛上錫南國際的頂層。”

    錫南國際的頂層,那個位置上掛的永遠都是當季最前線的藝人,令人咋舌的廣告費,能在錫南國際頂層露一露臉的,沒有哪個不是大紅大紫的。

    這個答案,似乎也理所當然,試問哪個藝人不想問鼎頂峰。

    “你可以回去準備一下,劇組會再聯系你。”

    目前為止,阮江西是張導唯一給出這樣和善回答的女藝人,前面幾個都被罵走了,如此一來,這常青一角,張導是意屬這位最近緋聞纏身卻沒有什么代表作的阮江西了。

    等到阮江西出了試鏡的帳篷,張作風才異常興奮地外露:“我從來沒見過入戲和出戲這么快的演員,她的表演幾乎不像在演戲。”問唐易,“你覺得呢?”

    唐易點頭:“嗯,非常好。”

    旁邊的言天雅笑:“難得你這個影帝夸人。”

    “張導,恭喜你,挖到寶了。”唐易將桌子上的礦泉水瓶子扔進垃圾桶,起身,“就到這里吧,我覺得試鏡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了,導演覺得呢?”

    張導點頭茍同。

    “唐易,你去哪?”

    唐易回頭,給言天雅拋了個邪肆的笑:“需要和你匯報嗎?影后大人。”

    言天雅失笑,唐易今天有些反常呢。

    陸千羊和魏大青在帳篷在外等得焦急,見阮江西出來,臉上一貫沒有什么情緒,也看不出狀況如何,陸千羊急了,抓著阮江西問:“怎么樣?”

    阮江西思忖了一下:“導演不錯,很敬業。”

    這是什么回答?

    “就這樣?”陸千羊不死心,“我問你試鏡怎么樣?有沒有機會拿到這個角色。”

    “應該沒什么問題。”

    阮江西一般說沒問題,那就是板上釘釘了,也是,她家藝人什么演技,碾壓一片絕對沒有問題,陸千羊這才放心了,對旁邊的魏大青說:“小青,去,給我買瓶水壓壓驚。”

    魏大青不想理她了,自顧去開車。

    陸千羊心情一好,就愛哼上幾句:“一時失志不用怨嘆,一時落魄不用膽寒……”

    ------題外話------

    影后養成中……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