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我是阮江西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我是阮江西

    ( )“拿開。”宋辭滿眼的嫌惡,指了指攝像機,“我不喜歡見報。”

    眾人皆知,這是宋辭的規矩。就一句話,所有攝像機全部放下,眼睜睜看著宋辭走近人群,不敢拍,不敢問,不敢放肆。

    天子腳下,都是宋辭的地盤,媒體自覺讓出一條道來,各自暗暗拿出錄音筆。

    滿街喧囂,卻見阮江西從人群里緩緩走出來。

    “宋辭。”她抬頭凝視著宋辭。

    視線癡纏,只是一個晃神的瞬間,消散了阮江西眉間所有的陰郁。他來了,她的宋辭尋她來了。

    宋辭不言,深邃的眸子看不出一點浮動。

    她小心翼翼地問他:“我遲到了,我們的約會還算數嗎?”

    宋辭眼里,有淡淡的霧靄,遮住了所有情緒,視線灼灼,從阮江西身上移到了顧白身上,周身的陰冷,漸濃,只是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

    “我可以解釋。”眸子微紅,唇卻被阮江西咬得發白。

    許久的沉凝,宋辭抬眼,唇角抿了一個冷硬的弧度,他說:“我不認識你。”

    漫不經心,毫無情緒,宋辭對她,視同陌路,他轉身,不再看阮江西一眼。

    “宋辭。”

    阮江西抓著宋辭的手,很用力,微微有血跡漫出了手腕,落在了宋辭的衣袖上。張張嘴,卻發現酸澀堵住了喉嚨:“我是阮江西。”字字緊繃,似乎一扣即斷。

    “我是阮江西。”

    她看著宋辭,重復著,突然間,淚眼模糊。

    “阮江西。”宋辭喊她的名字,垂眸,冰涼的手指拂過她的手腕,沾了一指腹的血,抬頭,“我不會憐香惜玉,所以,請愛惜你自己。”眸間,驟然涌動,所有冰冷消失殆盡,隨后,鋪天蓋地的情緒,亂成了一團墨黑。

    阮江西卻突然笑了,淚流滿面。

    宋辭卻慌了,有些無措,有些氣惱,對著媒體吼了一句‘滾’,胡亂擦了一把阮江西的臉,拉著她往醫院里走,腳步慌亂。

    宋辭對阮江西,哪里會視而不見?媒體手中的相機,不動聲色地抬起,正要捕捉鏡頭——

    “各位放心,對于報道的真實性,錫南國際不會提出任何訴訟。”

    這位宋少的特助倒是有人情味。

    隔了不到三秒鐘,宋少特助又補了一句:“各位應該清楚吧,宋少不喜歡走法律程序,太慢了,我們宋少喜歡直接一點的。”

    順者昌,逆者亡,那才是宋辭的慣用手段。

    “……”媒體徹底無言以對了,只能咬牙切齒,在心里大罵資本家暴政!

    秦江大大方方受了一眾人的白眼,又大大方方地從鏡頭里穿梭,余下一眾人,傻的傻,愣的愣。

    陸千羊托著下巴沉思:“我家藝人剛才好像哭了。”

    “我認識她十五年,第一次見她哭。”顧白怔怔出神,蒼白的臉,顯得幾分憔悴無力。

    阮江西向來性情淡薄,不說哭這種費心費力的情緒,即便笑,她也極少走心。陸千羊不由得深思:“我見了三次,兩次是為了宋辭,還有一次,”忍不住失笑,陸千羊搖頭,“還有一次是為了那只叫宋辭的狗。”

    第一次見阮江西哭是在兩年前,那天下了很大的雨,阮江西似乎醉了,陸千羊趕到她家的時候,她抱著那只叫宋辭的狗,哭得一塌糊涂。那時候,陸千羊天真的以為,是宋胖狗出了什么事,只是第二天,阮江西卻絕口不提。陸千羊到現在才明白,那時候阮江西喊的宋辭,不是那只狗。

    第二次嘛……簡直不堪回首,還是宋胖狗那只胖墩,跑到隔壁鄰居家去撩母狗,夜不歸宿,急得阮江西紅了眼。

    這是第三次,她家江西,終于有確切的名義念著宋辭的名字而毫不掩飾她的情緒。

    原來,宋胖狗只不過個替身。

    “她十歲那年,我背著我家老頭帶她去游樂園,從過山車上摔下來,摔斷了一條腿她都沒有為我哭過。”字里行間,有非常明顯的失落,顧白垂著頭,額前的碎發亂糟糟地耷拉著,無精打采的樣子。

    顧白這醋喝得有點莫名其妙啊。

    陸千羊聽了這番苦水,十分詫異:“看來顧大律師連那只胖狗都比不上呀。”宋胖少那只胖狗,還真是狗仗人勢獨得寵愛吶。

    顧白抬頭狠狠一瞪,哪還有平日里的半分精明睿智,十分幼稚地抓了一把頭發,沖著周邊的記者吼道:“再不滾,送你們去監獄里蹲著。”

    一干媒體無語凝噎,趕緊做鳥獸散了,陸千羊迎著風,笑得花枝亂顫。其實,陸千羊心里明白,在她家藝人心里,宋辭排第一,宋胖狗排第二,再之后嘛……她和顧律師五十步笑百步咯。

    宋辭似乎很不喜歡人群,拉著阮江西上了vip的電梯,直接去了于氏醫院的頂樓,這個樓層,通常只對權貴之人開放。

    “宋辭。”

    “宋辭。”

    宋辭一言不發,阮江西卻不厭其煩,一遍一遍地喊他。

    “宋辭。”

    宋辭步子驟然停下,回頭,灼熱的眸光密密麻麻地籠著阮江西的臉。

    “你在生我的氣?”她軟軟的聲音,不知道是因為無力,還是示弱,眸光清清澈澈地迎著宋辭灼灼火光的眸,絲毫沒有閃躲。

    宋辭抿著唇,眉頭緊擰。

    阮江西輕輕笑了:“原來你生氣的時候,會口是心非。”

    不言不語,宋辭似乎有滿腹的情緒,卻隱忍不發,只是目光沉寂,全是阮江西的影子,她卻湊近他眼里,一點一點癡纏進宋辭早已凌亂的視線:“你會皺眉,會冷冰冰,會抿著唇不愿說話,可是你的眼睛,”阮江西伸手,觸了觸宋辭的眼睫,說,“看著我的時候分明不陌生。”

    ------題外話------

    沒忍住,還是早早更新了,美妞們,你們是喜歡晚上8點55更新,還是中午12點55。另,編輯通知24號第二次pk,這次pk過了,基本就坐等上架了,妞,24,25,26三天,南子在pk臺等你。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