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八章:塘主,太酸了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八章:塘主,太酸了

    ( )“于醫生,快來給宋少看看,這是怎么回事?”

    不怪秦江不淡定,是他家老板太厚此薄彼,十年,整整十年沒有記住一個人,卻只花了三天時間,將阮江西刻在了腦子里。特么的,誰能淡定,秦江繼續嚎:“于醫生,快來給我老板看看腦子,肯定出問題了。”

    宋辭眼神微微一睨,便毫無起伏,嗯,他并不急著處置這個并不是十分好用的特助。

    阮江西卻皺了眉,宋辭動作又輕了一分,一點一點解開她手腕上纏繞的方巾“是不是很疼?”他抬頭看她,眼里滿滿都是心疼,“很疼的話就說。”

    阮江西卻牽動紙白的唇笑了笑:“然后呢?”

    宋辭想了想:“我會輕一點。”他附身,湊在阮江西的手腕上,輕輕吹了吹。很專注,片刻,又抬頭看阮江西,“有沒有好一點?”

    “嗯。”她點頭。

    其實她撒謊了,還是很疼,只是,她太貪戀宋辭的溫柔以待了。

    “其實不太疼的,只是流了點血,看著傷口嚇人而已。”她見不得宋辭眉間半點愁緒,伸出手去撫他的眉,“你別擔心,只是讓玻璃劃了一下,沒什么的。”

    “這還叫沒什么?”宋辭惱她,“為什么不包扎傷口?”

    阮江西老老實實回答:“因為要趕著去見你。”頓了頓,她說,“我知道我失約了,故意不包扎的,要讓你心疼得舍不得責怪我。”說著,將手湊到宋辭眼前,她難得無賴地對他撒嬌,“你看,我都受傷了。”

    阮江西并不擅長玩苦肉計,只不過是仗著宋辭舍不得,更想得寸進尺,宋辭卻允她放肆。將她不安分的手捉住,又惱不起來,毫無半點威懾的訓她:“這種辦法很蠢,以后不準。”語氣,半點也冷硬不起來。

    阮江西湊近他:“還生我的氣嗎?”

    “嗯。”宋辭看了一眼病房門口,有些急切,附身又對著阮江西的傷口吹氣。

    “對不起,以后不會讓你等了。”阮江西低著頭,十分乖順,語氣,卻格外堅定。

    “解釋。”宋辭抬眸看她,眸光專注地映出阮江西的模樣,“為什么會沒有來赴約?為什么會受傷?為什么會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說到后面,語氣又冷了,又帶了幾分憤懣,“你說你可以解釋。”

    阮江西想了稍許,說:“車禍。”

    如此言簡意賅,宋辭并不滿意,語氣更是不悅:“因為那個男人?”唇角抿得厲害,抬起頭看阮江西,也不給她吹傷口了。

    顯然,今日宋辭所有的反常,甚至裝作對阮江西冷漠,不僅因為她失約于他,更因為她為了別的男人而撇下了他。

    宋辭沒想到,他竟這么快便學會了嫉妒。

    阮江西頷首,回答:“他是顧白。”

    宋辭幾不可聞地哼了一聲,語氣十分得生硬:“他叫什么我沒有半點興趣。”他知道,自己的語氣有多酸。

    因為阮江西,宋辭還學會了一種近乎幼稚的行為——口是心非。

    “宋辭。”宋辭專注地看阮江西,黑白分明的眸,只有她的影子,久久,她開口,嗓音有些縹緲,“顧白是我的救命恩人,十五年前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是他救了我,今天他又救了我一次,他是對我很重要的人。”

    這是第一次,阮江西說起她的故事,宋辭從未參與過的曾經。宋辭想,他太晚遇到這個女人了。

    他伸手,指尖在她輕擰的眉間流連,嗓音些微沙啞:“那時候為什么會走投無路?”

    分明生氣的,分明不想從她嘴里聽到任何其他男人的訊息,卻只顧及上了心疼。宋辭覺得,如果阮江西嘴里的那時候,他在的話,一定不會舍得讓她走投無路。

    “為什么啊?”密長的眼睫遮住了眸中清婉,阮江西輕嘆著,“那是個很長很長的故事,太久了,久得像上輩子的事了。”黑色琉璃般的眸對上宋辭的眼,她笑著說,“我以后講給你聽好不好?”

    宋辭沉默不言。

    她小心翼翼,有些慌張:“怎么不說話?不愿意嗎?”

    她有意隱瞞,宋辭如何會看不出來,只是,她聰明地用了‘以后’這個詞,多狡猾,分明精算準了,宋辭哪里抗拒得了這樣的緩兵之計。

    以后……如阮江西所想,宋辭是愿意的。

    “那個姓顧的,我不喜歡。”

    沒有追根究底,宋辭只是表達了他的某些不滿,確切的說,是非常不滿。

    阮江西笑了,輕輕晃著宋辭的手,似乎討好,更像撒嬌,宋辭揚唇,輕輕柔柔地繼續給她吹傷口,平日里鋒利的眉眼,柔和得不像話。

    這樣的宋辭,于景致從未見過。

    “宋辭,原來你也會笑。”似笑非笑的揶揄,看不透情緒的眸色,視線緩緩落在阮江西身上,于景致唇角微揚,“我們又見面了。”

    阮江西只是淡淡頷首,并不熟絡。

    “給她處理一下傷口。”宋辭依舊半蹲在阮江西跟前,并沒有抬頭看于景致,語氣沉冷。

    無關緊要,莫過于此態度,宋辭對于景致,對秦江,對任何人,都是如出一轍的冷漠,唯獨,除了阮江西。

    于景致玩味的語氣:“我就知道,最后還是要我這個院長出手。”看著阮江西,她意有所指,“宋辭信不過別人。”

    “你又是哪位?”宋辭的話,甘冽似酒,毫不給半分面子,“話太多了。”

    ------題外話------

    pk中!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