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章:緋聞女王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章:緋聞女王

    ( )“如果工作太累就不要做了,我可以養你。”微微沉吟,宋辭又補充,“我有很多錢。”

    財大氣粗!有錢了不起啊!陸千羊翻白眼,她家那宋辭控藝人居然還乖乖點頭。

    “晚上我去接你。”親了親阮江西右邊臉頰,又親了親左邊的,宋辭抱著她細細地看著,似乎舍不得松手,眉頭皺得十分厲害。

    有完沒完!陸千羊快要看不下去了,一個勁地給阮江西使眼色,那姑娘完全不看別人一眼,滿心滿眼都是宋辭。

    “如果很忙我可以自己回家。”

    “不忙。”

    不忙?秦江只能呵呵了,他已經懶得去提醒宋塘主到底錫南國際有多少業務了。

    “我走了。”

    宋辭吻了吻阮江西的唇角才放手,陸千羊趕緊上前給阮江西開車門,剛坐進車里,阮江西趴在車窗上:“宋辭,可不可以買個手機?”

    手機?怎么可能,秦江對宋塘主可是暗示明示了七年,也沒買個手機,用宋塘主的話來說:為什么要手機?

    然后,秦江特助在職七年,真的悟到了,塘主大人真不需要那玩意,通常宋大人要見誰,都是他這個特助一個口諭下去,跟古代的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簡直如出一轍。

    宋辭微微俯身,與阮江西視線平行,他說:“我不需要。”

    “……”連阮江西家那只胖狗都會抱著阮江西的手機玩切水果了,對于宋塘主這番言辭,陸千羊只能大談呵呵文化了。

    阮江西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經地跟宋辭說:“我需要,如果我想你的話,希望聽到你的聲音。”

    溫言密語,阮江西拿捏得十分恰當。

    “我會去買。”宋辭十分聽話,還申明補充,“等一下就去。”

    秦江目瞪口呆了,什么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阮江西的話才是圣旨。

    阮江西這才笑了:“再見,宋辭。”

    宋辭站在車外,眸光寵溺地看著她。

    魏大青掩著嘴,對陸千羊嘀咕:“我第一次看見說情話還如此之從容淡定的。”

    陸千羊撐著下巴深思了:“我第一次看見江西說情話。”她恍然大悟的樣子,“我們家江西,原來這么悶騷。”

    后座傳來阮江西淡然清澈的聲音:“可以走了。”

    靜如水,止于禮,這才是阮江西的常態,宋辭是唯一的例外。

    陸千羊了頓悟了:“情話的前提是,對象是宋辭。”

    阮江西并未否認,只是側著身子,看著車后宋辭漸進模糊了輪廓的身影,久久,才轉過頭來:“先去醫院看顧白。”

    陸千羊扭著頭往后看,打趣阮江西:“看你春風滿面氣色不錯,拿下了?”她其實是想說,看方才宋大少那副依依不舍的樣子,是不是倒貼上來了?算了,她就不在她家藝人面前打擊宋大少的自尊心了。

    “我和宋辭在交往。”

    交往?這個詞用得很正式,看來她家藝人正名了,陸千羊好奇心爆棚了:“那在媒體面前也能這么說?”

    “可以。”阮江西嘴角上揚,一層淡淡的愉悅融在眼里,亮晶晶的,十分好看。

    陸千羊雙手抱拳:“恭喜恭喜。”

    “謝謝。”

    “不謝不謝。”陸千羊嘴角在抽,有時候她真受不了她家藝人這好得過分的貴族教養。

    “今天有什么通告沒有?”

    不知道為什么,陸千羊從阮江西的語氣里聽出了一股子歸心似箭的味道。陸千羊趕緊打消這種讓人沮喪的念頭,說:“《定北侯》劇組把你的戲份都排到一個月后了,oushernar的廣告代言也還沒開始,你可以好好養傷,晚上有個綜藝節目邀請你參加,你也可以拒絕。”

    “什么類型的節目?”阮江西語氣淡淡,一貫對各種藝人活動都漫不經心。

    “《星語訪》,國內唯一現場直播的脫口秀節目,當然,收視也一直穩居脫口秀類節目榜首,主持人是鳳凰娛樂的一姐熙姐,請的嘉賓也都是最近話題最熱的藝人,是個很好的出鏡機會,不過你的手好像傷得不輕。”想想宋辭方才那一番叮嚀囑咐,要是阮江西的手磕著碰著了,宋辭八成能她給大卸八塊了。

    “我沒事,我會參加。”

    陸千羊并不反對,她家藝人雖然話題度高,但名聲卻不好,出境機會并不多,她從來不懷疑,她家江西離功成名就唯一差的便是讓所有人都用眼睛看阮江西,而非用耳朵去聽,這個訪談節目也許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

    “劍術的課程,今天可以開始。”

    阮江西忽然提及,陸千羊有些意外:“常青的戲份起碼要在一個月之后,等你養好了傷再學也不急。”

    “劇本里常青的劍術太好,一個月時間可能不夠我學。”

    陸千羊調侃:“你這么拼宋辭知道嗎?”轉念一想,她洋洋得意了,“我覺得你沒有必要這么吹毛求疵,你完全可以靠演技吃飯,不靠招式也無傷大雅。”更何況她家藝人可是有后臺的人!對此,陸千羊沒辦法不得瑟。

    阮江西但笑不語。

    沒有一點關系戶的覺悟!陸千羊從包里拿出一份報紙,遞給阮江西:“看看吧,報道鋪天蓋地,看來你和宋大少都沒有遮掩的意思,狗仔才敢這么猖狂,什么你儂我儂正是情濃這種酸掉牙的詞都搬出來了,不過好在媒體都忌憚宋辭,沒膽子給你潑太黑的水,頂多隱晦地說了幾句你名聲比演技來得快。”陸千羊重點指了指報紙上最大版幅的照片,語氣很遺憾,“可惜沒有宋大少的正臉,不然媒體哪還敢質疑你正宮娘娘的地位。”

    阮江西只是笑著看報紙上的照片,似乎很滿意。

    陸千羊卻有點頭疼了,只拍到了宋辭的側臉,今早便有幾家媒體電話過來,旁敲側擊地問是不是炒作。炒你妹!眼睛瞎了嗎?看不出來照片里宋大少那一臉醉了的表情嗎?

    魏大青憤慨:“那是他們都沒看到江西演戲。”

    不說還好,一提這茬陸千羊就來氣:“托你魏小少爺的福,江西出道三年出鏡的次數一只手數得過來。”陸千羊狐假虎威了,“我看讓宋少大人把你換了算了。”

    魏大青認錯態度很良好:“我會時時刻刻懺悔的。”然后認真開他的車,不想接話了。

    阮江西盯著報紙上的照片,許久都沒有翻頁。

    得,阮江西對社會言論完全不在乎,光顧著在乎與宋辭的合照了。陸千羊有點恨鐵不成鋼:“有宋少壓著,媒體還不敢放肆,可是貼吧、微博、官網就沒那么令人安生了,從宋辭的半張臉曝光后,成千上萬的女性同胞排著隊吐你呢,你一定沒有看網上的帖子吧,嘴巴一個個毒的,簡直勇超我當年的風范。”將平板遞給江西,“你看看就好,別當真,要是影響了你的食欲,宋老板得唯我是問。”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