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八章:我想你了

章節目錄 第四十八章:我想你了

    ( )陸千羊將平板遞給江西,“你看看就好,別當真,要是影響了你的食欲,宋老板得唯我是問。”

    魏大青很憤慨,突然蹦出一句:“這是嫉妒。”

    “誰說不是呢?跳出來黑江西的,多半是女人。”陸千羊嘆,“真是紅顏禍水,宋少這個如花美眷還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的。”對于宋辭的長相,陸千羊覺得太過了,男人長成那樣,還讓不讓女人活了?

    阮江西安安靜靜地看著網上的留言,冷靜沉著得好像局外人。

    網上惡貼猖狂,泛濫,不到一天,阮江西黑粉無數,一個比一個能吐,一個賽一個嘴毒。

    萬里炮仗永不倒:“宋塘主帥斃,腦殘粉已上線!”

    宋塘主的腦殘粉2號:“寶寶不說話,舔屏。”

    宋塘主的腦殘粉3號:“寶寶不說話,yy。”

    禽獸雅蠛蝶:“宋塘主旁邊的女人刺瞎本寶寶的眼了,好白菜都讓豬拱了,警察叔叔,快來抓呀!”

    猩猩點燈:“不要臉則無敵。”

    黑粉甲乙丙:“哎喲,人家可不是刷臉呢。”

    穿了秋褲也涼爽:“刷胸?!我要報警,你們荼毒我純潔的小心肝。”

    夜里挑燈找屎:“阮江西你快開門,你別躲在里面不出聲,我知道你在家……”

    紅太狼的平底鍋:“阮江西滾出娛樂圈。”

    獨眼灰太狼:“她一定會再回來的。”

    我是一坨?:“藝人就要敬業!敬業!”

    吐吐更健康:“敬業地飛上枝頭,啾——”

    “……”

    帖子里,樓主一張截圖甩出來,正是宋辭與阮江西的接吻照,瞬間拉出滿滿的仇恨。

    咪咪有點小:“靠!快拿開,刺傷老娘的眼了。”

    男神快躺下:“宋哥哥,你睜開眼了嗎?我嚇得都快懷孕了。”

    宋哥哥的小棉襖:“放開那個哥哥,讓我來。”

    放開那個宋哥哥我來:“男神的眼光果然獨特得人神共憤,我感覺再也不會愛了。”

    宋哥哥是我老公:“宋哥哥,我要給你生猴子,生一窩,兩窩,三四窩。”

    往后拉,一路的昵稱下來,全部統一改成了‘宋哥哥是我老公’,看到這里,阮江西的眉頭終究是擰緊了。

    陸千羊直接把阮江西手里的平板搶過來:“你還是別看了,現在的黑粉都是專業級別,都上過罵人培訓班的,不過沒事,你等著,我給你罵回去,我幾年沒動嘴皮子,正好拿來練練嘴。”

    阮江西失笑,眉間陰郁倒了散了大半。

    之后,便聽見陸千羊敲字的聲音,不帶一下停頓的,簡直如有神助。對于陸千羊罵人的功夫,從來沒有人敢質疑。

    陸千羊手一頓,瞳孔突然放大:“我眼花了嗎?居然還有一位親媽粉。”仔細看了一下馬甲,陸千羊還是有些嫌棄,“阮江西的小跟班?誰這么沒水準取了這么個名字?”

    魏大青冷不丁回上一句:“羊羊,那是我早上剛注冊的。”這馬甲怎么沒水準了?他對一只羊的水準才不敢茍同呢。

    陸千羊一個爆栗砸過去:“你找死啊,害老娘白開心一場。”魏大青都不想跟她說話了,陸千羊又回頭安慰一直沉默著的阮江西,“別不開心,一群無關緊要的陌生人而已。”

    阮江西神色淡然:“不會,我會站到宋辭一樣的高度,早晚而已。”

    早晚而已,陸千羊從來不懷疑,她家藝人終究會有一日站上演藝圈最至高無上的位置,只是……她覺得她家藝人不是因為進取心,是因為美人劫。

    宋辭,真是阮江西的劫。

    短信聲突然響了,陸千羊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不是自己的,也不是魏大青的,回頭看阮江西,她正對著手機,唇角有輕微的笑意。

    她奇怪了,阮江西那手機除了自己和魏大青會打電話之外,基本就是個擺設,偶爾充當宋胖少的游戲機。

    是宋辭的短信,只有一串電話號碼,和他的名字,像他平日的作風,言簡意賅。

    阮江西將號碼設置成了1號鍵,撥了過去,剛接通,電話那頭便傳來宋辭淳淳嗓音:“江西。”

    “嗯,是我。”

    阮江西的語氣,溫柔如水。

    陸千羊了然了,電話那頭是宋大少,除了宋辭,阮江西只會對家里那只叫宋辭的胖狗這么溫柔,只是,宋大少這手機買得很迅速嘛,就這么離不得她家藝人?陸千羊洋洋得意地偷笑。如果她知道阮江西把她的號碼從1號鍵移除了,應該就笑不出來了。

    “在哪?”宋辭嗓音慵懶,隔著電話,依舊聽得出十分寵溺。

    阮江西拿著電話,微微側身:“車上,現在要去醫院。”

    電話那邊,忽然安靜了。

    “宋辭。”阮江西喚了一聲,并未得到回應,眸間有些疑霧,“怎么不說話?”

    隔了幾秒,耳邊傳來宋辭有些沉悶的嗓音,只有簡單明了的兩個字:“生氣。”

    阮江西笑出了聲,宋辭,似乎很喜歡吃醋。

    “你知道我不喜歡那個姓顧的。”宋辭的聲音提了幾分,表明他真的惱了。

    阮江西好笑:“宋辭,不要吃醋。”

    主駕駛座上的兩只,表示他們就豎起耳朵聽聽,不走心的,也不會告訴別人宋大少是個醋壇子。

    宋辭糾正:“不是吃醋,我只是生氣。”

    阮江西笑著問:“我可以保留不同意見嗎?”

    宋辭似乎真的思考了一下,隔了幾秒鐘的時間才回答:“可以。”

    宋辭已經放棄抵抗了,因為事實勝于雄辯,這酸味,隔著電話陸千羊與魏大青都聞到了。

    “宋辭,你真可愛。”

    恐怕,也只有阮江西敢用這樣沒有危險性質的詞語來形容宋辭了。

    宋辭言明:“我不喜歡這個詞。”

    “你也可以保留不同意見,不過我比較喜歡。”

    宋辭遲疑了很短時間,妥協了,語氣又明顯的緩和:“你喜歡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容忍的。”

    三言兩語,宋辭便服軟了,文字游戲阮江西很會玩,言語攻心,素來是她的長項。

    之后,片刻的沉默,連呼吸都似乎有些繾綣。隔著冰冷的手機,宋辭突然說:“江西,我想你了。”

    ------題外話------

    美妞問南子啥時候上架,網站有規則的,15萬上架,而且公眾章節兩千左右,算算還有多少天上架?南子是學火車駕駛的,數學不好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