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話說當年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話說當年

    ( )顧爺十分不吃顧白這套官腔,一嗓子吼過來:“老子混黑社會的時候你還在用尿不濕。”

    這老流氓!

    顧白討饒,笑著說違心的話:“得得得,顧老大雄風不減當年。”

    電話那頭,顧老大哼哼唧唧很是洋洋得意。

    “我讓你查的事有結果了嗎?”顧白語氣沒了剛才的戲謔。

    “廢話!你老子要查的事,有放空炮的嗎?”

    “我現在就回家。”

    “你給我在醫院待著,不聽我就打斷——”

    顧白直接掐斷了電話,一腳踩了剎車,完全不顧交通規則把越野車大喇喇地停在馬路正中間,瞬間,路口亂了套。

    顧白瞧也不瞧一眼:“下車。”

    張助手如臨大赦:“是是是。”打開車門,趕緊溜號了,能被顧律師扔在大馬路上,他求之不得,再坐一段路,他估計得吐出來,才剛站穩,腳邊一陣風,就見顧白的越野車一溜風地開走了。

    這位律師,把車開得跟開飛機似的。

    “誒!沒長眼是吧!”這位車主剛剛因為顧白的急剎車,險些撞到防護欄上,火氣正大,“你她娘的傻犢子,找死吧!”

    張楚維完全不慌不亂,上前道了個歉,遞了一張顧白的名片。

    車主罵咧咧地接過去,看了一眼,然后把車窗搖下,腳踩油門立刻溜號了。

    張楚維發誓,他真的想負責的,不禁懷疑了:h市還有沒有王法了。

    顧家依山而建,環整個周舟山全部都是顧家的地盤,用道上的話說:顧家就是個土匪窩。

    只是,卻甚少有人知道,文明法界的顧大律師出身土匪窩。

    顧白一腳踢開大門,守衛的大哥完全見怪不怪,面不改色地喊了一聲:“少爺。”然后,順手把大門帶上。

    顧白一腳剛踏進大廳的大門,一個青花瓷瓶砸過來,他閃身,單手接住了,隨即放在了地上:“清朝的青花瓷,顧老大你真舍得。”

    顧白的身手,便是如此被顧老大練出來的。

    顧老大躺在意大利純手工制的真皮沙發里,兩只腳搭在茶幾上,一身中山裝,看著十分健朗,嗓音渾厚:“死了沒?”

    顧白抬抬打了石膏的手,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斷了一只手,還死不了。”

    顧老大恨不得把茶幾上的杯子砸顧白頭上,瞅見他頭上還綁著繃帶,這才咬牙忍住了:“是為了江西?”

    顧白往沙發里一趟,倒了杯茶:“你真了解你兒子。”

    “沒出息的東西,為了一個女人傷筋動骨,老子教你的東西都喂狗了嗎?”顧老大一時沒忍住,一個茶蓋扔了過去。

    顧白笑著接住,一臉的不以為然:“不過是傷筋動骨,你可是為了我媽殺人放火。”

    說來顧爺當年勇,那也是好一出風流韻事。

    顧老大狠狠瞪過去:“你能和老子比嗎?老子是為了自己的女人,江西是你的女人嗎?磨磨蹭蹭了十五年,要是你老子,早孩子都弄出來了。”板著臉教訓,粗狂的方形臉與顧白沒有半點相似,顧白生得柔美,與他母親像了七八分,興許正是因此,顧輝宏打小對這個兒子下不下棍子。

    諸如此類的流氓話,顧白完全無動于衷,懶得扯淡,拿起了茶幾上的信封拆開來看。

    “葉家?”顧白神色意味深長。

    “當年江西只剩半條命讓你撿了回來,你撿著她的那條路是葉家墓地外的公路,那天葉家的夫人下葬。”顧輝宏咬牙切齒,鷹眸兇狠了幾分,“隔天,葉宗信就發喪說女兒身亡了,連尸首都沒有去找。”

    顧白的臉越沉越冷:“葉家的夫人姓什么?”

    “姓阮,是阮氏電子真正的當家人。葉宗信入贅進的阮家,葉夫人意外死后葉宗信才把阮氏電子改成了葉氏。”顧輝宏冷哼了一聲,“如果我沒有猜錯,江西就是被葉宗信宣布逝世的女兒——阮氏真正的唯一繼承人。”

    當年,把阮江西從葉家墓地撿回來之后,她整整燒了七天,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醒來拉著顧輝宏的手,只說了一句話:能不能給我偽造一具尸體……

    可是,她的父親,從來不曾去找過那具偽造的尸體。

    “葉宗信這個禽獸!”想到江西當年因為受了刺激整整三年都沒有開口說話,顧輝宏真想一槍打爆那個混蛋的頭。

    顧白沉吟了許久:“那宋家呢?”

    “宋家和當年的阮家是世交。”顧輝宏瞟了一眼自家那個臭小子,那一臉悵然若失的樣子,真他媽沒出息。

    顧白喃喃自語:“原來他們相識得這么早。”

    顧老大直接又一個茶蓋砸過去:“出息!”十五年也沒把江西的女兒茶變成媳婦茶,顧老大真恨不得把這個沒用的小子一頓暴打。

    顧白一副死性不改的樣子:“我樂意。”

    擦!

    顧老大脫了鞋底板就往顧白身上招呼,顧白卻枕著打了石膏的手,完全悉聽尊便。

    顧輝宏咬咬牙,忍住了,真是造孽,他這都是養的什么種。

    下午兩點,陸千羊幫阮江西預了箭術練習,因為《定北侯》中的常青耍了一手出神入化的箭術,阮江西并沒有舞蹈底子,如果要速成,基本也只能靠苦練。

    阮江西太玩命了,陸千羊也很惆悵,更惆悵的是,十二點的時候,錫南國際那位派車來把她家藝人接走了,那位接人的司機大哥只說是送阮江西去吃飯,只是,一頓飯有必要吃兩個小時嗎?

    又等了十分鐘,陸千羊才盼星星盼月亮地把阮江西給盼來了,她趴在二樓的扶手上朝著天宇門口招手:“江西,這里!”

    阮江西似乎走得急了,撞上了迎面出去的人。

    “蘇姐,沒事吧?”

    阮江西剛抬頭,便對上一位年輕女人氣惱的臉,語氣十分地尖銳:“你走路沒長眼嗎?”

    抬眸,阮江西怔在原地。

    “道歉都沒有一句,啞巴了嗎?”

    女人還在不依不撓,阮江西卻一言不發,臉色,微微有些蒼白。

    “你這人怎么回事,眼睛瞎——”

    女人尖酸的話語被打斷,嗓音很溫和:“聲張什么,我沒事。”說話之人一身裙裝,化了很精致的淡妝,辨不出真實年紀,只是生得十分貌美,眼角有幾不可見紋路,卻依舊不影響她眼眸中的風情。

    十分美麗端莊的一張臉,阮江西并不陌生。

    ------題外話------

    七夕快到了,單身狗要干嘛去?

    答:吃狗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