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章:風月里的計謀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章:風月里的計謀

    ( )哼!陸千羊表示不想聽阮江西和宋大人膩歪,不過……耳朵往阮江西那邊湊了湊,她對宋大人某方面如何如何還是很感興趣的,只聽見宋大人霸氣外露的聲音,說:“我上去了,會忍不住拆了電臺。”

    宋大人好暴力呀,阮江西卻笑容清雅溫婉。

    宋辭有些強硬:“以后別上這種節目了。”

    他似乎有些生氣了,阮江西擰眉:“怎么了?”

    宋辭慍惱:“他們欺負你。”揚聲補充,“尤其是那個姓袁的的。”

    那個姓袁的該不該感恩戴德一下呢,宋大人居然記住了她的姓氏。陸千羊覺得吧,搞不好宋大人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反正統稱——江西的經紀人,那以后要不要也欺負欺負阮江西呢?

    宋辭滿覆涼意的嗓音又傳來:“我在想怎么報復這些欺負你的人。”

    陸千羊立刻打住所有不切實際的假想!欺負阮江西?她怕死沒那個膽子呀!

    阮江西輕笑出聲:“不是他們欺負我,我是故意輸的。”

    宋辭沉默。

    阮江西言笑晏晏,解釋說:“你和我的關系,我想天下皆知,所以,才故意輸給袁熙。”她微微揚起嘴角,“我這么聰明,怎么會輸掉那么笨的游戲呢。”

    言辭中,有些得意,有些孩子氣的炫耀。

    似乎,在宋辭面前,阮江西總會變得不像她,也或許,只有宋辭眼里的阮江西,才是真的她。

    陸千羊掩著嘴笑,就是說嘛,她家藝人這么聰明,怎么會輸掉那么笨的游戲呢。這啊,不過是阮江西對宋辭耍的一點小心機,風月里的心機,情趣而已。

    不出意料,宋辭與阮江西的關系,明天便會堂堂正正地為人所皆知。

    宋辭顯然心情不錯,音色淳淳好聽:“我知道,所以才忍了這么久。”他理所當然,“不過最后還是沒忍住。”

    明知道阮江西有意為之,不過,他只是舍不得她腹背受敵。

    “宋辭。”

    “嗯。”

    阮江西頓了一下:“那條廣告你別看了,我覺得我點蠢。”

    怎么蠢了?陸千羊不予茍同,四位數的廣告費吶,要是不拍,要賠六位數的違約金!誰說蠢了?誰蠢了?有廣告不接的經紀人才蠢好嗎?她相信,宋大人絕對不是凡夫俗子,肯定能讀懂她家藝人化身老鴇的魅力。

    宋辭說:“我已經看了。”

    阮江西不說話了,稍微有點郁郁。

    宋辭補充:“完全不蠢,你怎么樣都好看。”他的女人,當然是最好看的,所以他把廣告里的照片都保存在手機里了。

    就是說嘛,宋大人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多慧眼識珠。

    阮江西還是皺著秀眉,依舊有點不開心:“不過三千萬有點貴。”

    當然太貴了,如果宋大人知道星語訪才給阮江西三萬塊的通告費,不知道會不會想拆掉電臺?不過嘛,一擲千金博紅顏,也是一樁美談,更何況——

    “我有很多錢,養得起你。”

    分明這么暴發戶的話,怎么被宋辭這么一說,就君臨天下了。果然,氣場這種東西,就是為宋辭這樣的人存在的。

    阮江西笑容直達眼眸深處,軟軟糯糯地喊著宋辭。

    電話那邊,卻傳來一聲巨響:“砰——”

    阮江西有些急促:“怎么了?什么聲音?”

    片刻,宋辭才回:“追尾。”語氣很冷然,“后面有個愚蠢的女人。”語氣里,還有毫不掩飾的嫌棄。

    “你有沒有受傷?”

    細聽,阮江西的聲音有輕微的顫意,唇角,抿得緊緊,她關心則亂。

    宋辭輕聲安撫:“我沒事,你不要擔心。”

    阮江西不作聲,還是有些擔憂。

    “擔心我就快點下來。”宋辭有些幽怨,語氣里帶了不由分說的獨斷,“我等了你很久,要快點見你。”光聽她的聲音,宋辭已經不滿足了,可是助手太笨,還沒有教會他用視頻。

    阮江西乖巧地說好。

    魏大青的車也在停車場里等,阮江西只是對他微微點頭,并沒有上車。

    “你和小青先回去。”說著,阮江西朝里側的車道走去。

    陸千羊想得很周到:“我和你一起去,到時太晚了可以送你回家。”宋塘主應該不會太早放人。

    阮江西婉拒:“不用。”

    陸千羊立刻領悟到:“你不回家?”不怪她大驚小怪,她家藝人從來不會夜不歸宿的。

    阮江西看了看手表,并沒有正面回答:“十一點我沒有回去,幫我喂狗狗,火腿和培根就好,它不吃狗糧。”

    這側面回答根本就是肯定語氣!陪正牌宋辭也就算了,還要托付那只冒牌胖狗。陸千羊覺得,阮江西的世界里,只剩宋辭和宋胖狗了。她有點不爽:“夜不歸宿不是什么好習慣。”旁敲側擊地說,“別嫌我啰嗦,千萬別鬧出人命。”比起宋辭某方面如何如何,還是鬧出人命更重要,陸經紀人很嚴肅,“江西,你還不滿二十五,要慎重啊。”

    阮江西很慎重地想了想:“如果那樣的話,我隱退怎么樣?”

    完全不是開玩笑的語氣,似乎經過深思熟慮,隱退之事,之于阮江西,顯然,次于宋辭。

    陸千羊被嚇得懵了一下:“你開玩笑的吧?”

    阮江西笑了笑,點點頭:“嗯,開玩笑。”

    臉上神色,哪里有半點開玩笑的戲謔,言辭中,竟全部都是隱隱期待,腳步,又輕快了幾分。

    那么結論是:對于和宋辭鬧出人命,阮江西來者不拒。

    陸千羊被這個結論嚇傻了,愣在原地,問開車跟著的魏大青:“小青,我怎么覺得江西像來真的。”

    魏大青高度肯定:“嗯,不像開玩笑。”

    她家藝人才二十五,居然有了隱退的想法!她絕不能眼睜睜看著鬧出人命。陸千羊拔腿就去追阮江西,邊跑邊絮絮叨叨:“江西,我覺得我們還是直接回家比較好,你想想家里的宋胖少多可憐啊,一個人吃狗糧,睡冷被窩,要多凄慘有多凄慘,江西,你不能有了宋大少就忘了家里的宋小少呀。”

    ------題外話------

    美妞想看虐渣,我懂,不急,存稿里已經虐了,很快滴

    快上架,按規則是要卡精彩情節的,我第一想法是,讓塘主和阮阮卡在床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