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十五章:記得你,是本能

章節目錄 第十五章:記得你,是本能

    ( )“她說,希望我長大后能當一名數學老師。”

    她垂下了眸子,猶記得那年夏天,她與他的童言無忌。

    “柳柳,我數學又掛紅燈了。”

    **歲的女孩,穿著純白的校服,裙擺迎著風吹動,無憂無慮的年紀,會因為一張數學試卷而苦著臉。

    學校小路很窄,男孩兒走在她身后,不緊不慢地跟著:“下次要好好學,不要在數學課上睡覺了。”

    女孩兒撅起了嘴:“這不怪我,數學老師是茶壺里煮餃子,肚子里有貨倒不出來,我一聽他說話就犯困,柳柳,要是你是數學老師就好了。”他左手抓著她的書包,她便跑到右邊扯他的袖子,纏著他撒嬌,“柳柳,柳柳,長大以后你當老師吧,不需要莘莘學子,你給我傳道授業好不好?”

    那時候他也不過十歲,還不懂傳道授業是什么,只是看著女孩純真簡單的笑,便點頭了:“好,等我長大,我去當老師,就教數學。”

    后來,他成為了數學天才,他做了老師,學會了傳道授業,只是,當年他許諾的那個人不在了。

    幾平米的車廂了,似乎又沉靜下來了,車窗半開著,只有風吹的聲音。

    風吹亂了阮江西的發,拂過眼眸,看不清眼里的光影:“她是你兒時的玩伴吧。”

    看著她的眼,眸光太過專注,他似乎有些失神:“嗯,她是很重要的人。”抿唇,片刻他又開口,“江西。”

    像十五年前喚那個女孩一樣,柳是若有所思,眼神恍惚了一瞬,她和她,太像,像得與記憶吻合,毫無一點縫隙。

    阮江西,葉江西,他已經分不清,也不愿意去分了。

    “江西。”柳是又喊了一聲。

    阮江西輕聲應著:“嗯。”

    “這樣和你說話,好像我們認識了很久很久。”

    柳是七歲來阮家,至今十八年,很久很久了,人生又有多少個十八年呢。

    她但笑不語,不親不疏,卻恰到好處的相處,不會負擔,也不顯僵持。

    “親戚的小孩很喜歡你,我可不可以替她要一張簽名照?”他看著她的眼,專注中帶了尋求。

    分明沒有親戚家的小孩,他不知道是在試探還是在確認,阮江西點頭,說:“好。”

    十五年,可以讓一個人面目全非,何況是字跡與習慣。他很倔,一如十八年前那個初來阮家不肯低下頭服軟的小男孩。

    之后,一路無語,阮江西接了個電話。

    “宋辭。”

    語氣很溫柔,軟軟的,始終帶著歡愉的笑意。

    “是我。”

    “我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回家。”

    “不要來找我,我很快就回去。”

    “好,我會很快很快,不會讓你等太久。”

    電話那邊不知說了什么,阮江西耐心哄了許久,嘴角,始終牽著淺淺梨渦,溫爾婉約,容顏好看。

    宋辭……

    這是柳是第一次從阮江西的口中聽到這個名字,與她喊任何的名字都不一樣,是寵溺,她似乎對宋辭寵溺著,他想,阮江西如此淡薄的人一定也這么極致地愛著別人。

    掛了電話,阮江西說:“開快一點。”

    張曉將車速調到最快,搖下車窗,將呼嘯的風隔絕在外,車廂里徹底陷入沉寂。

    車開到市區,柳是下車時,外面已經飄起了小雨,他推著他的自行車,站在路邊,斑駁的街燈照著他的臉:“這里可以打到車,我可以自己回去,你路上小心。”

    “好。”須臾,阮江西又說了一句,“再見。”

    車門關上,柳是推著車,將車架的雨傘取下,從車窗里遞過去:“外面在下雨,初冬的天很冷,不要感冒了。”細語朦朦,很冷,他的肩頭已經有些打濕了,眼中也籠了寒氣。

    阮江西沒有接過。

    他笑了笑:“我沒有關系,傘你留著,雨應該不會那么快停。”

    將傘留下,柳是推著車,走進了人行橫道,灰蒙蒙的雨霧很快便模糊了他的身影,阮江西伸出手,手心落的雨,很涼,帶著冬天刺骨的泠洌。

    電話聲響,柳是看了一眼,是林燦,因為下了密密麻麻的細雨,不大一會兒手機屏幕便落了一層水霧。林燦的聲音像是從遠處傳來的,有些不真切的空洞。

    “你去找她了?”

    “是擔心我舅舅會對她怎么樣嗎?”

    “柳是,你認定了她是葉江西?”

    “你不是著魔了,就是無藥可救了。”

    柳是一言不發,將電話掛了,推著車,他停在雨霧里,回頭看去。

    阮江西關上車窗:“走吧,宋辭還在等我。”

    車開不進阮江西家的院子,張曉把車停在了小巷外面,她慶幸那位柳先生將傘留給了阮江西,不然等在阮江西家里的宋辭見她淋了雨受了寒,必然又是一番脾氣。

    宋辭等在阮江西家里已經快兩個小時了,本就沒什么耐心的大少爺這會兒已經焦急地在門口來回徘徊了很久,頻頻向屋子外張望,所有迫切慌亂全部寫在臉上。

    八點一過,沒有記憶的宋辭,惴惴不安極了。

    宋辭看了看時間,問秦江:“怎么還沒回來?”

    這已經是半個鐘頭里第n次問這個問題了,由期待到迫切到不耐,宋辭的情緒一直在變,喜怒于色毫不掩飾,秦江第n次回答:“已經在路上了。”

    宋辭追問:“還要多久?”

    這個時候的宋辭,只要沒有見到阮江西,什么理智,什么清醒,什么人為意識與常識,統統丟一邊,宋辭滿腦子記掛著他的阮江西,根本不去對外界做出別的感知,要是以前,別說兩個小時,就是兩分鐘,宋辭便能找回常態,哪像現在這般,兩個小時,嘴里念的全是阮江西阮江西,連自己姓甚名誰都沒有一點興趣了解。

    阮江西這種病癥,在宋辭這里越來越嚴重了。

    秦江耐著性子,再一次安撫急躁得不行的宋辭:“很快。”宋辭臉色明顯冷了,秦江立刻拍胸脯保證,“宋少,我保證不出十分鐘阮小姐就回來了。”

    不用這么迫不及待吧,煮熟的鴨子又跑不掉。

    “十分鐘……”宋辭看著手表,擰著眉計算,隨后嘴角一沉,“那我去找她。”

    外套都不拿,宋辭直接往門外走。

    連十分鐘都不能等?就這么一刻都離不得?秦江長舒一口氣,趕緊追上去,非常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勸:“宋少,外面在下雨,天又黑又冷,要是冷著凍著了,阮小姐還不心疼死,不如咱就在家等。”

    秦江自己都佩服自己的體貼了,然宋辭哪里領情,回了個不耐又帶點嫌棄的眼神:“我又不認識你,為什么要聽你的?”

    不認識?不認識!

    秦江咬牙,笑得很僵硬:“宋少,容我再提醒你一句,我是你的特助,已經為你工作了七年又九個月。”特意強調了七年又九個月,秦江真想罵粗,關于這個自我介紹,在剛才的兩個小時里,他說了不下五遍。宋老板還是這幅‘閉嘴我跟你不熟’的傲嬌樣,秦江忍住火氣,再一次申明,“不用懷疑,我真的是為你工作了七年的特助。”任勞任怨了七年!做牛做馬了七年!為你殺人放火作奸犯科了七年!

    墨瞳斂了幾分,宋辭置若罔聞:“那是你的事情,我沒有興趣知道。”

    “……”你就對你女人有興趣!

    秦江閉嘴,決定再也不要自討沒趣了,反正除了阮江西。宋辭什么也聽不進什么也看不見。哪止秦江,就算整個世界與阮江西相比,宋辭依舊厚此薄彼,讓她獨大。

    宋辭沉著臉,警告:“不準攔著我,我要去找阮江西。”

    秦江一句話都不想說,宋老板要為了老板娘風里來雨里去,他一個不招待見的小特助還是閉嘴好了。

    不拿外套,也不用傘,甚至沒有換下拖鞋,宋辭開門要走,他要去找阮江西,找他心心念念的人。

    咔噠——

    門開,一雙染了些許水霧卻依舊清凌干凈的眸子,猝不及防撞進了宋辭的眼里,瞬間,沐了寒霜的眸,暖了所有顏色。

    “江西,我等了你好久。”

    宋辭看著門口的人兒,抿著嘴抱怨,可是眼角卻上揚了幾分,掩飾不住他的愉悅,他遞出手,要阮江西牽著。

    阮江西關了門,用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水才牽住宋辭遞過來的手:“嗯,我知道,下次我跟導演說,晚上不排戲。”

    “如果那個家伙不同意,我去跟他說。”宋辭一邊說,一邊拿出櫥柜里的拖鞋,給阮江西換上,動作自然又熟練,又告訴她,“我故意到你家來等你,我等了兩個小時。”有點不滿的意味,卻不忘給阮江西脫下沾了水的外套。

    動作熟稔,這一看,宋辭平日里應該沒少伺候阮江西。

    阮江西順著他:“好,都聽你的。”

    宋辭這才不計較了,拉著她的手才進了客廳:“你的手怎么這么冷,去接你的人怎么不給你多穿點?”宋辭動怒了一會兒,又開始心疼,捂著阮江西的手放在臉上蹭了蹭,再抓著她的手放進懷里暖著,宋辭說,“下次我去接你。”說著冷冷橫了秦江一眼,“誰敢攔我,我絕對不讓他好過。”

    秦江發誓,他下次要再多管閑事,他就是蠢!他大度,他才不和某個沒記憶沒理智沒安全感的偏執鬼計較,轉頭對阮江西說:“阮小姐,你終于回來了。”臉上表情很滄桑,秦江將所有在宋辭那受的委屈全擺在臉上。

    阮江西有些歉意:“辛苦你了。”

    還是老板娘體貼下屬,會照顧員工情緒,秦江消了那么一點點怨氣:“是我分內的事。”

    宋辭將阮江西拉到自己懷里,有點不悅:“不要理他,他很煩,一直跟著我在你家晃,我一點都不想看見他,”

    還沒有恢復常態的宋辭,將所有阻隔他將阮江西視為主宰的絆腳石都巴不得踩死!秦江剛消下去的一點火氣,瞬間有增無減,噴到了胸腔,咬咬牙,他背過身去,不然他會忍不住對著宋辭那張禍國殃民的臉吐口水。

    阮江西拉著宋辭坐在沙發上:“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沒有。”宋辭湊過去,自然地摟住她的腰,眼里都是笑意,不像平時的矜貴冷傲,此時的他,抱著阮江西便覺得是抱住了整個世界,滿足得讓他心情非常好,“就是剛才見不到你有點慌,現在沒事。”

    對著阮江西,宋辭毫無防備,坦誠溫順得不像平時的樣子。

    “他呢?”阮江西指背過身站在角落里的秦江,“一點都不記得嗎?”

    秦江很想堵住耳朵,一點都不想聽宋辭的答案。

    宋辭一眼都不看秦江,只專注地盯著阮江西:“我只記得你,也記得你說的話,你說過我是宋辭,還有你給我畫過的人物關系圖,放在了書桌的抽屜里。”

    與前幾次一模一樣,宋辭固執地只記得所有相關阮江西的一切,即便連他自己是誰,也是經由阮江西的記憶承載。

    宋辭簡直將阮江西奉為了精神意識與性格主體,封閉了所有對外界的感知。秦江終于有點明白于醫生的那些專業術語了,通俗地來講,宋辭清空記憶的那幾個小時里,除了阮江西,他對所有事物的認知,甚至包括他自己,都在消退。

    在宋辭的深度解離癥里,這種叫做阮江西的病癥,好像越來越嚴重了。秦江突然有點擔憂了,正深思時,聽到宋辭對阮江西說了一句:“我知道他,他是我的助手,不過他攔著我去找你,我打算解雇他。”

    算了,就算宋老板病情再怎么嚴重,意識再怎么消退,武力值也不會半分消減,他絲毫不懷疑,只要阮江西一不在,宋辭立馬能恢復平常那個狠辣果決的東宮太子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是分分鐘的事情。

    秦江磨牙:“宋少,等你意識清醒了,我再來和你說辭職的事。”

    宋辭都懶得看秦江,滿眼都是阮江西,有點不知饜足的貪戀。

    阮江西有些無奈:“你不要欺負秦特助,他是你可以信任的人。”

    秦江感動得想哭,老板娘真是太善良太走心了。

    宋辭漠不關心地回了三個字:“他太笨。”

    嫌棄!好純粹好果斷的嫌棄。歸根結底,還是怪秦江不該攔著宋老板去找老板娘,

    秦江已經懶得自我辯解了,總之一點,千萬不要試圖將所有心思理智都栽在阮江西身上的宋少拉回正軌,因為不僅會徒勞無功,更會惹怒圣意。

    這個話題被終止,再聊下去也是宋辭繞著阮江西而表達他對除她之外的所有不滿。

    阮江西問宋辭:“吃飯了嗎?”

    宋辭搖頭:“我記得你早上說會回來給我做飯。”

    所以他一直在等,這么固執又偏執,阮江西忽然覺得有些酸澀:“嗯,我給你熬湯。”對秦江客氣禮貌地問,“秦特助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飯?”

    宋辭丟了冰寒的余光過去,秦江立刻回:“不了,時間也不早了,我老婆還在家等我,我這就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就行。”

    “好的,謝謝。”

    阮江西的禮儀非常好,反觀宋辭,一副‘你趕緊滾’的表情。秦江忍住火氣:“宋少,你的藥我放在了客房床頭柜的第三格里,記得吃藥!”說完走人,把門摔得很響。

    多管閑事,脾氣很大,還攔著他去找他的女人,宋辭對這個特助非常不滿,十分想解雇他。

    然后宋辭跟著阮江西去了廚房,幾乎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宋辭幫我拿幾顆紅棗,記得放在哪了嗎?”

    阮江西家的廚房,宋辭不止一次跟著她進來打轉,他理所當然:“當然。”俯身,在最里面的柜子里拿出紅棗遞給阮江西,“其他的我都不記得,不過你說過的話,我一句都沒有忘記。”

    語氣,有些討好,有些得意,宋辭似乎很開心。

    阮江西卻隱隱擔憂:“我說過很多話,會不會讓你記得很累?”

    “沒有。”

    怎么會累,那是他的全部,他唯一的意識與情緒,這是阮江西,是他的女人,他視為生命的人,怎么會累呢?

    “怎么會累,不需要刻意去記住,我不用留心,”宋辭深黑的瞳孔里倒映出她模樣清晰,他說,“我什么都不用做,記得你是本能反應。”

    人為意識會偏向于自我保護,醫學上,稱這種自我防御為本能,是每個人與生俱來最基本的防護與意識,可是宋辭,將所有的本能反應,關聯了阮江西,丟了自我,他選擇了阮江西。

    阮江西輕輕淺笑,眼眶有些微微的紅,拿著盤子的手垂在了身側,輕顫著:“其實也不需要都記得,記得你是我的宋辭就夠了,其他的,我都會告訴你。”

    宋辭立刻搖頭:“那怎么夠,我記得你的狗也叫宋辭,我記得你是演員,你的經紀人叫陸千羊。”宋辭揚起唇角,視線密密麻麻地纏繞著阮江西,“記得你吻我,感覺很好。”他俯身低頭,將臉湊近阮江西,與她平視,“現在你要不要吻我?”

    他刻意討好,想與她親近。

    阮江西稍稍踮腳,親了親宋辭唇角,他卻不滿足這種點到即止的淺嘗輒止,攬住阮江西的腰,探出舌尖與她親熱。

    他記得的,他親吻過她,心尖會那樣激烈又悸動。

    正是纏綿時——

    “汪汪汪!”

    原來是在陽臺睡覺的宋胖狗被凍醒了,跑廚房找吃的,一見著阮江西,便異常興奮了:“汪汪汪!”

    宋胖一個猛扎,扒住了阮江西的小腿:“汪……汪……汪……”小胖爪撓啊撓,胖少用一身肥肉去蹭阮江西,它撒歡,可勁兒撒歡。

    然后,阮江西松開了摟在宋辭脖子上的手,俯身將宋胖抱起來了,順了順它的毛:“你也餓了嗎?”

    “汪汪汪!”餓餓餓!宋胖用腦袋去拱阮江西胸前,嗨到不能自已。

    “你很喜歡它?”

    嗓音涼涼,宋辭突然問了一句。

    宋胖下意識抖了抖一身肥肉,往阮江西懷里鉆,不敢吭聲了,同樣,沒有吭聲的還有阮江西。

    一人一狗,都乖得不像話。

    “我記得它叫宋辭。”

    嗯,宋少記得很清楚,臉,寒了一層霜。

    “我記得它喜歡火腿和培根。”不喜不怒的語氣,宋辭平鋪直敘地說,“我記得你很喜歡它。”

    似乎與宋胖相關的事件。宋辭記得特別清楚。

    宋辭側臉,又寒了一層霜,他,動怒了,聲音壓抑著的低沉嘶啞,他說:“而我,很討厭它。”

    不止動怒了,他好像吃醋了,每每扯上狗狗,宋辭都會這般斤斤計較。

    阮江西一聲不吭,俯身,將懷抱著的宋胖放到地上,對宋辭道了一句:“我去給你做湯。”又補充,“不會放你不喜歡的火腿培根。”

    然后,看都沒有看宋胖一眼,走到水池旁,為她的宋辭忙里忙外。

    “汪……”宋胖哀怨地哼哼唧唧,對著阮江西揮舞胖爪,可它家主人,一眼都不看它,不像以前一樣抱它揉它蹭它。

    宋胖對著冷臉的男人嚎了一嗓子,隨即往地板上一躺,它失寵了,江西愛別人不愛它,它作生無可戀狀,在地板上裝死。

    宋辭走過去,一腳踢開了橫在路當中的宋胖。

    宋胖打了幾個滾,站定,對宋辭齜牙咧嘴:“汪汪汪!”

    宋辭微微斂眸,有黑沉沉的光影:“滾出去。”

    殺氣!有殺氣!宋胖小胖腿一蹬,撒丫子跑遠了。

    晚飯過后,宋辭去了書房,那間房本來是阮江西的客房,也是宋胖平時撒歡的地兒,自從宋辭搬過來,宋胖就再也沒進去過,不僅如此,阮江西的臥室,浴室,更衣室,通通閑狗免進。

    宋胖心情很憂傷,甩開腦袋,對阮江西盛在碟子里的紅棗雞湯眼不見為凈,一口都不喝。

    可是……阮江西居然沒有來撫慰它!果然,它失寵了。

    “汪汪汪!”

    三更半夜,狗叫聲,慘絕人寰,屋外,風聲呼嘯,大雨瓢潑,越下越大。

    這夜,有點森冷,咔噠,開門的聲音很輕微,宋胖突然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立刻躥到客廳,只見門口站著一個女人。

    “汪汪汪!”只要是陌生人,宋胖就叫喚,不過是美女,它叫了一聲就躥回陽臺的小窩里了。

    阮江西淡淡開口:“你來了。”

    “他在哪?”

    生硬冷漠的對話,如此敵視,來的人,是宋辭的主治醫生,于景致。

    書房里,桌上亮著一盞臺燈,將宋辭的側影籠著,電腦放在一旁,屏幕上顯示的那張人物關系圖他完全沒有興趣,低頭,對著黑皮的本子出神了許久,才動筆。

    江西,我依舊記得你,今天的你穿了白色的毛衣,很好看。

    意識清醒,宋辭恢復了往日的常態,只寫了這么一句話,其余所有外界涌進的信息,他無暇顧及,也毫無興趣。

    門,突然應聲打開,宋辭抬頭,原本古玉溫潤的眸,立刻凍結成冰:“誰讓你來的?”

    他合上日記本,沒有半分對著阮江西時的懵懂無害,又是那個一身凌厲的宋辭。即便初醒,意識混沌,毫無記憶,宋辭依舊是宋辭,滿身針刺狠辣無情。阮江西那種病癥,只會對阮江西一人發作。

    宋辭的病情,早就脫離了醫學的軌道。

    于景致沉凝了片刻,走進去:“阮江西讓我來給你做例行檢查,門沒有關,不過沒有敲門是我的失禮。”

    “我記得我說過,有關我的所有治療都暫停。”

    拒之千里,冷漠至極,這是宋辭對于景致的神色,也是他對任何除阮江西之外所有人的姿態。

    摒棄全部,獨留阮江西,他的病癥越來越嚴重了。

    于景致坐在宋辭對面的椅子上,從包里拿出宋辭的病例,心無旁騖地記錄了幾句,問宋辭:“你怎么記得的?寫在了日記里嗎?”隔得近了,她看見了桌上的筆記本,還有電腦屏幕上的人物關系圖,她以前也見過這張圖,那時候,層級分明,從親到疏,理智又客觀地排序與解析,不知道宋辭是何時更新了這張圖,竟將阮江西三個字放在了最頂端最顯眼的地方,加大加重的字體,幾乎讓她一人占據了半壁江山,而她呢,最角落下備注了三個字:于醫生。

    真是諷刺又強烈的對比。

    于景致收回視線,不動聲色,沒有任何情緒表露:“什么時候開始寫日記了?是從遇見阮江西之后嗎?”

    冷眸微斂,薄唇輕啟,宋辭只說:“與你無關。”

    這一身冷漠桀驁,似乎與生俱來,不需刻意,宋辭對旁人總是帶著這滿目的嫌惡與冷然。

    于景致放下手上的病例,突然發笑:“宋辭,原來我只覺得你不近人情,現在發現你還這么過河拆橋。”

    “那又怎樣?”宋辭側身相對,只給于景致的視線里留了一個冷硬的側臉輪廓,“門在那里。”

    逐客令下得真快,而且果斷。

    “來的路上秦特助特地給我打了電話,他告訴我以后你的事情由阮江西做主。”于景致轉頭,看向門口,“阮小姐,病人不配合治療,我猜我之前開的那些藥應該都進了垃圾桶,你覺得呢?”

    宋辭突然看向阮江西,有些不安。

    于景致失笑,果然,患者拒絕治療,那些藥,恐怕都被宋辭毀尸滅跡了,想來阮江西也是知道的,不然,她如何能踏進這個房門,正如秦江所說:宋辭所有的一切,由阮江西做主。

    阮江西走近,自然地抓著宋辭的手,他便松了眉頭陰鷙,站到阮江西身側,并不說話,縱容她接下來的任何態度與言語。

    阮江西很客套:“這么晚讓你過來,麻煩你了。”

    于景致同樣官方:“不用覺得麻煩,出診費我會按分鐘來算。”她看了宋辭一眼,宋辭沒有任何回應,自始至終眼睛都沒有移開過阮江西。于景致收起宋辭的病例,面向阮江西,“宋辭應該不會配合,阮小姐,可以談談嗎?”

    宋辭冷言拒絕:“不需要。”

    阮江西抬眸,一個眼神,一句話都不需要,宋辭便妥協了:“不要太久,她說的話,你一句也不要相信,我在外面等你。”

    阮江西笑得溫婉:“好。”

    宋辭親了親阮江西的側臉,抬眸,溫度瞬間冷了下來:“放聰明點。”

    宋辭這才出去,于景致失笑:“他可能預料到了我會對你說一些你不愛聽的話。”

    阮江西并不在意:“他也預料到了,我還不算太笨,你的話,我會選擇性地聽,我的判斷力,一向很好。”

    哪止判斷力,心思和心機哪樣不好?真是個太過聰明的女人,于景致知道,這個聰明的女人一定有恃無恐,她料準了宋辭唯她而尊,料準了誰也難融宋辭一分冷漠,所以才敢如此明目張膽地利用。

    阮江西啊,在利用她。

    阮江西是個極其聰慧的女人,沒有迂回的必要,于景致開門見山:“我對宋辭什么居心,你應該最清楚,坦白來說,你會相信我,我很詫異,畢竟你這么討厭我,我以為你會勸宋辭換掉主治醫生。”

    “我確實很討厭你,也想過讓宋辭換掉你。”阮江西很坦誠,遞給于景致一杯水,情緒平平,“但是宋辭的病情,沒有人比你更清楚。”

    淡然,從容,剖開所有表象,她絲毫不掩飾她的目的,大概篤定了于景致除了妥協無計可施。確實,她之于宋辭,不過是醫生,僅此而已,而阮江西也只是利用她的醫術,僅此而已。

    “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很聰明的女人。”于景致唇角笑意未泯,“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這一次他的記憶沒提前清空,而且他還是只記得我,如果,”阮江西停頓,眸中一汪清癯,明亮了眉眼間,“如果由我來告訴他所有他看到的,聽到的,會怎么樣?”

    “你的意思是你來傳達他周邊的信息,他的記憶,甚至是他的喜惡情緒?”于景致的眸,微微緊縮,她幾乎脫口而出,“絕對不可能。”唇角,牽動了幾分弧度,像嘲諷。

    大概,于景致覺得阮江西異想天開。

    滿目清癯終究起了漣漪,阮江西不似平靜:“為什么不可能,他能記住我說過的所有的話。”

    于景致嗤笑著:“那么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你不會是他的耳朵或者眼睛,而是大腦。”美麗的眸凌厲了幾分,“你那么聰明,應該知道是什么意思。”

    阮江西卻沉默,久久不言,長睫將陰影落在眼瞼,遮住了所有洶涌的情緒。

    于景致卻不急不躁:“如果他只能記住你的話,而對相關的人或事沒有任何聯想記憶,也就是說他記得你嘴里的秦江,卻不能記住你手里秦江的照片,那么,不要給他灌輸任何信息。”她不疾不徐,一字一句刻意沉緩,“除非你想在不久的將來,看到一個不會主宰思想甚至沒有思想的傀儡。”

    阮江西垂的眸猛然抬起:“你在危言聳聽。”她不信,一句都不信,只是……怎敢用宋辭來冒險。

    于景致拖長了語調:“也許。”懶懶的語調一收,篤定陳詞,“不過,你不就是想知道最壞的情況嗎?最壞的情況只會比我的危言聳聽更不可預料。”

    危言聳聽又如何,阮江西不信又如何,她啊,哪里舍得拿宋辭去冒險。與宋辭不同,宋辭太心狠,對自己也絕不手軟一分,阮江西卻不同,她對宋辭太瞻前顧后。

    “我聽得出來,你的危言聳聽里有太多私心的成分。”

    阮江西如此言明,分明眸光清澈得一塵不染,卻叫人窺探不出一絲情緒。

    她在試探什么……

    于景致根本無從揣度,面對如此聰慧的阮江西,她根本沒有掩飾的必要:“我確實不想宋辭以后的生活就圍著一個阮江西轉,確切地說,我討厭由你來主宰他的記憶,就像我討厭你一樣,不過我也知道,你也不敢拿宋辭來冒險,這也正是你聰明的地方。”于景致起身,“明天有例行檢查,轉告一下宋辭,在holland博士周游回國之前按時去醫院。”

    話落,轉身,走出了房門,于景致嘴角勾出一抹明媚的笑意,利用是嗎?既然阮江西可以利用她的不甘,她何嘗不可以利用一下阮江西的不舍。

    宋辭進來的時候,阮江西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宋辭走到她身后,俯身,將下巴擱在阮江西肩上。

    “怎么了?那個女人欺負你了?”宋辭親了親她的脖子,“你可以跟我說,我可以幫你叫教訓她。”

    宋辭有些偏頗又任性的話,惹笑了阮江西,她側了側頭,看著宋辭,笑問:“你打算怎么教訓?”

    宋辭走到阮江西跟前,蹲著趴在她膝蓋上,仰著頭細細碎碎的柔光看她。

    宋辭說了八個字:“奸淫擄掠,隨你處置。”

    沒有半點玩笑,阮江西知道,宋辭并非只是說說,如若她點頭,宋辭必然會無所不用其極。

    阮江西搖頭:“她沒有欺負我,只是我有些問題需要她解答。”

    “為什么不來問我?”

    阮江西笑而不答,同樣的問題,若于景致告訴她的是最壞的結果,那么宋辭恰恰相反,她怎么能問宋辭,他才舍不得她一分擔驚受怕。

    宋辭也不追根問底,自然知道阮江西的打算,只是有些心疼她,舍不得她費一點心思,用手背拂了拂她的臉:“不要相信那個女人說的任何話,她不安好心。”

    一語中的,宋辭他,同樣會揣度人心,猜得一分不差。

    阮江西笑笑:“我并不笨,她對你的私心我看得出來。”眼眸奪目,阮江西湊近宋辭的視線,緩緩輕輕的語調與他說著,“可我也知道,她的私心只會對我不利,而不會對你不利,因為知道,她與我一樣,容忍不了你一點點意外,所以,我才不想你換掉她,不管是她的醫術,還是她的私心,于景致那個女人一定會選擇對你最好的治療方法。”她笑,露出幾顆白牙,彎彎眉眼,佯作惡狠狠的語調,“不然,我一定讓你重重地教訓她。”

    于景致的話,阮江西只信了一句:最壞的情況只會比我的危言聳聽更不可預料。

    只這一句,阮江西便不敢絲毫大意,宋辭的病,包括于景致的私心在內,無一遺漏,阮江西步步精算著。確實,國內再無第二個比于景致還了解宋辭病情且醫術勝過她的,也確實,不會有哪個主治醫生會同于景致那樣,將宋辭視為所有而費盡心神。

    她討好地抱住宋辭的脖子:“先留著她,以后再由我處置好不好?”

    對于于景致,阮江西留了余地,因為,她目前為止還是宋辭的退路。

    毫無疑問,阮江西的所有想法與精算,全部都是圍繞著宋辭,沒有囊括進一點她的情緒,宋辭哪里會不知道,阮江西很討厭于景致那個女人。他無奈,咬了咬她的指腹,很輕地摩挲著:“我不喜歡無私的女人,阮江西,你要學會自私。”

    ------題外話------

    抱歉,更晚了,南砸昨晚生病了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