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

    ( )“丁小姐,你的禮儀老師沒有告訴過你嗎?在西方禮教里,以指指人,是非常不禮貌且折損身價的行為。”

    丁小卉完全被噎住,整個人都在發抖,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光鮮亮麗的貴族圈是嗎?這個圈子的規則與玩法,還有誰比她懂呢?阮江西后退一小步,正視對方,行了個淑女禮:“我和你無話可說,抱歉,失陪。”

    如此休養禮儀,用陸千羊的話來說:這是貴族的殺人不見血。

    丁小卉瞠目結舌,氣得渾身顫抖,對著阮江西的后背辱罵:“你別給臉不要臉。”

    阮江西并未給一丁點反應,倒是丁小卉身后冒出一顆小腦袋出來,臉胖嘟嘟的,笑起來十分討喜:“姐姐,別生氣。”眨巴眨巴大眼睛,十分天真無害,“臉上的粉會掉。”

    “宋陵!”丁小卉喊得聲嘶力竭。

    宋陵是何人?y市誰人不知道,宋家除卻宋應容之外的另一號大魔王,宋錫東膝下獨女,自幼養在國外,極少在y市,只是回來一次,捅破一次天,是個無法無天的。

    宋陵撲扇著大眼,這小魔女,生得十分嬌俏可愛:“別那么大聲,一點都不淑女哦。”

    “你給我等著。”丁小卉跺了跺腳,被氣跑了。

    “哼,小樣!”宋陵蹭了一下鼻子,對著阮江西喊,“誒,前面的,給我站住!”

    且說那邊丁小卉狼狽逃竄,迎面便撞上了人,一杯紅酒半數灑在了鵝黃的紗裙上,濺了滿身酒漬,她趔趄了幾步,當場便發作了:“你沒長眼啊!”

    抬頭,只見對方聳聳肩,表情玩世不恭。

    這張臉,怎生如此俊。

    丁小卉愣了許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語調已經放軟了:“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這俊得讓人姑娘找不著北的,不正是顧白那個妖孽。

    顧白懶懶一笑:“我確實不是故意的。”

    丁小卉正想搭訕幾句,顧白卻揚起手里余下的半杯紅酒,動作斯條慢理,十分緩慢,舉至丁小卉的頭上,緩緩傾倒下去。

    猝不及防,紅酒,潑了丁小卉滿臉,她錯愕在當場,完全傻掉了。

    顧白漫不經心地擺弄著手里的紅酒杯,他略帶歉意地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手滑。”

    這人,生得惑人,竟如此無禮。

    丁小卉眼里都冒火了:“你——”

    顧白截斷她的話:“她,”指了指不遠處的人兒,他說,“是我顧家的人,哪是你能欺負的。”

    顧家,h市顧家……

    丁小卉回頭,對面依著池子站立的,只有阮江西一人,她怒極,反笑了,提著裙擺,幾乎落荒而逃。

    “嘖嘖嘖。”宋應容抱著手由遠走近,“那樣的美人,顧律師你也下得去手。”

    “我不喜歡憐香惜玉,我只護短。”

    顧白將手里的紅酒杯隨手扔進了泳池里,朝著阮江西走去。

    那邊,宋陵小魔頭這托著小臉看好戲,瞧見丁小卉狼狽的樣子,十分幸災樂禍:“那個丁小卉,胸大無腦,還好意思覬覦我宋家的人。”鄙視完丁小卉,又瞧著阮江西看,水汪汪的大眼睛將人上上下下仔仔細細一番打量,脆生生的聲音哼了一聲,“你就是宋辭哥哥帶來的女人?也不怎么樣。”

    阮江西沉吟了一下,念了一個名字:“宋陵。”

    “你認識我?”宋陵立刻歡喜了,“是不是我宋辭哥哥經常向你提起我?”

    “不是,我看過你的資料。”阮江西如實回答,“他不記得你。”

    宋錫東一家,長居國外,宋辭人物關系圖里,這一家,基本是被冷凍的。

    宋陵惱羞成怒:“扯淡!”這七八歲的小姑娘,爆起粗話來,倒是十分地底氣十足。她惡狠狠地瞪阮江西,“姑姑說宋辭哥哥連狐貍精都記得,才不會不記得我!”

    這狐貍精,指的是她吧。

    阮江西有些哭笑不得。

    “宋陵!”

    是宋應容一聲暴吼,叉著腰正站在幾米外:“不要篡改老娘的話!”嗓門很大,回聲響徹到十米外。

    大概宋陵的粗話是宋應容教的,這一大一小兩姑侄,說話的語氣,相似得如出一轍。

    宋陵似乎很怕這位長輩,往后縮了縮,用這個年紀特有的單純語氣說:“姑姑,你怎么被放出來了?你那個男秘書不告你性騷擾了?不告你貪錢了?”

    “……”宋應容被噎住,是誰這樣教壞小孩的,這個在國外長大的小混蛋,這么學得一嘴國內污腔。

    宋陵小朋友的視線又落到顧白身上,小姑娘作狀不可思議:“姑姑,你又換男秘書了。”大眼睛瞇成一條線,亮晶晶的十分可愛,說話的語氣人小鬼大,“不過這個比上一個更漂亮。”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這小混蛋!宋應容直接上去,揪住耳朵教育:“誰教你的,好的不學,專學壞的。”

    “你教的!”

    “你欠揍是吧!”

    “我要去法院告你你虐待兒童。”

    “法院都歸我管。”

    “……”

    顧白搖頭,越發替y市人民擔憂,宋三這種人,當市長是不是太冒險了一點。

    顧白徑直站到阮江西旁邊:“剛才那個女人,你認識?誰家的?”

    追根究底,顧白想必還不解氣。

    也是,他處事一向奉行秋后算賬連本帶利。

    “我也沒有吃虧,那杯酒已經夠了。”

    顧白完全不贊同:“那只是利息,連本帶利,是咱們顧家的家規。”

    如此家規,當真粗暴。

    這記仇護短的性子,跟顧輝宏十分相像,大概因為這樣,顧家轉正了幾十年,還是不能完全漂白。

    “顧白。”阮江西有點嚴肅了,顧白是律師,她終歸不想他玩得太過。

    只要阮江西一固執,顧白就沒轍了。

    他舉手投降:“ok,依你。”

    “你們認識?”宋陵左看看顧白,又看看阮江西,眸子滴溜溜轉了幾圈,問宋應容,“他們有一腿?!”

    這小孩,怎么就教育不好,宋應容很頭疼。

    “江西。”

    是宋辭的聲音,尋她而來,似乎有些急促。

    宋陵好興奮,立刻化身小迷妹,飛奔過去:“宋辭哥哥!”

    宋辭繞過她,眼眸里,只容了阮江西一人。

    宋陵有點小失落,可是一想到宋辭哥哥的女人和姑姑的男秘書有一腿她就顧不上失落了:“宋辭哥哥,你來得正好,他們——”她指著顧白和阮江西,控訴,“他們蛇鼠一窩!”

    “你是誰?”

    “……”宋陵小朋友幼小的心靈被傷害了。

    宋應容言簡意賅:“你妹。”

    宋辭沒興趣,也懶得理會,只關心他的女人:“她們欺負你了?”

    這個她們,應該包括宋應容,還有宋陵,或者,還有別人,反正在宋辭眼里,除了他自己,他女人跟誰在一起,他都不放心。

    阮江西搖頭:“沒有。”

    宋辭將她拉回自己的懷里:“餓了嗎?”

    “有一點。”

    “我帶你去吃東西。”又問,“冷不冷?”

    “累不累?”

    “累的話,我們先回家。”

    噓寒問暖,極盡溫柔。

    宋陵小朋友都驚呆了,問宋應容:“姑姑,是不是我在國外待太久了,我覺得宋辭哥哥好陌生。”

    宋應容攤攤手:“我也覺得。”

    姑侄兩都陷入了深思。

    正廳,藍調輕緩地響起,壽宴揭開了帷幕,陸陸續續的嘉賓入席,不遠而來,竟還有兩位稀客。

    “于老,我們夫婦不請自來,打擾了。”

    這不請自來的,不正是葉宗信夫婦,自打葉競軒入獄,于景言傳出吸毒緋聞,這一向交好的于葉兩家便鬧僵了關系,雖沒有光明正大地撕破臉,但此次于老壽宴,帖子卻沒有發給葉家,可見于家的態度了。

    然而,這葉家夫婦不請自來,怕是想重修舊好。

    于照和也是個圓滑的,當著眾多賓客的面,禮數自然是做足了:“說哪里的話,葉總和夫人這樣的大忙人能來喝一杯壽酒,我老頭子臉上也有光。”

    這一來一往,彼此都留了幾分余地。誒,商場,一向如此,爾虞我詐假得很。

    葉家夫婦與于老一番寒暄之后,這才注意到坐在貴賓席上的宋家人。

    蘇鳳于走過去,語氣熟稔:“宋夫人,好久不見。”

    唐婉自顧飲酒,看都沒有看蘇鳳于一眼:“你們葉家的人,我一個也不想見。”

    蘇鳳于的表情,有點僵硬了。

    “江西。”

    阮江西坐在人群最外圍的餐桌上,有些出神,并沒有回應宋辭。

    他又喊了一聲:“江西。”

    “嗯?”阮江西這才收回視線看向宋辭。

    宋辭拂拂她的臉:“怎么了?”順著她方才的視線看過去。

    是葉家的人。

    宋辭的眼,冷了幾分。

    宋應容搭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吹了什么風,葉家的人居然也來了。”

    “無關緊要的人,不用管。”宋辭給她的盤子里添了一塊甜點,用勺子舀了一勺喂她,“不要只喝飲料。”

    顧白輕嗤了一聲。

    宋陵小朋友將自己的盤子推過去:“我也要吃蛋糕!”

    宋應容撇了她一眼:“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宋陵打小在國外長大,不懂這句話的精髓,只知道他的宋辭哥哥自己一口都沒吃,一會兒給阮江西倒飲料,一會兒給她喂食,還偶爾要給她擦嘴擦手,比她美國家里的保姆阿姨都會伺候人。

    宋陵小朋友羨慕嫉妒!

    羨慕嫉妒恨的,還有大波大波的人,宋辭那樣的存在,到哪都是焦點,四面八方的女人,誰移得開眼睛。

    然而,自始至終,宋辭的眼里,都只容得下一個阮江西,周遭的視線未免都灼熱了幾分。

    “宋少這樣的人,居然會對一個女人做到這種地步,不僅屈尊降貴,還要端茶倒水,這女人從哪里修來的福分。”

    “以前就算是對于三小姐,宋少也頂多是不冷不熱,這個阮江西,倒比于三小姐會討宋少喜歡。”

    “于景致那樣高傲的人,居然輸給了一個三流的小演員,恐怕于家的女婿人選要換人了,這選婿宴,沒準就是一場鬧劇呢。”

    “說不定,于景致的開場舞不是還沒跳嗎?誰不知道,除了宋少,于景致可看不上其他的男人。”

    “宋少特地把那個女人帶來,這不是擺明了瞧不上于家,瞧不上于景致嘛。”

    女人的話才剛落下,身邊的女伴突然瞳孔一縮,戰戰兢兢地從座位上站起來:“景、景致。”

    女人暗暗懊惱,咬咬牙,轉過頭去:“我們都是開玩笑的,景致你別當真。”

    于景致沉默了稍許:“周氏建材?”

    那說宋辭瞧不上于景致的女人,正是周氏建材的千金,周千金一愣,被于景致的氣場嚇愣了。

    于景致攏了攏耳邊的發,語氣隨性又平緩,帶著幾分笑意:“我于景致的玩笑,你們可開不起。”

    說完,轉身離去,一身長及腳踝的深藍色禮服,后背開v,長卷的黑發隨意散著,滿身清貴,驕傲得像女王。

    周氏千金沖著于景致的后背哼了一聲:“裝什么高傲!還不是被宋少甩了。”

    身邊的女伴拉了拉她:“你小聲點,于家不能開罪,于景致更不能得罪,除非你這輩子都不去醫院。”

    周千金這才咬牙閉嘴了。

    大提琴舞曲緩緩響起,眾人便紛紛放下了酒杯,圍到水晶燈照耀的正廳中央,這舞蹈時間到了,眾人倒是好奇,于老今年壽宴的這開場舞由誰來跳,若依照往年慣例,都是由于老最疼愛的于家三小姐開舞。

    據說,于三小姐每年都會請宋少開舞,只是,年年陪于景致跳舞的都不是宋辭。

    今年如何呢?眾人的視線不禁落在了宋少護在懷里的女子,只怕,這位才是宋少的心頭寵吧。

    燈光驟暗,只余一角暖光,照在于景致周邊,她雙手交疊于身前,長裙曳動,徑直走向了一處,腳步,緩緩。

    那里,坐著宋辭。

    果然,司馬昭之心,于景致滿腹心思全部給了宋辭。

    于景安搖頭,有些無奈地感嘆:“太義無反顧,我猜她一定會摔得頭破血流。”

    于景言蕩了蕩杯中的酒,視線灼灼看著一處:“她還這么有恃無恐,真是不知好歹。”

    有些惡劣的語氣,卻帶著幾分擔憂。

    于景安順著于景言的視線看過去,她失笑:“你說阮江西?”她家這幼稚鬼,看的居然是阮江西!

    “誰說她了,她怎么樣關我屁事!”

    于景言視線飄忽,嗓音高了幾個度,紅著脖子,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杯中的酒灑了好幾滴。

    虛張聲勢,做賊心虛,癥狀太明顯了。

    這家伙,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每每說到阮江西,就方寸大亂的?于景安眼神帶了探究:“景言,你似乎太關注江西了。”

    于景言立刻否決:“我沒有!”

    他臉紅了,脖子都紅了,酒水灑了一手都沒有察覺到。

    于景安瞧著他的表情:“你的樣子很像在虛張聲勢。”

    于景言幾乎用吼的:“于景安,你別胡說八道。”

    “現在的樣子更像做賊心虛。”

    于景言摔了酒杯站起來,嚎了一句:“扯淡!”

    扯淡?這幅被戳中了痛處要炸毛的樣子,都不知道收斂一下,阮江西說得對,這小子還是吃模特的飯,干演員完全不行。

    于景安笑笑,也不戳穿他,突然不疾不徐地說了句:“景致過去了,宋辭沒準會念著多年舊情撇下江西。”

    撇下江西?

    于景言這會兒腦袋混沌,只抓住了這四字,惱怒地喃了句:“這個笨蛋!”

    說完,于景言就跑向阮江西的方向去了。

    于景安臉上的表情僵了,笑不出來了:“這個臭小子,也不怕摔得頭破血流。”

    她家臭小子,居然輸給了阮江西,這樣一頭栽下去。

    于家,又有一個人要頭破血流了。

    于景安抬眼而望,見于景致已經走到了宋辭跟前,留在她身后的那盞燈,將她背影拉得很直,那樣毅然決然的姿態。

    她喊:“宋辭。”

    他眼睫抬起,眸底沉了冬夜的寒。

    “哈哈。”于照和豪爽地大笑,“我家這丫頭,還真是一頭就往你們宋家撞,固執得很。”

    宋謙修坐在主位左側,看著燈光下的男女:“景致是我看著長大的,她這固執的性子我可是很喜歡,我們也老了,早點定下也好。”

    “我也是這個意思。”于照和帶了幾分試探,“只是宋辭帶來的那個女人……”

    提及此,宋謙修的臉色便難看了幾分,冷哼:“上不得臺面,哪里比得上景致。”

    如此一來,宋家的態度顯而易見。

    于照和頗為滿意,語氣中氣十足:“那是當然,我于照和最優秀的孫女,誰都比不上,宋辭他如果連這點分寸跟臉面都不顧,這樣的孫女婿,我于家也要不起。”

    宋謙修臉上的表情,僵硬了幾分,鷹眸灼灼脧視。

    卻是飯桌上的宋陵鬧了一句:“我宋辭哥哥才不會和她跳舞呢,宋辭哥哥看不上于醫生。”

    一句稚氣的話,卻讓于家一干人都變了臉色。

    宋二夫人十分抱歉:“小陵還小,童言無忌,冒犯了。”

    宋陵頭一甩:“哼!等著看好了。”

    唯一亮起的舞燈下,于景致提起一側的裙擺,微微躬身,伸出左手,行著最標準的淑女禮,微光粼粼的眸凝視:“宋辭,能陪我跳一支開場舞嗎?”

    她如此低下姿態,只求一支開場舞,賭上她所有的驕傲與面子。

    久久,沒有回應,宋辭低著頭,將盤子里的甜點,細細切割成小塊。

    “宋辭,能陪我跳一支開場舞嗎?”聲音沉緩,緊繃得幾乎要斷裂,她重復著,眼眸的清光,快要被翻覆徹底。

    依舊是沉默,直至宋辭將那塊慕斯蛋糕切完。

    他抬頭,黑眸薄涼,說:“不能。”轉頭,將切好的蛋糕推到阮江西旁邊,“我記得你喜歡吃這個口味的。”

    阮江西淺淺一笑,旁若無人,小口地嘗著宋辭切好的蛋糕。

    不置一詞,如此有恃無恐,將于景致的尊嚴踩在了腳底下,周邊人群,紛紛低語、發笑。她精致的妝容下,卻掩不住眼底的荒誕,收回懸空的手,垂在裙擺兩側,握緊,指尖發白,輕顫著,于景致說:“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她啊,還是不甘心,即便低到了塵埃里,還是忍不住抬起所有視線,去仰望這個男人,這個叫她瘋魔了十年的男人。

    她問,聲音艱澀極了:“為什么不可以?”

    為什么我不可以……

    十年光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紀,全部傾注,依舊沒有換得一個答案,為什么她不可以呢?

    他說:“我只和我的女人跳舞。”

    因為啊,宋辭非阮江西不可,所以,她于景致不可以,任何人都不可以。

    “呵呵。”于景致突然發笑,笑出了聲,笑出了所有輕謾的諷刺,動作緩慢極了,她走到宋辭跟前,只隔了咫尺的距離,微微傾身,側在宋辭耳旁,壓低了聲音:“你應該見過holland博士了,那你應該知道,”她輕輕抬起手,虛搭在宋辭肩上,眸光落在修長的手指上,“只有我這雙手能給你做腦外科手術,除了我,你別無退路,這樣,你還要不要拒絕我?”

    眾所周知,于家三小姐一雙手,生來便是拿手術刀的,腦外科的縫合手術,在醫療界無人可及。

    她自然知道,holland博士今日便入境國內,也自然知道,國際精神學科領域的最新研究——腦外科的神經搭橋手術是深度解離性失憶癥的唯一臨床痊愈療法。

    腦外科,那是于景致獨占鰲頭的領域,是她最后的賭注,她微微一笑,盡顯貴族的禮儀,再度伸手:“能不能陪我跳一支開場舞?”

    宋辭啊宋辭,你是要你自己呢?還是要阮江西呢?

    幾乎沒有遲疑,宋辭轉頭,看身側的女人:“江西,”他問她,“你說能不能?”

    于景致臉色慘白如紙,整個人搖搖欲墜。

    他竟然這樣理所當然地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了阮江西,甚至,不曾猶豫,不經思考。

    一直沉默安靜的阮江西,放下了手里的勺子,站起來,揚起娟秀的小臉,她看向于景致:“不好意思,他是我的,不能陪你跳舞。”伸出白皙的手,遞到宋辭身前,阮江西提起裙擺,左腳抬出一步,欠身行禮,眼帶笑意地問:“宋辭,可以陪我跳一支舞嗎?”

    “我不會,”宋辭伸手,握住了阮江西的手,“你教我。”

    “好。”

    他牽著她,走進了舞臺的最中央,在燈光最閃耀處,她與他相擁,跳舞。

    悠揚的鋼琴曲,彌漫了酒香的暖燈下,身影交纏,在大理石的地面,投射出最溫柔的暗影,分明,宋辭的腳步凌亂,舞不成舞,卻依舊美得讓所有人都驚心動魄。

    于景致重重癱軟在椅子上,笑了,笑得大聲,笑出了滿臉的眼淚,周邊嘈雜,混混沌沌,有嗤笑聲,有輕蔑的嘆詞,有最不堪入耳的諷刺,只是她什么都聽不到,什么也看不見,唯有宋辭方才那樣冰冷的眸光,在腦中一遍一遍倒帶,將她所有驕傲,碾碎了。

    “咣!”

    于照和摔碎了酒杯,拍案站起,怒目而視:“這就是你們宋家給我的壽禮?”

    宋謙修面露尷尬:“老于,這次是宋辭做得太過分了,不過我向你承諾,那個女人絕對進不了我們宋家的家門。”

    于照和冷笑:“你能做得了宋辭的主?”

    宋謙修頓時啞口無言。

    “哼!我看訂婚就算了,我們于家高攀不起宋辭。”于照和撂下宋家一桌子人,毫不給面子直接就走了。

    一場盛世之筵,不歡而散。

    宋謙修冷嗤,滿眼盡是鄙夷:“他真是宋家的禍患。”甩袖,拄著拐杖離席。

    宋錫東連忙上前攙扶。

    宋二夫人坐在唐婉身側,也跟著起身:“嫂子,你別介意,爸他年紀大了,當年的事一直都放不下。”

    “他說得沒錯,呵,”唐婉嗤笑了一聲,“宋辭,就是宋家的禍患,十五年前就是了,呵呵呵……”

    笑聲,不絕入耳,久久才飄遠。

    “媽媽,大伯母怎么了?”宋陵終究是稚齡,并不明白大人的言辭,只覺得有些心慌慌的。

    “可能是想起你大伯父了,我們回去。”

    宋二夫人牽著宋陵離場,她頻頻回頭看:“媽媽,先說好了,我不跟你回國外,我要留下來看著宋辭哥哥,不然她就要被阮江西拐走了。”

    “你宋辭哥哥哪用得著人家拐。”

    “宋辭哥哥的病一定更嚴重了,居然倒貼?!”

    宋二夫人失笑,將宋陵拽走了。

    于家宋家的當家人相繼離場,這壽宴,卻并未落幕,舞曲還在繼續,悠悠揚揚,醉了人眼。舞臺中央,阮江西舞步輕盈,身姿窈窕,然而宋辭,卻動作笨拙,步伐凌亂。

    “阮江西的舞跳得很好。”宋應容給顧白遞了一杯酒,“她很適合華爾茲。”

    溫婉,安靜,就像一曲華爾茲,阮江西身上有一種讓人沉靜下來的魔力。

    顧白接過酒,沒有喝,只在拿在手里輕晃,視線自始至終都沒有從阮江西身上移開過一分:“江西喜靜,并不愛好跳舞,她的所有禮儀老師中,只有舞蹈老師給她打了最低分,因為在舞蹈課上,她卻總是埋頭畫畫。”

    那時候阮江西才十七歲,靜默極了,不愛笑,不愛鬧,無波無瀾好像沒有生氣的人偶。她學的是國畫,不喜歡畫人物,只有在舞蹈課上,她會用鉛筆描摹。

    所有素描的畫,都只有一個輪廓。后來顧白才知道,那是宋辭的輪廓。

    他舉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有些澀,很甘冽。

    “但是她的華爾茲跳得很好。”宋應容轉頭,看著顧白的側臉,只覺得,他輪廓的神情,有些荒誕凄涼。

    顧白卻在笑,眼底有淡淡的溫柔:“不是老師教的,是我。”

    “你?”

    大概是在回憶什么,顧白眸中亮了幾分,嗓音空空落落卻十分好聽:“這支華爾茲我只教了她一遍,在她十八歲的成年禮上。”顧白緩緩揚起了唇角,心情好像很好,“一遍就學會了,比任何貴族的名媛都跳得好,我顧家的姑娘,一直都是最聰明。”

    宋應容想,在阮江西青春年少的時候,在她學畫畫的時候,在她還不會跳華爾茲的時候,顧白一定一直在看著她,只看著她。

    那時候,要多喜歡呢,才會有這樣溫柔的記憶。

    顧白啊,真是個傻子。宋應容喝了一口酒,笑著調侃他:“你的語氣像王婆在賣瓜。”

    顧白轉頭,眸中溫柔冷了冷:“你宋家買不起。”

    大概是太珍惜了,所以舍不得吧。如此看來,宋辭顯然捷足先登了,這樣將顧家的寶貝挖了過來,難怪顧白敵意這么重。

    宋應容打趣:“你這妖孽走火入魔了。”語氣,聽不出真假。

    “是。”顧白大大方方承認,碰了碰宋應容的杯子,“所以,離我這妖孽遠點。”

    防備,自律,將自己僅僅圈在阮江西的范疇之內,顧白太刻意了。

    傳聞他萬花叢中游,恐怕這一身花名,是徒有虛名吧。

    宋應容言笑晏晏:“那就要勞煩顧律師盡快幫我善后我的案子了。”

    離他遠點嗎?她倒期待與他下一次見面呢。

    顧白尾音微揚,嘴角有懶懶笑意:“那就要看宋市長的誠意了。”

    宋市長伸出手:“合作愉快。”

    顧律師握住:“合作愉快。”隨即,收回手,眼底掠起邪肆的微光,紳士卻不乏魅惑。

    宋應容放下酒杯:“有沒有興趣請我跳一支?”

    顧白笑了笑,也放下杯子:“美麗的小姐,可不要對妖孽走火入魔。”說完,顧白左手負于身后,伸出右手,行了個紳士禮,“我的榮幸。”

    宋應容笑著將手放在顧白手心,轉身進了舞池,才一個旋轉舞步,顧白就說:“你沒我家江西跳得好。”

    宋應容失笑,她的華爾茲可是學了幾年呢,顧白這心真是偏得離譜,也不怒,玩笑地說:“在你眼里有誰比得過你顧家的江西嗎?”

    顧白直言:“當然沒有。”

    走火入魔一說,一點都不夸大其詞,顧白對阮江西,用情之深也許并不比宋辭少。

    除卻顧白與宋應容,陸陸續續有年輕男女進入舞池,一曲華爾茲小調,反復了好幾遍。

    如此浪漫又美麗的夜,誰還記得狼狽出局的她呢。

    于景致抬起酒杯,大口大口地飲酒,喝得猛了,嗆紅了臉,視線,卻一直鎖著燈光里相擁的男女。

    “于小姐,能請你跳一支舞嗎?”

    有年輕男人過來相邀,禮貌又紳士。

    于景致卻尖聲大吼:“滾!”

    音樂聲,歡笑嗤笑聲太大了,隱隱有她的怒吼,只驚動了身旁的幾位精心裝扮的望族小姐,卻只是笑笑,良好的禮教讓她們維持了十分到位的禮貌,只是眼底,終歸有幾分掩不住的輕視與嘲笑。

    大概,她于景致,已成話柄,他日的驕傲,都將成為日后的笑談。

    甚至,有人絲毫不避諱于景致,肆意議論著,語氣嘲諷有,不過羨慕居多。

    “飛上枝頭變鳳凰,這女人真是好命。”

    女人的話,十分酸,帶著羨慕,也是,宋辭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趨之若鶩飛蛾撲火,偏偏讓阮江西獨占了寵愛,光這一點,就足夠讓女人對阮江西敵視。

    “倒是景致,這次面子里子都沒了,被宋少那樣甩了一耳刮子,要是我,肯定明天都沒有勇氣出門。”不像惋惜,更像諷刺。

    “阮江西到底哪里比于景致好了,居然讓宋少舍得于家這塊香餑餑,能得宋辭這樣寵愛,真不知道阮江西走了什么運。”

    自然,也有人不以為然,輕視:“一時風光而已,這種女人宋家怎么可能會要。”

    “就是,順著桿爬的狐貍精而已,還真當自己是個什么東西了,宋少也就貪幾口新鮮,等玩膩了,還不是要扔掉。”

    “戲子就是戲子,總妄想飛上枝頭做那高高在上的鳳凰。”

    幾個女人正說說笑笑時,突然插過來一句陰測測的話:“你們再說她一句,我現在就把你們扔出去。”

    幾個女人看向于景言,都愣住了。

    于景言還不解氣,惡聲惡氣地罵:“一群長舌婦,連阮江西一丁點都比不上,還敢在這大放闕詞,哼!”下巴一甩,他看都不想看這群長舌婦一眼,不禁在心里比較,還是阮江西比這些女人好多了,至少不聒噪,不嚼舌根,氣質好,涵養好,懂禮貌……他發現,阮江西優點還挺多的。

    被莫名其妙一頓罵的幾個女人都面面相覷。

    “他居然幫著阮江西?”

    “于四少怎么回事?怎么胳膊肘還往外拐。”

    “阮江西是不是給她灌了什么**湯?”

    鋼琴曲緩緩流淌,吊燈下,燈光灑下,暖暖的氣氛。

    跳第三遍的時候,宋辭終于不會踩阮江西的腳了,阮江西笑著夸他:“你真棒。”

    宋辭洋洋得意:“當然,沒有什么是我學不會的。”

    阮江西想到了做飯,但聰明地選擇但笑不語。

    宋辭似乎心情很好,從剛才起便一直彎著唇角,即便踩錯了舞步也不曾影響他的好心情。

    “宋辭。”

    “嗯。”宋辭眉宇都是笑意。

    阮江西指正:“手的動作錯了。”

    宋辭的雙手,摟著她的腰,整個肩部以下,幾乎靠著她,完全不符合華爾茲的標準姿勢。

    宋辭如是回答:“我知道,不過我更喜歡這樣抱著你跳。”

    阮江西點點頭,乖乖依照宋辭的喜好跳著,完全不管華爾茲的標準了,任宋辭貼近她的身體。

    俯在阮江西耳邊,宋辭說:“很好。”

    阮江西不明所以:“什么很好?”

    “你剛才的話。”

    “哪一句?”阮江西明知故問,眉眼清癯,唇邊梨渦漾開一圈一圈笑意,“不記得了。”

    宋辭捏了捏她放在他腰間的小手,語氣嚴肅,沉著臉:“阮江西。”

    一本正經地喊他的全名,意味著宋辭較真了,難得這樣偏執得有些幼稚。

    阮江西笑。

    宋辭不免唇角揚起了幾分:“你剛才說了,我是你的。”

    一句話,他悸動了許久,難平心頭為她跳動的心驚。宋辭覺得,他對阮江西,太容易滿足了,三言兩語就這樣不知東西南北了。

    阮江西不開玩笑了,認真又嚴肅:“我只是說了實話。”不管動作,伸手摟住宋辭的腰,腳下,緩緩漫步,散漫又隨意的舞步。

    “嗯,我知道。”他帶著她,轉身,背著燈光,“所以我要獎勵你。”

    伸手,挑著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下去了,眾目睽睽,將所有喧囂,拋在了身后,他沉迷至此。

    宋應容吃痛:“顧律師,你踩到我的腳了。”

    顧白收回放在別處的視線,松手,退后一步:“抱歉,突然沒有興趣跳了。”

    ------題外話------

    十一活動開始了,南子已著手準備書中人物定制禮物,妞們,不要送花了,改成鉆,咱去鉆石榜上耀武揚威,這次的鉆石活動從1號到15號,活動細則請務必看作者公告(或者置頂評論),南子從來不求打賞,這半個月,我會把留給未來男票的節操全部丟掉,可勁可勁地求鉆,撒嬌賣萌開火車地求!哦,上次那初什么夜的福利,今天就來一發!

    感謝今天禮物票票的頭條:蘇淺淺淺淺6月票,聆風別3鉆3花1月票

    最后,國慶快樂!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