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章:為她心狠手辣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章:為她心狠手辣

    ( )阮江西下意識地往后縮。

    男人走到床邊,伸出手,拂著墻壁上的照片,眼神癡迷,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擦拭:“看見了嗎,這都是我布置的,每一張都是你,我每天都會擦一遍,我還會抱著她們睡覺,就好像和你在一起。”

    床上,阮江西枕著的枕頭上,也是她的照片,甚至還有床單。

    男人俯身,瞳孔外凸,視線熾熱,落在枕頭上,他自言自語一般,陰柔的聲音回蕩:“這是你第一次在定北侯府出現的時候。”他指著床后墻壁上的照片,伸手,一張一張拂過去,“這是你去大燕的時候,這是你在戰場的時候……”聲調突然暴烈,“這是你被池修遠害死的時候。”

    他暴戾地喊著,撕扯著手里那張照片:“那個該死的男人,是他,都是他害死了你,他才該死。”

    照片,被他撕得粉碎。

    阮江西握緊手,掌心全是冷汗,她動了動,繩子卻絲毫沒有松動。

    暴怒的男人將手里的碎片又一片一片粘回墻上,轉頭對阮江西笑:“是我不好,一高興就說了這么久,你餓不餓。”他摘下眼鏡,取出黑膠袋里打包的食物,抬眼,沒有眼鏡的遮擋,一雙眼,像兩點凸出的火苗,“我買了你最愛吃的薏米粥。”

    阮江西記得,她曾經發過一組薏米粥的微博。

    男人端著碗,坐到床邊,阮江西立刻朝后退去。

    “別怕,我現在就給你解開。”男人放下碗,跪在地上,動作小心地給她解開繩子,“對不起,我怕池修遠來搶你,所以才給你綁住的。”

    阮江西斂下眸,不動聲色地環顧著屋里所有的布局與擺設,窗戶被擋得嚴嚴實實,看不到一點外面光景。

    “只要你乖乖留在這里,我會對你很好的。”男人摸了摸她的臉,然后撕開她嘴上的透明膠帶。

    阮江西幾乎第一時間推開男人,大喊:“救命,救——”

    男人雙手狠狠捂住她的嘴,把她用力地按在枕頭上,眼里全是血絲,失聲嘶喊:“為什么要叫?為什么不聽話?我都對你這么好了,你為什么還不肯待在我身邊,是因為他嗎?你是為了池修遠才去大燕的是不是?你怎么能丟下我,我那么愛你,只有我是真心愛你的,只有我!”

    他暴怒地捏住阮江西的下巴,她張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來。男人低吼著,一只手按住她的頭,用透明膠帶封住她的嘴,纏了一圈又一圈。

    阮江西安靜了,一動不動。

    這個男人,絕對不能被激怒,暴戾狂躁,像個不定時的炸彈。

    似乎見她不掙扎了,男人便又放輕了手上的動作:“你乖,只要你不離開我,我不會弄疼你的。”他揉了揉阮江西手上勒痕,然后把薏米粥端到她面前,“你看,我還給你買好吃的,你不是最喜歡吃嗎?張嘴,我喂你。”

    阮江西的嘴,纏了許多膠帶,男人卻好像毫不知覺,一勺一勺地喂她,粥從她臉頰上滑到脖子里,流得枕頭上到處都是。

    “好吃嗎?”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

    “慢慢吃,我給你買了很多。”

    男人自言自語著,將一碗薏米粥全部喂在了她臉上、脖子上,對她笑著:“你看你,怎么吃得這么急,都弄臟了。”男人放下碗,用袖子給阮江西擦臉,一下一下,十分認真。

    阮江西不躲,抬手,擦手背上沾到的湯水,好似不經意,碰到了碗,咣當一聲,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房間很小,碎裂的聲音顯得格外亮。

    樓下的人,應該能聽見吧,從昨晚到現在,這已經是阮江西砸的第三只碗了。

    男人怔了一下,猛地站起身,眼瞳突然瞪大,凸出了幾分,里面全是暴怒的血絲。

    “為什么要摔碎碗?”

    “為什么不肯聽話?”

    他抓住阮江西的肩,用力地搖晃:“你想讓池修遠來就救你嗎?他不回來的,他已經死了,他都死了你為什么還要逃?為什么要離開我?我那么愛你。”他咆哮嘶喊,歇斯底里,“為什么不肯待在我身邊?!你要去北魏嗎?你為什么要回去?池修遠都不要你了,你為什么還要離開我,你這個賤人你怎么能離開我。”用力將她推開,抬手一巴掌甩過去,“賤人!”

    阮江西撞向墻壁,臉上迅速紅腫,嘴角,漫出一絲血來。

    這個男人,精神失常,有嚴重的狂躁癥。

    桌上,有水,有剪刀,有注射器,還有瓷碗,入口,在五米外,門落了鎖,要在短時間內逃跑,幾乎不可能。

    除了逃,她只能等。

    阮江西不吵不鬧,抬眼,那是常青的眼神。

    男人幾乎身體一顫,哆嗦著去拂她紅腫的臉,失魂落魄地喃著:“對不起,對不起常青,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打你的,我只是太愛你了,疼不疼?”

    他摸著她的臉,輕聲哄著:“乖,不疼,聽話,聽話我就會對你很好。”摸到桌上注射器,男人看著她,“馬上就不疼了,睡著了就不疼了。”

    抬手,針頭扎進阮江西的肩,她緩緩閉上了眼。

    男人將她抱到床上,蓋好被子:“你就在這里陪著我,哪也別去。”

    一月十七日,晴,距離阮江西失蹤,已經有十七個小時,出動了整個特種大隊和刑偵隊,幾乎將整個h市掘地三尺,對外,只聲稱通緝重刑犯人。

    阮江西失蹤第五個小時,宋辭陷入深度昏迷,十二個小時候后蘇醒,他醒來只說了一句話:“我不聽任何理由,現在告訴我,她在哪?”然后就拔了頭上、身體上的所有電波儀器。

    秦江詫異,holland說,精神催眠會忘了這三天所有的記憶,然而宋辭,卻記著所有相關阮江西的事。

    果然,醫學始終都解釋不了宋辭對阮江西所產生的病癥。

    楚立人遲疑了一下,才報了一個地址:“天河路38號。”

    阮江西,那是宋辭的命,楚立人就職特種大隊八年,從來沒這么戰戰兢兢過,別說沒有十足的把握,就是有,他也心驚膽戰的,那腦袋像系在脖子上的,生怕宋辭家那位有個三長兩短。

    宋辭站在落地窗前,漏進的光線,打在他側臉上,映著病態的慘白:“有幾成把握?”

    楚立人頓了一下:“七成。”

    七成,剩下的三成風險,足以要了宋辭的命。

    聲音無力而低沉,他說:“如果晚了,她受多少罪,你們都要賠,還有我。”身體微微搖晃,他轉身,“帶路。”

    門開,顧白依墻而站,襯衫褶皺,一身頹廢,眼底,有深深的青黛。

    他看了宋辭一眼:“她下落不明,為什么你還好好的?”一句話落,抬起手,狠狠一拳落在宋辭臉上。

    “宋少!”秦江驚呼上前。

    宋辭退了三步,身體撞在書柜上,手撐著墻,嘴角漫出一絲血漬,眸光抬起,陰寒了所有光影。

    顧白卻逼近,眼底,盡是火光,咄咄逼人:“她在受罪,你該陪她一起受。”拳頭,再一次揚起。

    “宋少——”

    宋辭緩緩抬手,好似慢條斯理,只是手背有微微凸起的青筋,他截住顧白的手腕:“她的賬,我會算,與你無關。”

    顧白用力甩開宋辭的手,眼底滿覆寒霜:“你算?你怎么算?我放在她身邊的人全部被引開,你以為只是個神經病患在不自量力嗎?”他吼,“這是蓄意而謀。”

    宋辭一言不發,只是臉部的輪廓越發陰沉。

    蓄意而謀,那么,兇多吉少……

    “宋辭,這件事最好不要和你有關,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留下一句話,顧白轉身,“不要用你的人,這種必定要見血的事。我們顧家做得最順手。”

    楚立人覺得顧律師這句話,太對了,這種血雨腥風的事,他這個人民的公仆,做起來心驚肉跳的。

    門口,陸千羊捋了袖子就要跟上去,纏著一腦袋的繃帶,還掛了紅,小臉慘白,表情視死如歸,這一副架勢,像去跟人血拼。

    唐易不忍心她這么不要命地折騰,拉住她:“你別去,有那兩個人在,絕對不會再有變數,我先送你去醫院,你的傷口裂開了,要重新縫合。”

    陸千羊回頭,果斷地扔了一句陰測測的話:“阻我者,立刻滾。”

    這只野性難馴的羊!

    唐易恨得牙癢癢,若不是見她腦袋上見了血,必定要好好訓她一頓,咬咬牙:“等你好了,我一定要打你一頓。”狠狠瞪了她許久,攬住她的腰,沒好氣地兇她,“扶著我,否則暈倒了,我絕對不管你死活!”

    不管?要是真不管,唐天王現在是在做什么?

    半個小時后,正是太陽最盛時,樹蔭下,泊了一輛灰色的邁巴赫,車窗緊閉,男人帽檐壓得很低,看不清相貌,環顧了一番周邊,才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

    “先生。”

    后座,男人開口,聲音壓得很低,有些渾厚:“怎么樣?”

    副駕駛座的男人將棒球帽取下:“已經辦妥了,那個男人有精神病史,而且有很嚴重的狂躁癥和臆想癥,發作只是時間問題。”

    男人聽聞,嘴角拉出一抹哂笑,又道:“宋辭那里有什么動靜?”

    “宋辭的住所周邊全是特警,防守得很嚴,我的人不敢打草驚蛇,根本靠近不了,不過有醫院的人進出。”

    “醫院?”

    “是的,我派人去查了一下,是精神科。”

    后座的男人忽然冷笑出聲:“哼,他都自身難保了,我看他還怎么伸出手來。”男人抬眸,眉間陰鷙,“有沒有留下什么痕跡?”

    “都處理干凈了。”

    “這一次,我看誰還能救你。”男人大笑,半邊側臉映在車窗上,有些扭曲,“葉氏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

    時間,一晃半天,天已昏黑。

    迷迷糊糊,不知過了多久,阮江西睜開眼,屋子里很暗,只有柜子上那盞燈亮著,她有些昏昏沉沉,有一只手,在她臉上流連,指腹粗糙,很輕地摩挲著她的皮膚。

    “你醒了。”

    男人坐在床邊,看著她,目光如炬。

    阮江西微微動了動,手腳沒有被捆綁,只是腰間纏了一根很粗的繩子,系在了桌腳,臉上有微微刺痛,并沒有被封住嘴,脖子上黏黏膩膩的,是薏米粥的湯水。

    男人將她扶起來,靠著墻壁,嘴里喃喃自語:“你睡了大半天了,池修遠已經回北魏了,大燕也快亡國了,你不要出征了,你乖乖留下來,只要你不逃走,我會對你很好的。”

    昏暗的屋子里,一片狼藉的地面上,放著一臺老式的電腦,屏幕上閃著亮光,播放的正是池修遠戰勝回國的鏡頭,沒有聲音,只有不太清晰的畫面。

    這個男人,似乎將自己臆想成了燕驚鴻。

    他端了碗,又坐到阮江西旁邊,用勺子舀了喂她:“來,吃一口。”

    還是薏米粥,大概被放了太久,黑糊糊的一團。

    “是你最喜歡的粥,我喂你吃。”

    勺子舉到阮江西唇邊,她沒有張嘴,斂著眸,若有所思。

    “張嘴。”男人哄著,聲音已有壓抑的怒氣,“常青,你要聽話。”

    剪刀,臺燈,繩子,窗戶,還有門鎖……

    她出奇地平靜,視線不動聲色地環視了整個不到五十平米的房間,下巴忽然被捏住:“常青,你為什么不吃?”

    “咣——”

    碗摔在地上,男人突然狂躁起來,抓著阮江西的肩,暴烈地嘶吼:“為什么不聽話?”

    “為什么我說什么你都不聽!”

    “啪!”

    重重一巴掌,落在阮江西臉上,她的背磕在墻上,男人按著她的頭:“你又想逃走了是不是?”一只手抓著她的衣領,男人暴怒地咆哮:“我對你這么好,你還是要回北魏是不是?!”

    他摸索到桌上的剪刀,猛地抬起手,鋒利的刀刃閃過幽光——

    阮江西大呼:“不是!”

    男人握著剪刀的手頓住。

    阮江西眸光沉凝:“我不回北魏,是池修遠。”視線,落在窗口,她說,“他還沒有走,他要帶我回去。”

    男人猛地看向窗,外凸的金魚眼淬了火光:“他要帶你回去?”

    “嗯。”

    “我就知道是他逼迫你的。”男人松開手,緊緊握成了拳,額頭的青筋爆出,死死盯著窗戶。

    “遠之。”

    那是常青的眼神,凝著窗外,阮江西冷冷輕喚:“遠之,你走吧,別再孤身犯險了,我會留在大燕,等你他日踏馬而來。”

    這一句,是晉門關大捷之后,常青闊別定北侯的臺詞。

    男人怒視,大喊:“不準搶走她。”

    “池修遠,她不會跟你走的,不會!”他對著窗戶嘶喊,“你去死,你去死!”

    扔下剪刀,男人追著出了房門。

    “咣當!”

    門被用力地摔上,阮江西幾乎立刻從床上跳下來,撿起地上的剪刀,用刀刃摩擦腰上的繩子,動作有些輕微的顫抖,繩子很粗很粗,剪刀的刃卻鈍極了。

    她用力隔斷繩子,握著剪刀的手,虎口位置已經擠壓得發熱,痛得麻木了,繩子幾近斷裂。

    “咔噠!”

    門突然開了,男人竟折返回來。

    “你騙我?”男人關上門,上鎖。一步一步靠近,“你居然騙我?”

    繩子斷裂,阮江西赤著腳便往外跑。

    男人一把抓住她的頭發,把阮江西往床上拖:“你又想逃走?你為什么總是不聽話。”

    “你去死,你們都去死!”他憤憤瞪著眼,充血的眼珠子幾乎整個往外凸出,抬手就往阮江西臉上打。

    剪刀刀刃的光一閃,劃過男人的手臂,男人痛呼一聲,阮江西幾乎用力將桌子推過去,重力撞擊下,男人摔倒在地。

    她沒有絲毫遲疑,握著沾了血漬的剪刀,走到柜子前的插座,將剪刀金屬的部分用力刺進插孔。

    “呲呲呲——”

    火花炸了一下,整個房間突然陷入黑暗。

    “常青,你好聰明。”男人推開桌子,發出刺耳的聲響,他大笑,“不過,你跑不掉的。”

    伸手不見五指,她記得,門在偏左四十度七米外的地方,自救和拖延,是現在唯一能做的。

    “你還想逃跑,哼。”

    男人的腳步聲,凌亂,急促,手碰到柜子,臺燈被摔在地上。

    阮江西捂著嘴巴,蹲著身體,將自己縮在角落里,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你怎么這么不乖,總是惹怒我。”

    “別躲了,快出來。”

    “你跑不掉的。”

    “別和我玩捉迷藏,乖,出來。”

    腳步聲,越發趨近,她屏住呼吸聲,摸索到地面,有冰涼的硬物,像是煙灰缸。

    “咚!”

    煙灰缸被扔在對面的墻上,男人聞聲便轉身跑過去,阮江西摸著墻站起來,轉四十度角,她閉上眼睛,邁出腳,數著步數。

    一步,兩步,三步……

    從窗戶下插孔的位置,到門口,需要十五步。默數到十五之后,阮江西抬手,試探著摸索。

    “鐺鐺……”

    是門鎖撞擊的聲音,果然,她沒有計算錯。

    沒有半點光線,手似乎不聽指揮,她反復了幾次都沒有打開門,突然,有微弱的光線閃動,阮江西猛然回頭。

    打火機的光,照在男人臉上,輪廓半明半暗,他笑得面部扭曲:“跑啊,怎么不跑了。”

    “你跑不掉的。”男人放聲大笑,一步一步趨近,右手上打火機的光一閃,須臾,又亮起來,照亮了男人半邊臉,還有他手上的匕首,“你還不如去死,那樣你就不會再逃了。”

    腳步,臨近。

    阮江西雙手垂在身側,緊緊握住。

    男人聲嘶:“你去死!”

    阮江西緊緊閉上眼……

    “啪嗒——”

    耳邊,是金屬門鎖撞擊的聲音,突然,一絲微光漏進,她被拽進一個溫涼的懷里,天旋地轉間,她聽見了,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宋辭。”

    阮江西喚了一聲,睜開眼,借著微弱的光,眸底,映進了宋辭的容顏。

    “是我。”

    他的聲音,在顫抖,抱著她的手,幾乎用了所有力氣。

    “你們是什么人?快放開她。”男人還握著匕首,指向宋辭,暴躁地吼叫,“不準把她帶走,她是我的。”

    這個瘋子,十足的瘋子,純找死。

    宋辭將阮江西護到身后,狠狠一腳踹在男人的胸口上,用了十分的力道。

    男人被踢得趴在地上,捂著胸口劇烈地咳嗽,宋辭卻發了狠一般,拽著男人的衣領,一拳一拳打在他腹上,男人痛得在地上蜷縮,哀嚎嘶喊。

    以宋辭的力道與角度,不出十下,這男人不死也殘。

    宋辭,他想要這個男人死,沒有誰敢去阻止他,冷凝的空氣中都是殺意。

    “宋辭。”

    阮江西喊了一聲,有些不安。

    宋辭停下手,回來阮江西身邊,幾乎是本能動作,他抱著她:“不怕,江西,我來了。”滿眼戾氣與嗜血,在看阮江西時,全部消失殆盡,他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怕嗎?”

    阮江西揚起頭,眸中,清光幾許:“知道你會來,我不怕。”

    他怕,怕得快要喪失理智,怕她饑寒,怕她受傷,怕她擔一點委屈與恐懼。緊緊把阮江西抱進懷里,宋辭聲音梗塞:“對不起,我來太晚了。”

    “我沒事。”

    怎么會沒事,他的手,觸及到阮江西背后,全是冷汗。

    她一定很怕,她家江西,最怕黑了。顧白走過去,輕輕揉了揉她的后腦勺:“我家江西受苦了。”

    “我沒事。”

    她總是這樣,強忍所有的痛楚。

    “哪里沒事了,分明受罪了。”顧白別開臉,微紅的眼看著蜷在地上喘息的男人,“我這就替你討回來。”

    說完,顧白順手拿起地上的凳子,直接就往地上那人身上招呼,紅了眼,一下一下,發了狠地打,男人開始還嚎了幾聲,到后來連叫都沒力氣了。

    他捧在手里都不舍得重一分的人,別人怎么能動,動輒,死!

    這么毆打下去,會死人的,嗬,又一個想殺人的。

    門口,秦江與楚立人等人,都看傻了,愣著不作反應。陸千羊小步小步竄到阮江西面前,低著頭,小聲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不待阮江西說話,就見陸千羊脫了高跟的馬丁靴,捋起袖子就去干架,腦袋還沒好,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鞋尖對著那變態的腦門就磕上去。

    “啊——”

    原本出氣多進氣少的男人,又開始哀嚎了,慘絕人寰地尖叫聲,還有陸千羊罵罵咧咧的喊叫:“我打死你這個變態!打死你!”

    那高跟鞋,沒幾下就把男人的腦門磕得幾處冒血,大概是太用力,陸千羊扯到了傷口,腦門上也在冒血,唐易光是看著,就心顫,嚎了一句:“陸千羊,當心你的腦袋!”

    然后,唐易就把陸千羊拉開,接過她手里的高跟鞋,往變態男人身上招呼。

    秦江等人都目瞪口呆了。這男人也不知道上輩子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這輩子要受這么大罪,這四個人,輪流毆打,真會出人命的,還不給個痛快,這樣生生疼死他。

    “住手!住手!”楚立人大喊,“會出人命的。”

    住手?當然沒有,這個屋子里,有幾個怕出人命的。

    一群土匪!

    楚立人到底是人民警察,不能眼睜睜看著這群人犯罪:“快快快,去把他們施暴的幾個全部拖開。”

    顧白的手下,直接忽視楚立人的話,居然連他自己帶來的人,也無動于衷!

    麻蛋!到底特種大隊有多少宋辭的走狗啊!楚立人憤憤脧向宋辭,宋辭連余光都沒分出一點,看著她女人,一副心疼到不要不要的神情。

    阮江西抬起頭,迎著宋辭的目光:“讓你擔心了。”

    宋辭直言:“豈止擔心,再來一次,絕對會要了我的命。”

    秦江知道,這話絕不是說說而已,阮江西真能要了宋辭的命,她啥也不用做,宋辭也能為她發狂為她生死。

    “對不起。”阮江西抬手,拂了拂宋辭消瘦的臉頰,他臉色蒼白,瘦了好多,眸底的顏色,都暗淡了些。料想,她失蹤的二十幾個小時里,宋辭一定受了很多罪。

    “不用你負責,該死的是他。”

    宋辭用指腹,擦著阮江西臉上的臟污,動作小心翼翼,可是才碰到她的臉,她便倒抽了一口氣,疼得皺了眉頭。

    宋辭手指一頓,然后抬起阮江西的臉,細細審視她的側臉。

    是巴掌印,借著微弱的燈光,可見一片紅腫。

    宋辭眼底的墨黑,驟然冰凍了:“他打了你?”端著阮江西的臉,宋辭不敢碰觸,聲音,壓抑著所有瀕臨爆發的怒火,“他居然敢打你。”

    阮江西剛想說什么,宋辭便松開了攬著她肩膀的手,面向地上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男人。

    “都讓開。”

    冷冰冰的三個字,帶著濃濃的殺伐,一時間,連空氣都被凍住。

    “都滾開!”宋辭大喊,手上一個巧妙的反轉,便取出了楚立人別在腰間的搶,指向地上的男人,森冷的眸,全是殺機。

    宋辭的槍法,一槍,能讓人死十次。

    楚立人大喊:“宋辭,你干什么?”毆打致死也就算了,用警方的搶殺人,那事兒可就大了。楚立人焦躁地扯了一把頭發,“你別亂來,你手里的槍和子彈可都是有編號的。”

    宋辭置若罔聞,微微下調槍口,對準男人的心口。

    楚立人幾乎跳起來:“別開槍!宋辭,你想做什么?殺人嗎?”

    宋辭仿若未聞,微微傾身,眸光狠絕:“我要他死。”一抹殺意覆進眼底。

    地上的男人哆嗦了一下,本能地抽搐。

    這一槍下去,殺人罪名就板上釘釘了,物證人證都有,而且兇器還是警槍,挑釁司法,罪加一等。

    宋辭簡直在玩火!

    楚立人眼都紅了,怒目瞪著宋辭:“你瘋了嗎?還不快放下槍,你是軍人不是土匪,現在可是法治年代,你這是明目張膽地犯法。”分明可以不動聲色地做了,何必大動肝火,楚立人好言相勸,“筒子樓外面不少人看見我們進來了,現在他還不能死,宋辭,放下槍,別亂來。”

    宋辭一點反應也不給,手指摩挲著。

    他在確認槍的型號與速度,宋辭有一項變態的技能,那就是能掐著時間讓人死,怎么死,掙扎多久,流多少血,他都能精確得一分不差。

    這個瘋子!楚立人管不了了,只有一個人治得了宋辭,心急火燎地吼阮江西:“你還不快勸他放下槍,殺人是要償命的。”

    阮江西遲疑了一下,要說什么。

    “江西,”宋辭回頭看她,眼里嗜血的殺氣,唯獨看著阮江西時會柔和了顏色,“別說話,他傷了你,我替你討回來。”

    這槍,宋辭這是開定了!

    楚立人聽聞就咆哮了:“宋辭!你要蹦了他,我立馬送你去吃牢飯。”這么多目擊證人,還有警方的槍作為證物,要是立案調查,得判終生。

    當然,如果是宋辭,另當別論。

    “你還沒有那個本事。”

    漫不經心地,宋辭只說了這一句。

    楚立人頓時無言以對,一拳打在墻上:“瘋子,你他媽就是個瘋子!老子不管了!”什么狗屁道德,什么人間正義,在宋辭這,都死屁!

    宋辭睨了一眼地上的人,薄唇輕抿:“你應該去死。”動作好似慢條斯理,指腹摩挲著槍口,“咔噠!”子彈上膛,直指男人心口下三分位置。

    這個位置,不會讓人一槍斃命,而是打破了心臟的供血動脈,會讓人流光全身的血窒息而死。

    宋辭,太狠了!

    他指尖移動,正要扣槍。

    “宋辭。”

    阮江西走到他身側,抬起頭,看著他的側臉。

    “江西乖,”宋辭轉眸看她,并未收回手上的槍,“他傷了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我不會放過他,你不要替他求情。”

    阮江西搖頭:“不是求情。”她抓著宋辭的手,小聲地說,“我只是擔心你,不想你有麻煩。”終歸是殺人,宋辭再如何權勢滔天,也必定少不了一番周旋,她并非心善之人,對傷害自己的人更不會有惻隱之心,只不過是擔心她的宋辭罷了,“死不一定是最好的辦法。”

    阮江西的話,點到為止,留了三分。

    旁觀等人全部驚呆了,居然從阮江西嘴里會出來這么狠辣的話。

    顧白搖頭失笑:江西啊,終于像他顧家的人了。

    宋辭沉吟片刻:“聽你的。”他側身,將阮江西整個藏進懷里,低頭看她,手指緊扣。

    “嘣——”

    “嘣——”

    連著兩聲槍響,血花四濺,男人長吼了一聲,便沒有聲響了。在場所有人看著那淌了一地的血都震撼了。

    兩槍,皆打進那人的膝關節,只怕,此人這輩子都站不起來了。

    唐易直接把陸千羊的頭按進懷里,太血腥了。

    “他可以不死。”宋辭將槍扔給楚立人,雙手摟住阮江西的腰,他說,“我要讓他跪著懺悔一輩子。”臉色,蒼白極了,唯獨一雙眼,灼灼其華。

    楚立人下意識就去抹干凈槍上的指紋,頭上全是冷汗。連看都不看,宋辭居然盲射,這槍法,精準得恐怖。即便是見慣了腥風血雨的顧白,也不禁心驚,宋辭此人,太殺人如麻了,他看向阮江西,有些擔憂,畢竟,顧家從來不在江西面前見血。

    “宋辭。”阮江西從他懷里抬起頭,有些不安,眉間全是心慌意亂,只要一低頭,地上全是血,流到阮江西腳邊,她赤著腳,踩到了一片溫熱的液體,她幾乎下意識地跳開,轉頭去看地上的男人。

    一只手遮在了她眼前,宋辭將她拉回懷里,伏在她肩頭,聲音蒼涼,無力:“不要看,不要怕我。”

    嗓音低低,宋辭說:“也不要記住我這樣心狠手辣的樣子。”

    ------題外話------

    顧司機可沒說此處有失憶梗!還有三天鉆石活動結束,現在,在鉆石榜第四,不多說,美人們送的每一顆鉆,我都銘記在心。

    推薦友文:暴君之傲世農家妻:水瓶銀

    意外穿越,正義游警變丑村姑,嫂子貪婪,十兩銀子賣她予人。

    一時心軟,撿個臭屁小孩回家,卻自帶吸引殺手體質……

    住深山,釀美酒,殖牛羊,

    吃牛排,喝美酒,做燒烤。

    賺票票,沒事逗逗小包子,生活樂無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