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五章:會場風云

章節目錄 第五十五章:會場風云

    ( )“獎拿太多了,獲獎感言說膩了。”

    主持人愣:“……”唐天王好任性。

    吃瓜群眾愣:“……”唐天王好虐汪。

    唐天王步調懶懶,走下舞臺,然后,拿出手機:“千羊,我拿到獎了,今晚有獎勵嗎?”

    主持人愣:“……”唐天王注意點,公眾場合。

    吃瓜群眾愣:“……”唐天王,求高清無碼種子!

    這么神圣又莊嚴的頒獎晚會,完全被唐天王玩壞了。

    “感謝唐天王,你的獲獎感言,應該可以成就明天的頭條了。”袁熙趕緊把被唐天王帶偏的主題引上正軌,“接下來要開的獎項是我們萬眾期待的內地最優秀女演員獎,請用熱烈的掌聲有請開獎嘉賓——華星電影電視公司執行總裁雷天明先生。”

    會場驟然安靜,開獎嘉賓走上頒獎臺。

    “很榮幸能為最優秀女演員開獎,入圍的演員都有誰呢?請看大屏幕。”

    鏡頭切換,會場數萬雙眼睛看著舞臺正中央的屏幕,渾厚的男聲伴隨著熒屏鏡頭:“被提名的女演員有,”

    “《天獅》,方菲,”

    “《定北侯》,言天雅,”

    “《清平頌》,張君樺,”

    “《江北戰火》,劉素萍。”

    大屏幕上的鏡頭定格,燈光切到四位候選藝人,全場屏息凝神,只見開獎嘉賓緩緩打開信封,抑揚頓挫地念道:“獲得第十四屆飛鷹電視節最優秀女演員獎的是——”停頓片刻,頒獎嘉賓音調上揚,道,“《天獅》方菲。”

    歡呼驟起,所有鏡頭切向方菲,只見她擁抱了一下身邊的男伴,笑著對鏡頭拋了個飛吻,然后落落大方地走上了領獎臺。

    主持人上前擁抱:“恭喜。”

    “謝謝。”

    禮儀小姐款款上臺,頒獎嘉賓將獎杯遞給方菲:“祝賀你。”

    她淺笑從容,道:“謝謝。”禮貌性地擁抱了一下嘉賓,轉身站到領獎臺,調了調麥克風的高度,她捧著手里的獎杯,笑容明媚,“感謝petv,感謝我的賢內助,喬先生。”

    臺下,喬彥庭寵溺地看著領獎臺上言笑晏晏的女子,笑著回了個飛吻。

    頓時,場下一片尖叫。

    今天是怎么了?集體派放狗糧嗎?這奸情一段一段地來!袁熙巧舌如簧,連連揶揄打趣:“好別開生面的獲獎感言,請問方菲小姐,我能另作他想嗎?”

    方菲毫不遲疑地搖頭,認認真真的表情:“不能,我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

    瞬間,方菲的話惹得場下一陣歡笑,尤其是方喬二人的粉絲,此番公布戀情,真是殺了個措手不及又驚天動地啊。

    方菲向來不是個矯揉造作的女子,對著鏡頭,大大方方地開誠布公:“喬彥庭先生,讓你偷偷摸摸了三年,幸苦了,你已經正名了,今晚,你就大大方方來我家吧。”

    “……”在場所有人,大跌眼鏡。

    喬彥庭失笑,無奈地看著臺上的女子,目光寵溺。

    “最后感謝粉絲們,請繼續支持我,還有,別忘了支持我家喬先生。”說完,片刻,方菲補充,“忘了感謝一個人了,感謝阮江西,托了你的福,我的獎杯,分量很足。”阮江西要評選,哪個不要命地敢玩黑幕不是?

    說完,方菲對著觀眾欠身鞠躬后,走下領獎臺,徑直走向喬彥庭,她的喬先生,等了許久。

    臺上,兩位主持人相互調侃,氣氛持續高漲。

    “今天是虐狗日嗎?”袁熙問身邊的男伴。

    “我倒覺得今天是阮江西日。”

    袁熙挑眉:“怎么說?”

    “居然有三個獲獎人都在感謝阮江西。”張敬豪似不可思議。

    袁熙略微思忖:“那我是不是也要感謝一下江西?”

    “哦?”

    “江西去了我的訪談節目之后,臺長就給我漲工資了。”

    臺下觀眾,一片哄笑,氣氛恰好。

    張敬豪滿臉誠懇:“等下晚會結束,我一定要抱著江西的腿,她不同意當我新歌的mv女主角我就不撒手。”

    一番風趣的打趣,惹得阮粉陣陣歡呼。

    袁熙狀似認真,瞧著臺下,好好脧視了一番:“誒,宋少怎么不在位置上,導播,導播,快把剛才那一段剪下來,等宋少回來,重播十遍。”

    張敬豪連連擺手,場下笑聲越發此起彼伏,氣氛點到最熱,袁熙適時引入下一part:“接下來把舞臺交給馬上要出場的藝人,一舞驚鴻,踏馬定北。”聲音高昂,袁熙拉麥高喊,“現場的觀眾。準備好你們的尖叫了嗎?”

    一舞驚鴻,踏馬定北,那是常青揮別北魏時,為池修遠跳的舞,也是她作為細作獻給燕驚鴻的舞,一舞傾城,迷了風沙,還有他的眸光。

    會場驟然安靜,古箏聲緩緩響起,舞臺的燈打亮,煙霧朦朧,只聞清凌的女聲錚錚似弦,念道:“遠之,你等我揮軍北下,為你踏馬歸來。”

    古箏聲猝然高昂,狼煙飛起,馬蹄聲聲,女子輕聲吟唱,頓時,尖叫聲鼎沸。

    “常青!”

    “常青!”

    “常青!”

    “……”

    無數阮粉,尖叫聲直接沖破了萬人會場,只見那舞臺中央,霧氣籠罩,女子一身銀灰盔甲,若隱若現。

    “方菲。”

    方菲驟然回頭,瞪大了眼:“江西?”

    阮江西笑笑:“恭喜你獲獎。”

    方菲瞧瞧舞臺上的人影,又瞧瞧阮江西,驚詫不已:“你在表演分身術嗎?”她實在難以置信,驚奇,也好奇,“如果我腦子沒有短路的話,你應該在臺上表演。”

    阮江西背著光,眸子落于臺上,淡淡道:“君子有成人之美。”

    這時候,燈光區的工作人員喊道:“燈光師準備。”大喊,“切七號燈光。”

    阮江西走向第一排,最尊貴的位子,她拂裙落座。

    蘇鳳于猛然站起,不敢置信地瞪著座上的人兒:“你為什么會在這?!”情緒幾乎失控,她大喝,“你在這,那……”她看向舞臺,聲音劇烈地顫抖,“那,臺上是誰?”

    突然,電火花一亮,七號燈閃了一下,滅了,下一秒,所有應急燈光驟亮,唯獨舞臺的表演區,一片昏黑。

    阮江西淺笑:“你覺得臺上應該是誰?”

    “砰。”

    毫無預兆,一聲巨響,隨之,慘叫聲撕裂:“啊——”

    叫聲不絕于耳,慘烈至極,眾人望去,卻見臺上高懸的舞臺燈,碎裂了一地。

    蘇鳳于嘶喊:“以萱!”

    一時間混亂不堪,女人慘叫聲還在繼續,應急燈切向舞臺的表演區,只見女人被壓在懸掛舞燈的鐵架上,呻/吟呼喊,細看,女人竟是定北侯的演員,葉以萱。

    阮粉們頓時松了一口氣。

    “為什么會是以萱?明明是你在臺上,分明應該是你。”蘇鳳于失聲大喊,“是你?一定是你搞得鬼。”

    阮江西側身以對,端坐于座,淡然無痕,回答:“嗯,是我。”

    現場太過混亂,無人注意到蘇鳳于近乎毒辣的眸光,直直鎖向阮江西:“你做了什么?”

    “成人之美。”她語氣輕描淡寫般,“她似乎很想上臺。”

    蘇鳳于嘶喊:“分明是你害她!”

    阮江西輕輕搖頭:“不是我,”轉頭,清澈潑墨的瞳孔徐徐生輝,她說,“是你,是前輩你自食惡果。”

    蘇鳳于眼冒火星:“你——”

    “蘇鳳于,”阮江西不溫不火地打斷她,從座位上起身,眸間微微冷凝,似寒霜染了古墨,她依舊淡然無波,卻字字錚錚,“你不該來惹我的,如果非我甘愿,從來沒有誰可以算計我。”

    蘇鳳于猛然后退,眸光閃躲:“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阮江西不疾不徐,逼近了一步:“你不好奇嗎?為什么我會識破你。”

    蘇鳳于瞪大了眼,瞳孔猛地縮了一下。

    “前輩的手段,似乎拙劣得有點幼稚,而且,剛才在化妝間里,前輩忘了藏好得意忘形的表情。”阮江西輕笑,好似平常,語調云淡風輕,“原來前輩的演技,不過爾爾。”

    竟不想,讓她一眼識破。

    只憑一個眼神,識破了她精心籌謀的所有心思,這個女子,如何這般聰慧,這般精明得像只能洞察一切的貓兒,讓人無處遁形。

    是她失策了,居然低低估了這個狡黠的女子。蘇鳳于咬牙,指尖緊握,陷進掌心里:“如果你在是耀武揚威,奉勸你適可而止。”

    阮江西淺笑盈盈,斜睨著,目下無塵卻透露著淡淡居高臨下的恣狂:“似乎沒有人告訴前輩,這里,是宋辭的地方,最不該自作聰明。”長睫微抬,清凌婉約的容顏突然寒冽,冷若秋霜,音調狠厲極了,她道,“表情管理,是一個藝人基本的修養,蘇前輩,比起我,你差遠了。”眼底,是輕視,是目空一切的自信與狂妄。

    不似以往的溫婉如水,她一個眼神,也可以乖張陰狠。

    若論表情管理,確實,無人能及阮江西一分,她啊,在示威,在挑釁與壓迫。

    蘇鳳于下意識后退了數步,看著阮江西的瞳孔,竟不禁慌張失措:“阮江西,你——”

    “葉以萱,”語氣,又平淡下來,阮江西輕聲說,“你不去看看她的傷勢嗎?燈光很高,鐵架很重,她應該會傷得不輕。”

    “阮江西,記住,”蘇鳳于狠狠相視,一字一字,像是撕咬出聲,“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說完,蘇鳳于跑上了舞臺,狼狽又趔趄。

    血本無歸,落荒而逃,也莫過于此。方菲到現在都未能平復下來,驚訝之余,更多的是震驚:“江西,你剛才的神情,太像一個人了。”現場太亂,別人興許沒有注意到,方才的阮江西,有多狠辣,有多強勢,像極了宋辭。

    阮江西只是笑笑,并不言語,端坐著,看著臺上。

    方菲久久不能平靜。

    正是混亂失控時,于景言跑來,額頭上還冒著汗,停在阮江西面前,盯著她,一言不發,就死死瞪著她。

    發型有點凌亂,汗濕了妝,顯得有些狼狽,于景言怒目,對著阮江西就吼:“你這個女人,怎么這么讓人操心。”

    吼完,甩手就走,似乎太急,踉踉蹌蹌的。

    阮江西不明所以。

    于景安走過來:“別理他,那小子剛才急著沖到臺上,被應急燈閃了眼,撞傻了腦袋,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惱什么呢。”

    阮江西聽了,并不做反應。

    聰明的家伙,分明知道景言那個家伙是關心則亂,還這么淡定。于景安也不戳破:“你沒什么事吧?我和景言都以為臺上的人是你。”

    阮江西搖頭:“沒事。”

    你是沒事了,景言那個白癡可是嚇傻了。于景安腹誹完,與阮江西玩笑:“沒事就好,不然我這個之一贊助商就慘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燈光短路也就算了,還那么巧,鋼絲也好端端地斷了,斷哪根不行,偏偏斷葉以萱頭上那跟,巧得跟有人刻意似的。”

    于景安話里有話,刻意試探,阮江西卻沉默不言。

    巧合太巧,于景安敢肯定,不是天災,是**,轉頭,看向正回席的宋辭。

    于景安想:恐怕是,禍出紅顏呢。

    宋辭坐在阮江西旁邊,手自然地摟住她,他看著她,對周遭嘈雜完全熟視無睹。

    阮江西靠著他,貼近宋辭耳邊,小聲地問:“傷得重不重?”

    宋辭回了句:“不輕。”

    恐怕,葉以萱要在醫院躺好長一段時間了。

    阮江西有些疑惑:“蘇鳳于應該不敢下這么重的手。”她看著宋辭,“是不是你?”她告訴宋辭時,宋辭惱了,依照宋辭的性子,不太可能不以牙還牙。

    “蘇鳳于斷了一根電線,我剪了一根鋼絲,”宋辭目光有些冷清,“扯平了。”

    阮江西驚愕,她家宋辭下手太狠了。

    蘇鳳于到底是忌憚宋辭,只是小打小鬧,壞了電路,至多是讓阮江西出出丑,可不及宋辭,直接就下狠手,玩命。

    “萬一鬧出人命呢?”人多眼雜,她擔心宋辭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多少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宋辭拍了拍她的肩:“算她運氣好,我不會鬧出人命,你還沒有拿到獎,頒獎典禮還要繼續下去。”宋辭冷哼,談及此事,還是十分惱怒,“不然,我就把鋼絲全剪了,砸不死她也要弄殘她。”

    阮江西愕然失笑。

    后排,定北侯劇組及方菲等人都驚呆了,宋辭這類似于犯罪證據的招供,未免也太明目張膽了,這可是故意傷人罪,是犯法啊!

    方菲有點不敢置信:“不是吧,宋辭真敢弄死人?”

    喬彥庭揉揉她的臉:“我家菲菲還是太單純了。”

    “……”方菲突然有點怕怕的,以后,還是離江西家那位遠點,太危險了。

    葉以萱是被抬下舞臺的,據說,壓斷了腳踝的骨頭,傷得不輕,不過,畢竟是別人的事,事不關己,哄哄鬧鬧了半刻鐘之后,現場混亂就漸漸平息了。

    這頒獎晚會還得繼續,宋少家里那位還沒領獎呢,誰敢散場。

    “下一個就是我。”阮江西偎在宋辭懷里,指了指貴賓席最里側的地方,“她一直在看我。”

    左上方,四十度方向,坐的是唐宋慈善基金的駐華董事,唐婉,以頒獎嘉賓的身份出席。

    宋辭瞥了一眼左上方的席位:“別理她。”

    唐易也瞧了一眼,皺了皺眉,但愿他這偏執的姑姑能識相些,千萬別搞出什么幺蛾子,不然,宋辭再玩一次沖冠一怒為紅顏,就很難保證不出人命了,退一步想,就算宋辭不出手,阮江西可也不是能隨便拿捏的軟柿子。

    今晚,真是多事之秋。

    稍后,主持人袁熙上臺,從容不迫地救火:“不好意思各位,剛才出了一點意外,不過大家不要驚慌,警衛人員已經檢查過現場所有設備,確保不會再出現任何安全事故,另外在這里,我代表主辦方和電視辦向到場的所有嘉賓致歉,是我們的失誤了,抱歉。”

    一番進退得當的話,緩解了不少緊張的氣氛,作為主持人,袁熙充分表現了她超高的職業素養,又道:“因為鎂光燈脫落,以萱的表演不得不終止,幸運的是以萱的傷不算太重,醫生已經在處理了,沒有看到精彩的演出,我想大家都和我一樣遺憾,更抱歉的是,蘇老師需要照看以萱,無緣給我們最受歡迎的女演員頒獎。”銜接得十分自然,袁熙褪下沉重的表情,笑著致辭,“沒錯,接下來我們要頒發的就是今晚的重頭獎項,內地最受歡迎女演員,究竟這個獎項花落誰家呢?我們馬上揭曉。”

    男主持人這時候接話:“接下來讓我們掌聲有請開獎嘉賓——唐宋慈善基金的駐華董事,唐婉女士。”

    眾所周知,阮江西被提名了最受歡迎女演員,拿獎的概率**不離十,這開獎嘉賓居然補位成了唐婉……

    人生如戲,沒有最雷人,只有更狗血。

    唐易抱著手,翹起了二郎腿:“又有好戲看了。”

    紀衍也多了幾分興趣:“什么好戲?”

    言天雅淡淡接過話:“婆媳大戰。”

    紀衍不禁笑了,方才的紅顏之亂還沒平息呢,又來一出,宋辭這兩口子,真是能玩,就是太勞民傷財了。

    屏幕上,正放著提名介紹的視頻,場內觀眾嘉賓都在屏息靜待,尤其是阮粉,一個個盯著屏幕,又瞅了瞅自家女神,是即激動難耐又迫不及待,反觀女神大人……

    額?!一直在和宋辭大人耳語,遠遠地看去,像在恩恩愛愛你儂我儂。

    阮江西湊在宋辭耳邊,聲音很小:“宋辭,千羊給我準備的獲獎感言忘在車上了。”

    宋辭安撫她:“沒關系,隨便說什么都可以。”

    阮江西不太放心:“我詞窮了怎么辦?”她不善言辭,走過場的客套話更不會說,卻也不能領了獎杯就下來。

    宋辭想了想,附在她耳邊,輕笑了一聲:“你可以把昨天夜里對我說過的話再說一次。”

    阮江西頓時臉色緋紅,昨夜里,宋辭狠狠折騰,逼著她說了不少情話,還有很荒唐的……渾話,這些閨房**,哪能在領獎臺上說。

    臺上,開獎嘉賓看了一眼信封,七號燈光砸碎了,照不清唐婉的表情:“獲得最受歡迎女演員的是,”臉上,神色喜怒不明,唐婉念道,“阮江西。”

    一個名字,剛落,歡呼聲響徹,如雷貫耳,阮粉們瘋狂地高呼阮江西的名字,震攝全場。其實毫無懸念,憑這八千萬阮粉大軍,這最受歡迎女演員怎么可能還有他人。

    “江西,江西,一統天下!”

    “江西,江西,一統天下!”

    “……”

    眾人已經見怪不怪了,阮江西的粉絲彪悍慣了,口號也牛逼慣了,阮江西也一向慣著阮粉,隨她們高興咯,炸了這頒獎現場給女神慶祝恐怕也沒有誰敢說什么。

    阮江西起身,宋辭攏了攏她的發,親吻她額頭,叮囑她:“別讓她欺負你。”

    阮江西笑了笑:“你的女人,豈是那么好欺負的。”

    宋辭十分滿意,又親了親她的臉才讓她上臺,她站上舞臺,一身乳白色的宮廷禮群,裙擺鋪了一地,墨發挽起,一步一步走向領獎臺,高貴而又優雅。

    阮江西,是天生的王者。

    “恭喜你。”唐婉接過禮儀小姐手上的獎杯,走近,“阮江西,你運氣真好。”

    阮江西進退有禮,淺淺地笑:“唐女士,您給我頒發的是最佳運氣獎嗎?”

    唐婉不答,反問:“你運氣很好不是嗎?”

    運氣二字,直接一概而論,否定了阮江西所有的實力,似乎話里有話呢,唐婉想說她阮江西只是得了宋辭庇護不是嗎?

    果然是婆媳大戰,落水事件又豈是如媒體所報道的誤會一場,任誰都看得出來阮江西與唐婉之間,是不見火的硝煙。

    “我運氣是很好。”阮江西收了笑,話鋒一轉,眼神凌厲了幾分,卻不咄咄逼人,“只是唐女士,請不要用我的運氣來質疑我所有影迷的眼光。”

    阮江西的話剛落,阮粉們就炸了。

    “眼瞎請閉嘴!”

    “眼瞎請閉嘴!”

    “眼瞎請閉嘴!”

    林晚帶頭,粉絲們有條不紊地重復了三遍,然后齊刷刷地安靜下來。阮粉都是有素養的粉絲,撒潑撒野等擾亂秩序的事才不做。

    被阮粉們這么‘禮貌’地一提醒,唐婉臉色紫青交替,顏色好不難看,握了握拳頭,她說:“抱歉,不知道阮小姐會介意,我似乎開了個不太應景的玩笑。”

    阮江西十分有禮:“我不介意,但是我接受你的道歉。”

    唐婉側身面向阮江西,理了理半挽半散的頭發,手指微微一扯,隨后垂在身側,動作自然而不動聲色,她走近,與阮江西隔著幾步的距離:“第一次做頒獎嘉賓,我太緊張了,都快要忘了正事了。”一手垂在身側,掌心松開,另一手遞出獎杯,“恭喜你。”

    滴滴滴滴……

    細細碎碎的輕響,滾了一地的珍珠,非常細潤的白色顆粒滾得到處都是,臺上燈光太亮,不細看,根本瞧不起地上的瑩潤。

    滿地珍珠,她穿著十公分高的鞋子,阮江西笑,看來,唐婉是不打算讓她帶著這個獎杯走下臺了。她微微傾身,致禮,雙手去接獎杯:“謝謝。”

    白嫩纖細的手指才觸到獎杯——

    “咣!”

    一聲脆響,獎杯墜地,四分五裂,碎了一地的水晶玻璃。

    唐婉愣住,一時忘了收回手。

    頓時,臺下上萬雙眼睛盯著領獎臺,瞠目結舌。獎杯碎了?!被唐婉摔碎了?!

    阮江西訕訕地收回手,有些惋惜:“演藝事業的第一個獎杯,還沒碰到就砸了,我的運氣簡直糟糕透了。”阮江西似怨似怒,“唐女士,你剛才的玩笑果然不太應景。”

    唐婉怔忡了許久,瞳孔擴張:“你——”

    阮江西微微轉身,對著臺下還處在呆愣狀態的候場人員道:“不好意思,工作人員能否過來清掃一下。”

    工作人員如夢方醒,趕緊上臺去清理,走得太急,腳下打滑趔趄了一下。

    腳下有東西……

    工作人員一聲不吭,背過身,將一地的碎片,還有珍珠,全部清理走。這種情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保持緘默才能安然無恙。

    待到工作人員下臺,阮江西才面向觀眾,對著領獎臺的麥克風:“獎杯碎了,獲獎感言留著下次說,謝謝。”微微俯身鞠躬,然后轉身,路過唐婉時,她腳步放緩,側身相對,聲音壓得很低,僅二人能聞,“我已經不是十五年前那個任人拿捏的小女孩了,所以,輕易不要來惹我,你動我一毫,我還你一厘。你那條項鏈應該很貴,只可惜成了一堆垃圾,浪費了。”

    唐婉張張嘴,正要開口——

    阮江西突然聲調上提,輕微有些責問:“唐女士,對于我的獎杯,你不說一聲抱歉嗎?”

    “你是故意——”

    唐婉才說了半句,阮粉們就直接開始轟炸了,嘈雜聲掩蓋了所有唐婉說到嘴邊的辯解。

    “摔我女神的獎杯,道歉!”

    “道歉!”

    “……”

    阮江西的粉絲各個都紅了眼,一副要上前干架的樣子,場面再一次失控。

    “我沒碰到她的獎杯,不是我。”

    唐婉的話,湮滅在吵鬧聲中,現場根本聽不到。

    往日有仇,近日有怨,借機行兇,怒摔獎杯,似乎全部符合邏輯,這罪,唐婉擔定了。

    阮江西才剛回座,方菲就湊上去:“唐婉是故意摔碎你獎杯的?”

    阮江西拂了拂裙擺,莞爾一笑,回答:“不是。”她環顧了一番,宋辭并不在附近。

    方菲十分好奇:“這么巧?”居然不是唐婉故意的,難不成還是偶然?總不能是阮江西自己摔的吧。

    “我是故意的。”阮江西解釋道,“獎杯是我摔的。”

    后排一干人各個目瞪口呆了。

    方菲嘴角抽了抽:“你開玩笑的吧,那么多鏡頭你敢玩栽贓嫁禍,不怕被拍到?”

    “不會拍到。”阮江西心不在焉,在找宋辭。

    “現場少說有幾百個鏡頭,”唐易起了興趣,“我很好奇你哪來的自信。”

    阮江西回頭:“你們都覺得是她在刻意為難,不是嗎?”

    一時間,大家都答不上話來,確實,正常人會這么想,可是總不能只靠揣度人心就玩這么大吧。

    方菲將信半疑:“只要是正常人的確會有這個認知,畢竟絕對不會有哪個藝人敢在鏡頭面前玩手段,所以說,你膽子也太大了點吧,居然敢在幾百個高清攝像頭下明目張膽地潑臟水,這全場可還有一萬雙眼睛盯著呢,尤其是攝像師,那可是360度無死角的火眼金睛啊。”方菲確定,“如果你只是抱著僥幸與揣測的想法,那么江西,你這是在玩火。”

    “不是僥幸與揣測。”阮江西平鋪直敘的語調,不溫不火,“唐女士的項鏈斷了,如果工作人員不上去清理,我走不下來。我站的那個地方,剛才葉以萱站過,上面的聚光燈砸碎了,那個位置,有一個角度沒有光線,是盲區,只要避開那個角度,鏡頭錯位,拍到的就會是唐婉失手摔碎了獎杯。”

    莫非是,唐婉為難在先?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就在剛才那幾秒鐘時間里,阮江西算計了這么多?而且,一絲不差毫無漏洞。

    盲區,角度,錯位,光線……這得怎么計算,才能避過幾百個高清鏡頭啊,即便是唐易與紀衍這種吃演員飯多年的,也覺得不可思議。

    方菲驚得合不攏嘴:“江西,你玩的不是手段,是智商!”她躺尸在喬彥庭身上,大嘆,“天!太燒腦了。”

    “你不是倒打一耙的人。”言天雅稍稍思忖,“是不是唐婉故意扯斷了項鏈讓你下不了臺?”

    阮江西沉吟了一下:“應該是。”

    “真陰損的招數,一百多顆珍珠,顆顆圓潤,她是想你站著上去躺著下來。”言天雅似打趣地笑道,“那條項鏈出自mamous之手,至少值六位數,唐婉還真舍得,不過可惜,賠了夫人又折兵。”言天雅輕笑一聲,“明天的熱搜頭條肯定是細數婦人心,唯宋氏唐婉最毒,眾目睽睽怒摔獎杯。”

    毫無疑問,此番,唐婉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最毒婦人心,這罪名啊,她坐定了。阮江西如此輕而易舉,叫唐婉賠了夫人又折兵,大獲全勝。

    玩心計啊,誰玩得過阮江西呢。

    “有點可惜了我的獎杯。”阮江西輕嘆了一聲,有點惋惜。

    言天雅淡笑不語,一個獎杯而已,讓唐婉顏面掃地臭名昭著,阮江西才是贏家。

    “宋辭。”

    但見宋辭走來,阮江西笑意明朗,十分好看,他在她旁邊落座,攬住她的腰。

    “你去哪了?剛才都找不到你。”

    宋辭親了親她的臉:“處理點事。”

    阮江西并不多問,只是告訴宋辭:“我剛才栽贓嫁禍了。”語氣擒了笑意,好似討巧,清雅的眸間,多了抹靈動狡黠,又說,“唐婉肯定快要被我氣死了。”

    她有些洋洋得意,向她的宋辭炫耀,像個淘氣的孩子。

    宋辭不禁笑了,夸獎她:“我知道,我家江西是最聰明的。”

    不問緣由,不辨是非,宋辭只顧念他家江西,旁人如何,便隨她鬧騰,哪怕那被她戲耍的是他的血緣至親又何妨。

    嘖嘖嘖,唐易搖頭,宋辭這個冷心腸!

    “剛才我誣陷唐婉的時候,”阮江西突然想起,眉染不寧,“好像那個男主持人看到了。”

    原來,還有個目擊證人啊,如此一來,宋辭只怕是要——

    “放心,他不敢亂說。”他說得輕描淡寫不冷不熱的,隨意地拂著阮江西的臉,說,“我剛才已經警告過他了,他沒膽子生事。”

    聽聽,宋辭這護犢子的勁兒,完全黑白不分。

    唐易拿話嗆他:“宋辭,你這是助紂為虐。”

    宋辭冷眼一扔:“我樂意。”

    阮江西靠著宋辭笑得開懷。

    這一對啊,一個聰慧狡黠,一個昏庸護短,都是惹不得的主。

    言天雅俯首與唐易小聲的耳語:“如果剛才在臺上的人是我,肯定會出丑得很慘絕人寰。”她由衷地夸贊,“江西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女人。”語氣里,多了幾分欣賞,阮江西這樣聰慧剔透的女子,很難叫人不喜歡。

    唐易脫口而出:“那當然,宋辭的眼光一向很好。”語調,頗有些洋洋得意。

    “她畢竟是宋辭的母親,江西會不會玩太狠了?”

    “不會,江西只是小打小鬧罷了,要是宋辭出手,傷筋動骨還算輕的。”唐易睨了前排的宋辭一眼,似笑非笑,“那家伙,一向心狠手辣。”

    心狠手辣,宋辭自然是當仁不讓。

    言天雅撩了撩卷曲的長發:“我突然有點同情唐婉。”

    “生出宋辭那樣的不孝子,確實值得同情。”唐易臉上的神色沐了幾分冷意,“不過,可憐之人,都有可恨之處。”

    言天雅略微心驚,想來,宋辭與他母親之間,有許多的不為人知。

    這時候,臺上的開獎嘉賓突然念道:“最佳表演藝術家的得主是——”

    全場寂靜,片刻,阮江西的名字響徹了會場。

    “阮江西!”

    最佳表演藝術獎,那是業內對演技最高的嘉獎,然,阮江西只用了一部作品拿下了這個獎項,是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

    “江西!”

    “江西!”

    “江西!”

    振奮人心,不過如此,阮粉們吶喊歡呼,全場的嘉賓離座站起,掌聲雷動。

    阮江西,注定是娛樂圈的王者。

    她起身,拂了拂裙擺,她身旁的男人理了理他的發,溫柔地凝視,淺笑清俊:“我的江西,很棒。”低頭,親吻她的額頭,“恭喜。”

    阮江西提裙行了個標準的淑女禮:“謝謝。”

    宋辭親了親她的手背,松手,看著他的女人落落大方走向領獎臺。

    唐易取笑:“宋辭已經徹徹底底成了妻奴!”

    “他似乎甘之如飴。”言天雅看著臺上遺世獨立的女子,一身風華,美得叫人移不開眼,“如果我沒有記錯,江西是唯一一個年齡不過30歲的表演藝術家。”言天雅笑問,“你說宋辭有沒有動手腳?畢竟阮江西要拿哪個獎,對宋辭來說,不過是一個電話的事情。”

    唐易只道:“是業界良心。”停頓了一下,又補充,“她當之無愧。”

    言天雅不置可否,笑著感嘆:“你我都出道了快十年了,那個獎連提名都沒有過,阮江西不過演了個配角就拿下了,我不得不承認,演技這個東西,果然不能只靠實戰經驗,靠的還是天賦。”

    唐易點頭。

    臺上,頒獎嘉賓有些激動地將獎杯遞到阮江西面前:“我也是阮粉,是你忠實的粉絲。”

    阮江西的鐵粉還真是無處不在,頒獎的這位,可是政界有頭有臉的。

    阮江西進退有禮,微微頷首:“謝謝。”

    “還有我的家人,我們都很喜歡你,很期待你的新作品。”

    她接過獎杯,又道了一句:“謝謝。”走到領獎臺前,燈光落在她一雙清麗的眼里,淡雅如菊,她看著臺下,停頓了很久,“不好意思,發言稿忘在了車上,實在想不起來經紀人給我寫的獲獎感言。”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