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十二章:阮江西搶親

章節目錄 第十二章:阮江西搶親

    小廖想:宋少這占為己有的沖動,一發不可收拾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à.la

    晚九點,于家訂婚宴的消息榮登金融頭條,滿城風雨,眾說紛紜。

    那個點,阮江西在喝睡前牛奶,正要入睡,陸千羊覺得,這是不讓人好眠的節奏。

    “于家明天訂婚宴,這張照片是粉絲今天上午在機場拍到了的照片。”陸千羊將平板遞到阮江西面前:“我不相信這是巧合。”

    阮江西小口地抿了一口睡前牛奶,抬眸,手上動作一顫,牛奶灑出了杯子。

    陸千羊趕接過阮江西的杯子,又抽了幾張紙巾給她擦手,除了微微的顫意,她一動不動,盯著平板上的照片,眼底的光影天翻地覆。

    照片里,只有一個側影,是宋辭,一個輪廓,足以讓阮江西失魂落魄。

    “你的感覺是對的,宋辭回來了。”陸千羊看著那張照片,心里頭有點冒火,“他是和于景致一起回來的。”

    “回來了就好。”

    阮江西如是而言,手指,輕輕拂過照片里并不太清晰的輪廓。

    他回來了,他的宋辭終于歸來……

    陸千羊見她眸光癡纏,完全一副失了魂的樣子,心里頭越發不平衡,移到阮江西那邊的沙發上,挨著她坐下,一把搶過她抱在手里的平板,怨氣很大:“好什么好,他都要和于景致那個蛇蝎女人訂婚了!朝三暮四!不是好東西?”

    阮江西突然冷了臉:“千羊。”

    陸千羊立馬挺直腰桿,立正坐好:“我說錯了嗎?明天于家的訂婚宴就是于景致和宋辭在暗度陳倉!”

    “千羊,不要這么說他。”阮江西說,“他是我的宋辭。”語氣,近乎癡迷。

    真是走火入魔無可救藥了,說都不能說一句,陸千羊篤定,她要再說宋辭的壞話,她家藝人肯定要把她趕出家門。陸千羊哼了一聲,頭一甩:“你就慣著他!”

    她不言,看著照片里的輪廓,眸光專注。

    陸千羊生了會兒悶氣,又湊上去:“江西,要是,”她頓了好一會兒,才小心地試問,“要是宋辭變心了你怎么辦?”

    陸千羊不敢設想結局會如何,她敢肯定,阮江西會萬劫不復的的。

    她立刻便搖頭:“不會的。”

    “我是說,如果呢?”

    很荒唐的如果,只是阮江西為了宋辭太毫無保留了,陸千羊不得不草木皆兵,更何況,還有于景致那個拿手術刀的黑心毒婦。

    阮江西沉默了許久:“那我就把他搶過來,囚禁在家里,那也不準去,讓他這輩子日日夜夜都只能看我一個人,只能和我生活,和我生兒育女,一起老一起死,死了葬在一個墓碑下,一起化作白骨。”停頓了一下,阮江西補充,“生同床,死同穴。”

    生同床,死同穴……

    古代版的強搶民男,現代版的強取豪奪,還是終極升級版,不死不休!

    陸千羊聽完嘴巴都合不攏,瞠目結舌:“江西,你開玩笑的吧?”

    阮江西看著她,神情認真沒有一點玩笑的意思。

    這么溫婉乖巧的人兒,怎么偏偏遇到宋辭的事就玩這么大,這么狠。

    陸千羊心頭激蕩難平,久久還是不敢置信:“你一定是說笑的,你肯定舍不得對宋辭這么,這么……用強。”用強這種勾當,宋辭才更適合。

    阮江西卻搖頭:“不,你不知道,我愛他能愛到發狂,沒有什么做不出來的。”

    “……”陸千羊的三觀已經碎成渣了,她跟了阮江西快四年了,今天才知道,她家藝人有多瘋狂,愛到極致,無所不為。

    難怪文人總說,愛生欲,生癡,生魔念。

    阮江西已經入了魔了……

    “寶寶。”她起身,扶著肚子走向床邊,輕輕柔柔的聲音溫柔似水,“今天要早點睡,不要鬧,明天媽媽去幫你把爸爸搶回來。”

    明天,阮江西要去搶親啊!陸千羊不禁假設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宋辭乖乖從了,皆大歡喜,這要是宋辭不從,嗯,強搶民男,就地正法,吃干抹凈……

    陸千羊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給唐易撥了個電話。

    唐易心情很好:“寶貝,想我了?”

    陸千羊懶得理會他,只問:,“唐易,如果有一天我變心了,你會怎么樣?”

    唐易想都沒有深想:“我會打斷你的腿。”

    嗯,相愛相殺夠殘暴!陸千羊興趣來了:“然后呢?”

    讓你哪也去不了,就待我身邊!

    霸道總裁癡心愛,就應該是這個回答,完美撩妹!結果唐易說:“讓你嫁不出去,后悔一生,孤獨終老。”

    握草!這是真愛嗎?完全沒有阮江西那種生同床死同穴的纏綿悱惻!

    陸千羊磨磨牙,又問:“如果你變心了,你知道我會怎么做嗎?”

    “嗯哼?”唐易很期待。

    陸千羊森森一笑:“如果有一天,你敢變心,我就弄個三千后宮,紙醉金迷,縱欲終老。”她對著電話放狠話,陰測測地說,“那種相愛相殺的虐戀情深,勞資才不會干,自己舒坦了才叫爽!”

    比他的后悔一生,孤獨終老帶勁吧!

    電話里立刻發出唐易咬牙切齒的聲音,他壓抑著暴怒,語調里全是危險的訊息:“你的意思是我沒讓你舒坦,沒讓你爽?”

    陸千羊一聽,立馬義正言辭,放言:“誰知道,只有貨比三家才能優勝劣汰!”

    她還想貨比三家?還想優勝劣汰?這頭野性難馴的刁羊!唐易暴怒了:“你敢!”

    陸千羊哼了一聲,一副‘你看我敢不敢’的狂拽酷炫,她最后總結:“看吧,我們愛的一點都不深沉!”

    “陸千羊,你——”

    唐易還沒吼完,陸千羊直接掛了電話:“嘟嘟嘟嘟……”

    然后她鉆到阮江西的被子里,哀嚎:“江西,唐易都不愛我,他都不跟我生同床死同穴,還要打斷我的腿讓我后悔一生孤獨終老!”陸千羊控訴,“我們不是真愛!”

    阮江西關了床前的臺燈,只說:“別鬧,睡吧。”

    陸千羊眼一翻,看著天花板,生無可戀。

    次日,下午五點。秋日的白天很長,艷陽依舊高照,還未入夜,和風大酒店里,便亮起了新燈,酒店外,泊了一排排價格不菲的名車。于家喜宴,包下了整個十五層樓的酒店,紅酒佳肴,盛況空前,幾乎整個華南城的權貴全部受邀而來。

    然后,這喜氣洋洋的訂婚宴,卻警衛環繞,嚴陣以待,便是受邀入場的賓客也要經過安保人員過目了才能進去。

    于景安站在二樓的觀景臺上,瞧了一眼大廳門口站成一排的安保,托著下巴:“防守這么嚴,搞得跟世界大戰似的,景致也太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于景言靠著旁邊的櫥窗,幽幽地接了一句:“做賊心虛才是。”

    也對,于景致恐怕是怕阮江西來搶人吧。

    于景安打趣她這個色令智昏的弟弟:“你這胳膊肘往外拐得太厲害了。”

    于景言理所應當,應了一句:“跟你學的。”他低著頭,擺弄手里一串白色的珠子。

    于景安奪過去,仔細瞧了瞧那珠子:“這是什么?”

    “道具。”

    這珍珠顆粒不小,色澤瑩白,顆顆圓潤大小一般,放在手里掂了掂,于景安鑒定完畢,笑著揶揄:“500萬的道具,于大少手筆不小啊。”

    于景言十分大方:“你這么識貨,送你了。”

    于景安連忙搖頭,將手里的珍珠鏈子扔回給于景言:“你那女伴太彪悍了,我可沒福消受。”

    可不是彪悍嗎,瞧見一樓大廳里,那女人,插著腰,正數落一干安保人員呢。

    “那條項鏈是于少送我的,值500萬,要是找不回來,把你們賣了都不夠賠。”

    這女人,正是于四少爺帶來的女伴,是個模特,叫劉瑩瑩,最近風頭挺盛,據說很得于四少喜歡,還帶著一起上過一些知名時尚周刊,長相身材是沒的說,就是這脾氣,典型的恃寵而驕。

    為首的保安頭皮都發麻了:“劉小姐,我們并沒有看見你的項鏈,請你去別處找找。”

    劉瑩瑩不依,狠狠剜了男人一眼:“我和于少就來過這,項鏈沒掉這里,難不成被人偷了?我一直和于少在一起,誰敢手腳不干凈,我看分明是你們幾個做賊心虛!”

    哪里見過這樣蠻不講理的女人,幾個保安都有點傻眼,劉瑩瑩卻不耐煩,掐著尖細的嗓音嗔怒到:“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找,那可是于少送我的禮物,要是找不回來,我要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好端端帶什么女伴,還專挑這種難伺候的,于四少以前也沒好過這口呀。

    為首的男人思忖了一番,吩咐手底下的人:“我們分頭找,你們兩去那邊看看,你們兩上樓找找。”

    就有人顧慮了:“三小姐不是讓我們守住門口嗎?”還特地叮囑過了,沒有請帖的人一律不準放進來,每一個進場的賓客都要一一核對身份,以免有人冒充。

    于三小姐的話不能違背,可這于四少的人也不能得罪啊。

    思前想后,為首之人最后中庸:“就十五分鐘,立馬回來。”

    “是。”

    劉瑩瑩賞了個眼神:“算你們識相。”然后拿出包包里的電話,撥了串號碼,“于少,人家的項鏈丟了。”

    聲音,哪里還有剛才的趾高氣揚,嬌柔酥軟得不得了。

    于景言掛了電話,晃了晃手里的珍珠項鏈:“搞定。”

    于景安失笑,撥了個電話:“江西……”

    八點,于景致挽著宋辭款款入場,她端莊優雅。對著賓客禮貌頷首,一步一步走上鋪滿花瓣的紅毯。

    滿身華光,受了萬眾矚目,她挽著身邊的男人,笑靨如花。

    賓客嘩然,看著紅毯上的二人,瞠目結舌。

    “天吶,居然是宋少。”

    “聯姻的居然是于景致!”

    “原來與于家聯姻的是錫南國際。”

    “難怪阮氏會和于家過不去,想來是阮江西落敗給了于景致,不甘心。”

    “就是說嘛,阮江西那種不入流的戲子怎么可能進得了宋家的大門,也只有像于家三小姐這樣的大家閨秀才配的上宋少的身份。”

    “得了宋少的庇護,于家這次金融危機恐怕也只是有驚無險,于景致倒是上輩子修來了福分。”

    “……”

    女人們你一言我一語,談笑中,難掩羨慕與討好。世人便如此,踩高捧低是常態,若今日于家的小姐挽著入場的不是錫南國際的最高權利人,恐怕又是另一番風景。

    于景致淺笑吟吟,眼里,全是璀璨的光影。

    于景安走過去,站到于景致身邊,伏在她耳邊,將聲音壓低到僅二人能聽見:“景致,你演得太逼真了。”

    于景致回眸輕笑:“真真假假,又有誰會去計較呢。”

    “你太入戲了。”于景安視線掠過她身旁面無表情的男人,輕聲細語地奉勸,“不要太投入現在擁有的奉承與羨慕,不然等到落幕的時候你會更失落。”

    于景致彎了彎眉眼:“怎么會落幕,現在,才剛剛開始。”

    “那就拭目以待了。”

    留下一言,于景安走下了紅地毯,視線落在入口的方向。江西啊江西,這場戲,只有你能落下帷幕……回頭,看著臺上顧盼生輝的女子,于景安搖頭:景致,你知不知道,站得有多高,一旦跌下,就是萬丈深淵。

    于景致拿了一杯酒,遞給宋辭,并肩站在他身側,對所有到場的賓客言笑晏晏。

    倒是宋辭,自始至終,面無表情。

    于景致仰著頭看他:“你表情太嚴肅了。”

    宋辭推開她的手。

    這已經是今天晚上第三次,宋辭推開她,并非賓客所見,她只是虛挽著她,隔著距離的做戲,她入了迷,宋辭卻始終清醒。

    他說:“我不擅長演戲。”

    可是,她卻一直當真了,像上了癮一樣癡迷。

    于景致無謂地笑笑:“就當它是真的。”

    “假的就是假的。”

    宋辭撇下她,徑直走出了紅毯,連一眼都不曾回頭看她,水晶燈拉長的身影,孤傲又冷漠。

    于景致卻只是笑笑,面對滿堂賓客,舉起了手中的紅酒杯,緩緩飲下。

    八點整,訂婚儀式正式開始。臺上的司儀很活躍,也很健談,說了許多祝福的話,奈何,看見宋辭那張好似耐心耗盡的俊臉,便沒有再多說場面話,直奔主題:“下面有請新人交換戒指。”

    于景致抬起手,纖細的手指遞到宋辭眼前。

    他說:“我沒有戒指。”

    于景致臉色微微一變,卻是一瞬便恢復了常態,似真似假的語氣:“你的敷衍太直白了。”她從紫皮的小寶里拿出一個女士的鉆戒,遞給宋辭,“還好我準備了戒指。”笑容,有多僵,她幾乎快要笑不出來。

    宋辭沒有接過戒指,沉默了許久,他后退一步:“這場戲,到此為止吧。”

    滿堂賓客嘩然,看著臺上的變故,聚精會神,似乎在等看一場好戲。

    所有表情全部僵硬了,于景致垂下手:“你說什么?”

    滿堂賓客,吵吵鬧鬧,宋辭的聲音像冰凌一般穿透而來,他說:“我剛才想明白了一件事,”眼底的光影,突然柔和了顏色,“我好像看上了一個女人,想要她。”

    這時候,宋辭大概還不知道,那種強烈的感知,那種想要占為己有的沖動,深入骨髓,是愛。

    他只是知道,他想要那個女人,便不能分出一絲一毫的溫存給她人,即便是演戲,也不可以。

    宋辭再一遍重復:“我只要她。”

    喉嚨哽塞,于景致問:“誰?”只要不是阮江西,只要不是她……

    “阮江西。”

    宋辭念著這個名字,溫柔了清冷的音色。

    他要阮江西,在他沒有那些深愛過的記憶時,宋辭說他要她,只要她……于景致嘴角譏諷:“她身邊已經有別人了。”

    似乎說到了他的不滿,他不悅,側臉輪廓越發冷硬:“我打算把她搶過來,我要她,怎么能陪你演戲。”

    他說完,轉身離場,于景致抓住他的手,精致的妝容再也遮不住眼底黯然的灰白,她哽咽了喉:“宋辭,你才見過她一次。”不過十秒,隔著屏幕沒有溫度的驚鴻一瞥,怎么能教你這樣沉淪,這樣毫無頭緒地扎進去。

    宋辭推開她,拂了拂被她抓著的衣袖:“一眼就夠了。”

    一眼沉淪,這世間,有多少人有那樣的勇氣,用一個眼神的時間,去博弈一輩子的情深。

    于景致再也抬不起手,耳邊,司儀的話再一次響起,附和著臺下吵吵鬧鬧的議論。

    “下面有請新人交換戒指。”

    宋辭背著光,置若罔聞。

    于景致卻迎著光,紅了精心描摹的眼:“宋辭,你答應過我的,我治好了你,你會答應我一件事。”她走上前,幾乎央求,“宋辭,求你,陪我演完。”

    抬起手,于景致將手心打開,掌心覆了一層密密的冷汗,女士的戒指在燈下閃動著微光:“幫我戴上戒指吧。”

    忽而,是女人清雅的嗓音:“不可以。”

    輕啟輕落,十分好聽。所有目光尋聲望去,只見紅毯另端,女人緩緩走來,穿著白色棉布的裙子,小腹微微隆起,沒有妝容,素顏清麗。

    “是她,是阮江西來了……”于景言喃喃自語,看著水晶燈下,她一身孤勇,走向她的宋辭。

    于景安笑了:“這場逢場作戲,該散場了。”

    “你為什么篤定她能帶走宋辭?”于景言不以為然,宋辭哪是那種搖擺不定之人。

    “沒看見宋辭看江西的眼神嗎?”于景安看著宋辭的眼,“從第一眼開始,就失了魂。”

    宋辭看著阮江西,眸間,再無其他。

    素凈的臉,白皙得有些剔透,她仰起臉,目光比燈光斑駁,望著宋辭:“你不可以給她戴戒指。”她扶著肚子,走近她,眼眶微紅,“你已經給我戴過戒指了,不能和她訂婚。”

    她看著宋辭,癡迷而眷戀,墨染的瞳子全是他的影子。

    宋辭喊她:“阮江西。”

    記憶里,分明是第一次喊這個名字,卻熟悉得好像是本能,即便只是這樣念著她的姓名,心口都能疼得發緊。

    “我是阮江西。”突然,她就哽咽了喉,眼眸酸澀,身體輕顫:宋辭好像不認識她了……

    她本以為她會罵他,怪他,沖他發脾氣,告訴她所有的委屈和傷心,話到嘴邊,卻只剩一句:“宋辭,我很想你。”

    一句話,讓宋辭身體輕顫了一下。他想,完了,這個女人一句話,就能讓他束手無策。

    不待宋辭平復,卻是于景致先開的口:“阮小姐,這里是我的訂婚宴,請你自重。”

    哦,這里是訂婚宴,阮江西是來搶親的,眾人這才如夢方醒,小聲議論起來。

    “她怎么來了?”

    “來搗亂的吧。”

    “大著個肚子不請自來,太厚臉皮了吧。”

    “真是自取其辱。”

    “……”

    男男女女輕謾又嘲諷的話語,卻清晰可聞,眾人并未多加遮掩,這么有恃無恐,大概是篤定了不過是鬧劇一場,宋辭怎會舍了新人要故人呢?

    “如果是來喝喜酒的請就坐,若是來搗亂,請你立刻離開。”于景致自始至終都維持著她的優雅高貴,只是臉一點一點褪色,垂在身側的手,在掌心掐出一道道血痕。

    阮江西似乎舍不得將眼從宋辭臉上移開,并不看于景致:“我不想喝你的喜酒,也不是來搗亂,我來帶他走。”她抬起頭,望進宋辭眼里,問他,“宋辭,你要不要跟我走?”

    臺下,議論聲越漸喧囂,其中,坐在第一排的新人家屬甚至有人摔了茶杯,罵罵咧咧起來,最數男方母親唐婉情緒激動。

    “阮江西!”

    唐婉走到離訂婚臺只有幾步臺階的地方,絲毫不顧及場合與禮教,大聲喧嘩吵鬧:“別再陰魂不散了,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是個死纏爛打的女人,宋辭早就不記得你了,如果你還有一點自尊心,就立刻給我滾!”

    眾賓客了然,這阮江西終歸是不得宋家承認,是否正因如此,宋辭迫于壓力,才聯姻于家呢?阮江西未婚先孕,是飛上枝頭,還是棄之如履?

    這場戲啊,正唱到**。

    “阮江西,不要再自取其辱了,立刻……”

    唐婉的謾罵聲,愈來愈烈,阮江西背過聲源,站到宋辭觸手可及的地方:“那個女人太吵了,還有她,”她指著于景致,“居然纏著你。”

    于景致白了臉,正要開口

    阮江西伸出手:“宋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她并沒有把握,只是,也無路可退,宋辭,她是一定要占為己有的,不論任何變故。

    阮江西伸手,再一遍說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一雙手白皙剔透,有些瘦,骨節很分明,燈光下,隱隱透明,無名指上,戴著一枚黑鉆的戒指。

    宋辭也有一個一樣戒指,他從來都舍不得摘,原來,與阮江西的是一對。宋辭似唇角上揚,幾乎沒有思考,牽住了她的手,涼涼的,包裹在手里,只有一點點大。

    他想,即便她不來,他也會去找她的,正好,沒有早也沒有晚,在他想她時,她便來了。

    宋辭點頭:“嗯,我跟你走。”

    還未轉身,另一只手便讓于景致抓住:“這是我的訂婚宴,宋辭,不要把它變成鬧劇。”

    宋辭伸手,推開她。

    于景致兩手緊緊抓著,指尖發白,她癡癡看著宋辭,搖頭:“不要跟她走,我,”眼里噙著淚,模糊了視線,卻偏偏宋辭冷漠無痕的面容那樣清晰可見,她哽咽地央求,“求你,別對我這么殘忍。”

    宋辭冷冷相視:“于家的事我可以幫你,陪你演戲,我并不在行。”沒有片刻遲疑,他用力推開她,轉身,對阮江西輕聲說,“我們走。”

    阮江西笑著遞出手,讓宋辭牽著。

    “宋辭,你不能走!你不能跟她走!”

    “為什么?為什么還是她?”

    “宋辭——”

    身后,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嘶喊,只是,阮江西沒有回頭,宋辭也沒有,她說吵,他便帶著她走得快了些,似乎顧及她有孕,雙手攬著她的肩,小心翼翼地,越走越遠……

    于景致身體一晃,跌坐在了鋪滿玫瑰的紅毯上,淚流滿面,周邊嘈雜,議論聲,謾罵聲,還有大聲的嘲笑,從四面八方而來,不休不止。

    高跟鞋緩緩走近,蹲下,看著坐在地上抽泣的女人,于景安嘆息:“你的戲,該散場了。”

    于景致猛地抬頭:“她不該出現。”她噙著淚花,抓著于景安的手臂大喊,“她為什么會來?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讓她進來的?”

    于景安并不否認:“我只是覺得,既然劇情已經走到了結局,沒有必要再拖沓情節了,會拉低整個故事的格調。”

    于景致推開她,滿眼的淚,還有陰厲的眸光:“如果沒有阮江西,結局不會是這樣的。”

    “你錯了,就算阮江西不來,宋辭也一定會去找她,結局都是你的悲劇。”于景安嘆氣,“別傻了,宋辭的劇本阮江西才是主角。”

    于景致張張嘴,卻被酸澀堵住了喉,她抓著地上的紅毯,痛哭出聲。

    于景安扶著她的肩,輕拍著:“景致,到此為止吧,別再強求了。”為什么還認不清呢,宋辭啊,是阮江西所屬。

    于景致用力推開她,嘴角盡情地嘲諷:“不用在我面前裝圣人,你又比我好得到哪里去,你不也喜歡他嗎?”

    并沒有被戳破的窘迫,于景安緩緩站起身來,睥睨著地上的她,輕聲道:“我說過,我就一點比你好,我比你有自知之明。”

    于景致坐在地上,受盡嘲諷。于景安說對了,站得有多高,一旦跌落。就是萬丈深淵。

    酒店外,風吹夜涼,街燈璀璨。

    宋辭牽著阮江西,一前一后,踩著路邊的落葉,出酒店之后,宋辭便沒有開口,只是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阮江西身上。

    “這半年,你過得好嗎?”

    宋辭停下來,回頭看阮江西,沒有回答她的話。

    她仰著頭,一只手落在腹上,棉布裙子下的身形消瘦,風吹亂了她的頭發,瘦弱的肩在輕顫,她問:“手術順利嗎?”

    沒有停頓片刻,又問:“已經痊愈了嗎?”

    “這么久,你去哪了?”

    宋辭一言不發,只是深深地看著她,目光似破碎的琉璃折射出來的光影,凌亂又灼熱。

    “你不會再離開了對嗎?”阮江西小心翼翼地問,伸出手,似乎想要觸碰宋辭的臉,卻停在了半空中,突然紅了眼,“宋辭,你不記得我了,是嗎?”

    他還是沉默著,那樣惶恐又失措地看著她,不知為何,他突然就怕了,怕她一句一句關心,怕她濕潤了的眸子和眉間陰翳的暗沉。

    沒有說話,宋辭怕出口便錯。

    阮江西緩緩將手垂下,看著宋辭,卻像在喃喃自語:“你以前從來不會這樣看我。”

    她蹲下,突然嚎啕大哭。

    宋辭慌了,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她面前,手足無措地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不知不覺間,紅了眼,張張嘴,卻不知道說什么,只是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用指腹給她擦拭眼角。

    ------題外話------

    雨過天晴了,今天心情好,晚上九點半二更,一般來說每天上午十一點左右一更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