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番外:宋塘主是女兒控

章節目錄 番外:宋塘主是女兒控

    在阮寶三歲的時候,陸千羊生了二胎,是個女兒,取名唐小花,那時候她兒子唐初才兩歲。

    三年抱倆,陸隊長好樣的。

    阮江西一家人去醫院看她,陸千羊一見人就開啟炫女模式:“江西,江西,你快來看,我女兒,可漂亮,可可愛了!”

    陸千羊的女兒,生下來有八斤重,胖嘟嘟的,阮江西十分喜歡小孩,目光溫柔得能掐出水來,連連點頭附和:“很漂亮。”

    “不漂亮。”

    這是宋辭說的,很掃興的話。

    陸千羊偷偷翻了個白眼,心情好不和這種沒朋友的人一般計較,又問阮江西:“可愛吧?”

    阮江西摸了摸寶寶的手:“很可愛。”

    “不可愛。”宋辭冷冰冰地補充,“一點都不可愛。”

    唐易:“……”臉很臭。

    唐初:“……”這個大人好兇!

    宋黎:“……”宋老板好無理取鬧。

    阮江西看了他一眼:“宋辭。”

    宋辭完全不知悔改:“我說實話。”繼續掃興,“皺巴巴的,臉都是紅的,一點都不漂亮,一點都不可愛。”

    唐易夫婦想揍人了。

    阮江西無奈,把宋辭拉到一邊:“剛生出來的小孩都是這樣的。”

    宋辭不以為然:“我家宋黎一生出來就很漂亮,很可愛。”

    受到了高度表揚的阮寶宋黎表示,他很受寵若驚,他很一臉懵逼。

    唐易忍無可忍了:“宋辭!你夠了!”

    陸千羊家的唐初小朋友哇的一生就哭出來了:“媽媽,暴君叔叔說妹妹不漂亮。”

    平時,唐易總是暴君暴君的喊,唐初小朋友八個月就會喊暴君了。

    唐初小朋友哭得那叫一個悲痛欲絕啊,天崩地裂啊。

    陸千羊連忙哄兒子:“他亂說的,妹妹最漂亮,最可愛了。”

    宋辭一本正經:“別再自欺欺人了。”

    這一盆冷水簡直當頭潑下。

    陸千羊咬牙切齒:“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她還在坐月子,沒辦法,暴脾氣,“江西,你還管不管了?!”

    阮江西很抱歉,把宋辭拉出了病房。

    宋辭不死心,纏著阮江西說:“江西,女兒不好,不漂亮也不可愛,我們家有宋黎就好。”

    宋黎小朋友第一次覺得他這么重要,這么受重視,走路有種輕飄飄的感覺。

    呵,說來說去,宋辭就是怕他老婆眼紅!

    唐易從牙縫里擠出一句:“丫的,真不要臉,自己舍不得老婆,還抹黑別人家女兒。”

    “暴君!”唐初小朋友擦擦眼淚,很生氣很生氣。

    回到家后,好學的阮寶就問阮江西:“媽媽,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是什么意思?”

    阮江西想了想,盡量解釋得通俗易懂,她就類比了:“意思就是,小美不和你做同桌,但是你也不想小美和別人做同桌。”

    宋黎一臉懵懂:“小美和誰同桌,我不關心啊。”

    “……”阮江西無言以對了。阮寶平時對女孩子,態度確實有點惡劣了,這一點很像他爸爸。

    阮江西看看時間,哄宋黎:“寶寶乖,去睡覺。”

    宋黎一點都不瞌睡,抱住阮江西的脖子:“宋老板還有視頻會議要開,媽媽你陪我。”

    宋辭一把拉開某只粘人的阮寶:“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意思是,你媽媽不陪我,也不準陪你。”

    這個類比好像更貼切的樣子,阮江西點頭。

    “……”宋黎恍然大悟,然后,咬牙切齒。

    宋辭指了指浴室的門口:“去刷牙洗澡,自己睡,”

    “……”宋黎嗷嗷叫,“宋老板,你無情,你無義,你無理取鬧!”

    等宋黎去洗澡了,阮江西說:“宋辭,我們談談。”表情,有一點嚴肅。

    “談什么?”

    阮江西坦而言之:“我想再要一個寶寶。”這個念頭,在阮寶一歲的時候,阮江西就有了,見了陸千羊家的女兒,她更想要了。

    宋辭還是那個態度:“乖,我們有宋黎就夠了。”

    阮江西有點不開心:“可是我想要女兒。”

    宋辭深思熟慮了一下:“你可以給宋黎穿裙子,肯定比唐易家的女兒漂亮。”

    宋塘主專業坑娃一百年啊!

    “……”阮江西突然不知道說什么了,卡殼了很久,放軟語氣央著宋辭:“我們再生一個好不好?”

    宋辭完全不為所動:“不好。”揉了揉阮江西皺著的小臉,哄著她,“如果你想要女兒,我們可以領養。”

    阮江西立馬搖頭:“我要自己生。”

    “生孩子太危險,乖,聽話。”雖是哄著她,宋辭語氣卻不由分說。

    她知道,生宋黎的時候,嚇到他了,他到現在還心有余悸。

    阮江西抱著宋辭的脖子,輕輕地蹭:“千羊也生了,一點事沒有。”

    宋辭理所當然:“她皮糙肉厚,哪能跟你比。”

    阮江西:“……”

    陸千羊在家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關于二胎,宋辭這完全說不通,阮江西悶悶不樂:“今晚我和宋黎睡。”

    宋辭親了親她的臉,決定先緩兵之計。后半夜,阮江西還是被宋辭抱回了主臥,這件事,他閉口不談,一點也不松口。

    連著幾天,阮江西都不怎么開心,陸千羊知道之后,就給阮江西支招了。

    第一招:分居。

    阮江西照做了,可是,她晚上明明和宋黎睡啊。早上醒來時候,都是在宋辭懷里。

    分居一策,失敗。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美人計。

    可是,偏偏每次先繳械投降的都是阮江西,為此陸千羊沒少罵她定力不足。

    二計不行,還有絕殺——床上談判。用陸千羊的話說:“小燈一閉,小床一搖,啥事都不是事。”

    陸千羊還千叮嚀萬囑咐:“不給生娃就不做!”

    阮江西牢牢記住這句話。可是……

    宋辭在她耳邊,軟磨硬泡地說:“江西,我難受。”

    然后,阮江西就僵持了三秒,束手投降了!

    誒,色令智昏啊!陸千羊罵她:“出息!”只能使出最后一招了:戳避孕套!

    陸千羊還特地叮囑:“戳他個十盒八盒,我就不信,還不中標!”

    阮江西照辦了。

    果然,兩個月后,阮江西看著驗孕紙上的紅線,笑了,給陸千羊打電話:“千羊,我中標了!”

    陸千羊點了個贊:“干得漂亮!”

    于是乎,宋宋寶寶就這樣誕生了,托了避孕套的福,以至于后來,每每有人問宋宋寶寶,她是從哪來的,宋宋就會義正言辭地回答:“我是從套套里出來的。”

    這都是后話了,阮江西去醫院確認之后,就拿著孕檢報告去找宋辭:“宋辭,我懷孕了。”

    宋辭當場傻掉了。

    阮江西笑了笑,又說:“兩個月了。”

    宋辭反應過來,第一句話是:“是誰教你的?”他家江西這么單純坦誠,一定是有人教壞了她。

    “……”阮江西不說話,她絕對不能把千羊供出來。

    宋辭也不問,直接一個電話打到了唐易手機上,言簡意賅:“唐易,你如果不會管教老婆,我不介意幫你教訓。”

    “……”唐易一臉懵逼,這個暴君又鬧哪樣!

    掛了電話宋辭就回房間,收拾東西。

    宋黎跑過來問:“宋老板,你要離家出走嗎?”他有點小興奮呢。

    宋辭對阮江西說:“今天開始,住院。”

    阮江西不理解:“為什么?”

    宋辭:“保胎。”

    “……”阮江西囧囧有神。

    “……”宋黎不知道什么是保胎。

    當然,最后宋辭拗不過阮江西,他退步,阮江西在家安胎,他陪安胎,不然,就去醫院。

    戰戰兢兢的八個月過去之后(安胎日常請看番外:婚后三兩事)

    十一月份,阮江西誕下一女,母女平安,宋辭懸了十個月的心終于安放,緊接著,是狂喜。

    唐易一家四口來探望,看著阮江西家一天大的女兒。

    “你女兒皺巴巴的,臉通紅通紅的,一點都可愛,一點都不漂亮。”

    這話,唐易原封不動地還給宋辭,這口惡氣,終于出了。

    宋辭面無表情地甩了唐易一個冷眼:“你瞎了。”

    丫的,你才瞎!

    宋辭小心翼翼地抱著女兒,唇角高高揚起:“我女兒最漂亮,最可愛。”

    完了,宋辭中他女兒的毒了。

    宋辭給她女兒取名阮宋,阮江西的阮,宋辭的宋,用陸千羊的話說:雖然大俗,聽著居然還有股大雅的味道。

    阮宋小名宋宋,宋辭是一口一個寶寶地喊。自從阮宋出生,宋辭的人生,除了寵老婆,又多了一件重大事項:寵女兒。

    說起宋辭大人寵女兒的事件,那是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宋宋小公主滿月的時候,滿月宴的流水席,宋大人大手筆一揮,在整個h市,擺了整整三天,餐飲酒水全免,普天同慶。

    宋宋小公主四個月的時候,剛會爬,宋辭大人一擲千金,給他家小公主建了個兒童樂園,據說,斥資三個億。

    宋宋小公主半歲的時候,好動,宋大人不放心把他家小公主給別人帶,天天帶著上班,秦江表示,宋老板已經淪喪為超級奶爸一枚,不僅帶去上班,宋老板還喪心病狂地每天曬她女兒各種衣服鞋子的照片,因為舍不得曝光他女兒,連奶瓶都曬。

    宋宋小公主八個月的時候,開口一句話喊的是媽媽,宋大人郁悶得一天都不想吃飯,不想睡覺。

    宋宋小公主八個月零九天的時候,第一次喊爸爸,宋大人開心得在微博上發了八千八百八十八個紅包。

    宋宋小公主周歲宴上,抓周抓了秦影帝家的秦桔梗,宋大人為此,給了秦桔梗幾個冷眼,并且,堅決不認當年訂下的娃娃親。

    宋宋小公主兩歲的時候,童言無忌,說了句:我長大了要嫁給桔梗哥哥。自此,宋辭的黑名單里,多了秦家一家。

    笑話,他家的小公主,只能是他一個人的,他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寵得不要不要的。

    為此,阮江西不止一次對宋辭耳提面命:“宋辭,不能這么慣著寶寶。”

    宋辭完全不認同:“我宋辭的女兒,我慣著,誰有意見。”

    一家之主阮江西有意見,因為她家寶貝,被宋辭慣得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才三歲大,就得了個小魔女的稱號。

    說起這宋辭家的小魔女,皆是談之色變啊,話說,東宮娘娘也是名門之后,溫柔端莊,善良賢惠,可是這阮宋小公主,偏偏性子不像母親,七分像了她父親,還有三分,居然像阮江西那個無賴地痞的經紀人。

    七分暴力,三分無賴,誰也不敢惹宋辭家的小魔女。據說啊,錫南國際背地里,都喊阮宋小盆友小魔女。

    洗手間里,兩個女人湊一堆就話家常聊八卦了。

    “誒誒,你知道嗎?老板家那小魔女,剛才在會議室里,還讓市場部周經理趴在地上給她當馬騎。”

    “哪止,那小魔女,見林總監一次,揪他一把胡子,現在每次小魔女來公司,林總監都會請假。”

    “我可還聽說了,小魔女上次還把秘書辦一個新來的姑娘給整得辭職了。”

    “也沒人治治這小魔女,才三歲就這么無法無天,長大了那還了得。”

    這時候,隔間的門被一臉踹開,宋宋小魔女插著腰,威風凜凜地說:“我才不是小魔女,”稚嫩的小臉一抬,奶聲奶氣地說,“我是大魔頭。”

    這三歲大的奶娃娃,生得俏生生的,模樣像極她母親,可是這性子……

    嚼舌根的兩個女人有點心慌意亂了。

    宋宋小魔女從帽子里突然掏出一把槍來,指著那兩女人,大喊:“不準動!”

    這槍,是林燦姨姨送給她的,是高仿的玩具槍。

    兩個女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宋宋小短腿邁開,拿槍的姿勢跟顧白學過,有模有樣的:“舉起手來!”

    兩個女人乖乖舉起手來,不然怎么辦,老板家的小魔頭,就是叫你吃翔也得吃啊!

    小魔女又一聲令下:“趴下!”

    兩個女人剛趴下,屁股一涼,回頭一看:“……”驚呆了,那仿真的玩具槍,居然是水槍。

    兩個女人濕身了……想哭。想屎!

    宋宋笑得花枝亂顫。

    后來,宋老板知道了這件事,直接下了調令,將那兩位女員工調去了非洲挖土豆,并在高層會議上扔了句話:“管好你們手底下的人。”

    分明是小魔女惹了禍,還要殃及無辜。小魔女如此無法無天,那都是宋辭大人助紂為虐啊。

    宋辭大人的寵女兒日常,這只是九牛一毛。阮宋三歲生日的那天,宋辭大人大擺生日宴,這日,商業名流,藝人演員,齊聚一堂,場面大,適合搞事情啊。

    “咔嚓!”

    相機一閃,偷怕還開聲音,好膽大包天啊,角落里正親得過渾然忘我的男女被嚇了一跳。

    “誰在哪里?”

    男人剛喊完,就見轉角里鉆出來一個小小的身影,粉嫩嫩的女孩,生得十分俊俏。

    不正是小魔女阮宋嘛,小魔女最近被陸千羊洗腦了,迷上了狗仔這個職業,并且勢必將其發揚光大。

    “你們繼續繼續。”宋宋小朋友吃力地扛著相機,擺弄了幾下,笑得天真無邪,“兩位,能不能換個姿勢?要勁爆一點的,要火辣辣的。”千羊姨姨說了,要火熱,要勁爆!

    偷情的男女呆住:“……”

    “咔嚓,咔嚓!”

    連連拍了好幾張,光是那拍照的姿勢,也有模有樣的,拍完,宋宋就向領導匯報了:“千羊姨姨,我拍到了,劉明盛導演和那個小模特偷情的照片,這次肯定能上頭條。”

    劉明盛導演:“……”

    小模特:“……”

    宋宋拍到了頭條,一蹦一跳地離開,男人這才反應過來:“誒,站住,快把照片交出來。”

    宋宋回頭,水汪汪的大眼睛,小鹿般清澈:“你知道我是誰嗎?”她趾高氣昂,“我爸是宋辭!”

    好拽好囂張,這年頭,居然還有這么明目張膽拼爹的!

    劉明盛導演:“……”

    小模特:“……”

    今天出門沒看黃歷,災難啊。

    后來,這兩人找上了宋辭,劉明盛導演膽戰心驚:“宋少,您女兒拍了我們的照片。”

    宋辭挑挑眉:“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那些照片要流出去,他就不用混了,家里的惡婆娘肯定讓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劉明盛小心翼翼地打著商量:“那些照片能不能刪了?要多少錢都沒關系。”

    宋辭冷冷抬眸:“我看起來像缺錢嗎?”

    這是要護短的節奏啊。

    劉導演都想跪了:“宋少,求您和令千金高抬貴手,放我一條生路啊。”

    宋辭面無表情:“看我家寶寶的心情。”

    劉導演突然就四肢發冷了,身邊的小模特都熱淚盈眶了,剛想再求求情,宋辭卻沒了耐心,拿起手機打電話:“宋宋,你拍的那兩個人現在在爸爸這里,你還要不要拍?什么姿勢都可以。”

    劉導演和小模特都快昏過去了。

    電話里,脆生生的聲音問:“爸爸,床上的可不可以?”

    宋老板全部依女兒:“可以,讓他們擺拍。”

    “宋少……”劉導演快哭了,連忙搖頭。

    宋辭眉峰微挑:“不拍?”不痛不癢的語氣,宋辭說,“你可以試試。”

    以權壓人,仗勢欺人,誰比得過宋辭。

    劉明盛:“……”完了!

    小模特:“……”完了!

    次日,某已婚導演與新晉嫩模床照大公開,頭條君淪陷。阮宋小朋友,表現出色,升職為首席狗仔!

    首席狗仔,再接再厲,翹課去某影帝家拍日常去了。然后,幼兒園小班的小云老師,致電了小朋友的家長。

    是宋宋的爸爸來了。

    小云老師有點恨鐵不成鋼:“宋少,宋宋今天又翹課了。”

    宋辭不痛不癢:“嗯。”

    沒了?這就沒了?!

    小云老師又苦口婆心:“昨天宋宋還打破了教室的玻璃。”

    宋辭還是無關痛癢:“多少錢?”

    “……”小云老師被噎了一下,“宋少,我不是那個意思。”

    對于小云老師的意思,宋辭表示漠不關心。

    這思想工作,小云老師都不知道怎么做下去了:“宋宋上次隨堂小測,考了倒數第一。”

    宋辭無動于衷。

    小云老師再接再厲:“宋宋還打了大班的小胖同學。”

    說起來,宋宋小朋友干的事,真是罄竹難書,才三歲大的女娃娃,怎么就這么無法無天,三天兩頭打架斗毆翹課欺負男孩子。

    結果,宋宋爸爸是這么說的:“我不是來聽你告我女兒的狀的。”

    這是告狀嗎?這不是實話實說嗎?

    小云老師苦苦相勸:“宋少,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宋宋的教育問題要從小抓啊。”才三歲就這么天不怕地不怕,長大了還了得。

    宋辭不高興了:“我女兒教得很好,我不認為有問題。”

    護犢子也不能這么護啊。

    小云老師又說了一件嚴重惡劣的罪行:“宋少,您女兒還扒了男同學的褲子。”

    宋辭立馬跳起來:“是哪個臭小子?”

    這是重點嗎?是嗎是嗎?

    “……”小云老師啞口無言,這思想工作已經做不下去了!

    后來,小云老師學乖了,宋宋的教育問題,還得找她媽,后來某次,宋宋又惹禍了,小云老師特地請宋宋媽媽過來,可是萬萬沒想到,宋宋她爸關心女兒日常,硬是跟來了。

    “宋宋媽,你家宋宋今天打了班里的男同學。”

    阮江西一聽就急了:“嚴重嗎?有沒有傷到別人家孩子?”

    果然,還是宋宋媽媽了解自家孩子。

    再看看宋宋爸爸的態度:“寶寶,給爸爸看看你的手,有沒有打疼?”

    宋宋搖頭,坦白:“不疼,我沒有用手,我用文具盒砸到。”

    宋辭親了親女兒的臉:“真乖。”

    小云老師已經見怪不怪了。

    阮江西臉一沉:“宋辭,不準插嘴。”

    宋辭乖乖閉嘴,聽老婆的話。

    “宋宋,為什么打人?”阮江西問宋宋。

    “張小胖說媽媽是壞人,給青格格扎針。”

    青格格是阮江西最近的一部清宮劇里的一個角色,她在里面演了一個反派角色,劇情里確實有用針扎人的鏡頭。

    “就算這樣你也不能動手,你是女孩子,不能這么粗魯。”

    宋宋乖乖聽話:“下次我動腳好了。”

    阮江西:“……”

    宋辭親了親他女兒,覺得她太聰明了。

    阮江西十分抱歉:“老師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小云老師剛想客氣客氣——

    “江西,不用抱歉,我們交了學費。”

    宋大人,你有錢,你任性!難怪宋宋經常用硬幣砸人,想來是跟她爸爸學的。

    阮江西很無奈:“宋辭,你先去車上等我。”

    宋辭乖乖出去了,不放心地看了好幾眼。

    從幼兒園回到家之后,阮江西臉色一直很嚴肅:“宋宋,你去房間面壁。”

    宋辭舍不得女兒:“江西,寶寶還小,還在長身體,不能站久了。”

    宋宋抱著宋辭的腿,拼命點頭:“嗯嗯。”水汪汪的眼,別提多可憐兮兮了。

    阮江西態度很堅決:“快去。”

    宋宋小肩膀一抖一抖,癟著嘴去了房間。

    “宋辭,我們談談。”

    宋辭立馬立正站好,在家里,他還是要聽他家江西的。

    阮江西一本正經地告誡:“宋辭,你不能這么慣著宋宋。”

    宋辭持有不同意見:“為什么不可以?”

    “會把她寵壞。”

    “那又怎樣?”他宋辭的女兒,當然可以嬌慣。

    宋辭是完全沒悔改之意的。

    阮江西思忖了一下:“宋辭,以后宋宋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宋辭老老實實地坦白:“我做不到。”

    只有宋宋的事情,宋辭會忤逆阮江西。

    她突然問:“是我重要,還是宋宋重要?”

    宋辭想也不想,脫口而出:“當然是你,我一周陪你睡六天,只陪宋宋一天。”

    “……”阮江西頭疼,她覺得不只是宋宋的教育有問題,她家宋辭也需要再教育。

    再說樓上,宋宋被媽媽罰面壁思過,宋黎立馬溜上樓,扒在門口,小聲地說:“宋宋,你去睡覺,哥哥幫你望風,媽媽來了我就讓小辭叫三聲。”

    大家伙說說,有這樣的爸爸和哥哥,宋宋能不長歪嗎?

    無人不曉,宋辭是個女兒控,宋黎也是個妹控。

    阮江西上樓:“宋宋,你是不是偷吃了冰箱里的甜點?”她有點頭疼,“寶寶,你不能吃那么多甜食。”

    快六歲的宋黎走過來,乖乖承認:“媽媽,是我偷吃的。”

    “……”

    冰箱里有三塊蛋糕,被偷吃的是草莓口味啊,那是宋宋喜歡的口味。

    阮江西對于家里的兩個男人,有點心有余而力不足。

    再說宋黎妹控那點事。

    某天,隔壁大班的張小胖膽大包天,居然給宋宋公主送了一張小紙條,上面用拼音寫了一句,我喜歡你,我的糖都給你吃。

    宋宋成績倒數第一,看不懂拼音這個高端的文學,就拿去問哥哥了。

    “哥哥,這上面寫了什么?”宋宋好奇得不得了。

    宋黎一看,放下作業本,表情嚴肅了:“這是誰給你的?”

    宋宋乖乖回答:“是隔壁大班的張小胖給我的,放學的時候,他偷偷塞我書包里了。”宋宋湊過去又看了看,“哥哥,他寫了什么?”

    宋黎惡狠狠地說:“他說,他是一頭豬。”然后把小紙條撕碎,扔進垃圾桶。

    宋宋半信半疑:“真的嗎?”

    “真的。”宋黎囑咐妹妹,“宋宋,以后不要和張小胖玩。”

    宋宋睜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為什么啊?”

    宋黎面不改色:“因為他是一頭豬啊。”

    宋宋是乖小孩,聽哥哥的話:“好。”

    宋黎開心地親了宋宋一口。

    “宋黎!”宋辭怒喊,“誰讓你親我女兒了!”

    宋宋表示,她的心好累,哥哥和爸爸好幼稚。

    情書事件的第二天,已經念一年級的宋黎,去幼兒園把張小胖揍了一頓,而且是帶著大幫人馬去的。

    秦特助家的雙胞胎一人揪了一把張小胖的耳朵。

    秦大寶把張小胖的臉掐紅了。

    唐初踢了一腳,妹妹唐小花踢了兩腳。

    最數秦桔梗腹黑,在張小胖臉上畫了一只烏龜,還不準他擦掉。

    張小胖哇的一聲坐在地上哭,秦桔梗冷著一張俊臉威脅:“不準哭,也不準告訴老師和家長,不然我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張小胖嚇尿了,不敢哭了,一抽一噎,他好可憐,他被群毆了。

    “知道錯哪了嗎?”秦桔梗在白家養了一年,性子冷冰冰的,哪里像個六七歲的孩子。

    張小胖好怕好怕這個看起來像電視里的黑幫老大,哆哆嗦嗦著:“布,布吉島。”

    秦桔梗一書包甩在張小胖腦袋上,陰測測地恐嚇:“以后再敢纏著我家宋宋,絕不輕饒。”

    平時秦桔梗對誰都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只有對宋宋,十分袒護。

    這就讓宋黎不爽了:“秦桔梗,什么你家宋宋,是我家。”

    秦桔梗不疾不徐:“你可以問宋宋,她是誰家的人。”

    這時,宋宋剛好放學,一看到秦桔梗就兩眼放光了:“桔梗哥哥,桔梗哥哥,你是來找我的嗎?”她一把抱住秦桔梗的胳膊,笑得雙眼瞇成了月牙兒,“你來找我是想我了嗎?”

    秦桔梗那張冰山面癱臉,破天荒地紅了:“嗯。”

    宋宋開心得不得了:“桔梗哥哥,我爸爸昨天給我買了一個很大的變形金剛,我們去你家一起玩好不好?”

    宋黎很不爽,那個變形金剛,宋宋都沒給他玩過。

    “好,今天去我家玩。”秦桔梗不喜歡玩變形金剛,更喜歡外公送的新興槍支,不過陪宋宋玩就另當別論了。

    宋黎一把把妹妹牽過來:“我也要去!”

    宋宋甩開宋黎,又抱住秦桔梗的胳膊:“桔梗哥哥,你渴嗎?我讓我哥哥給你買飲料喝。”

    “你餓不餓?我讓我哥哥給你買吃的。”

    “書包重不重?我讓我哥哥給你提。”

    宋黎:“……”太特么憋屈了,他想揍秦桔梗!他家宋宋,不知道被秦桔梗灌了什么**湯,從會認人開始,就格外黏秦桔梗。

    宋黎拿出電話:“宋老板,宋宋又被秦桔梗拐去他家了。”

    宋老板交代了幾句。

    “嗯,我正寸步不離地跟著他們,宋老板你趕緊過來。”

    只有這個時候,這父子兩,很和諧,很默契。

    不到半個小時,宋辭就去了秦一路家,當時,他家寶貝正圍著秦桔梗那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團團轉。

    宋辭過去就把宋宋抱離秦桔梗:“宋宋,我們回家。”

    宋宋不依:“爸爸,我今天要住這。”抓著秦桔梗的胳膊不放開,“我要跟桔梗哥哥睡。”

    “不行!”

    宋辭很少這樣嚴肅,宋宋乖乖松手了,有點委屈:“為什么不行?”她睜著求知若渴的眼睛看宋辭,“睡了會懷孕嗎?”

    宋辭啞口無言了。

    宋宋眉開眼笑:“那就生個小桔梗啊。”

    宋辭臉一沉,抱著他女兒就走,生個桔梗什么的,這輩子都別想!

    白清淺正好過來,訓斥她兒子:“桔梗,真不禮貌,見了岳父大人也不會喊人。”

    秦桔梗難得沒有冷冰冰地不睬人:“岳父。”

    宋辭冷冷瞥了秦一路一眼:“你不管教他,我不介意幫你揍他。”

    秦一路表示很無辜,娃娃親都訂了,他不覺得他兒子喊錯了呀。

    回家的路上。

    宋辭囑咐他女兒:“宋宋,以后別和秦桔梗玩。”

    “為什么?”

    宋黎義正言辭:“他是小流氓。”

    宋辭也一本正經:“他外公是大流氓。”

    “我外公也是啊。”宋宋瞌睡全沒了,她好開心,好開心,“嗷嗚,我和桔梗哥哥好配。”

    宋辭與宋黎相視一眼,然后不言而合:以后要讓宋宋離秦桔梗遠點。

    此后漫長漫長的歲月里,宋家父子統一了戰線,槍口一致對秦桔梗。

    誒,女兒控和妹控都是病,宋辭和宋黎,沒得治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