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定北侯:大亂前夕

章節目錄 定北侯:大亂前夕

    “當然,在我秦家,強者為尊,你若本事,盡管可以反過來治了我。”秦若抬頭,看著飛衡的眼,“這樣,你還敢不敢娶我?”

    飛衡沉默。

    秦若笑:“怎么,不敢?”

    他盯著她的眼,道:“我一定會。”

    挑挑眉,秦若問:“一定會什么?”

    飛衡似是想了一下:“治了你,讓你對我言聽計從。”

    秦若怔了一下,隨即笑出了聲:“你還是第一個敢對我大放厥詞的家伙,治了我?”秦若晃了晃手里的茶杯,“我秦若,可不是軟柿子。”

    飛衡面無表情:“我知道。”又面不改色,補充,“你身上很硬,全是肌肉。”

    “……”嗆一口茶水,秦若咳紅了臉,“你敢嫌棄本將軍?!”

    飛衡縱身一躍,跳窗就走了。

    秦大將軍咬牙切齒,她發誓,將有一日,勢必要好好治治這目中無人的家伙。

    夜深,定北侯府外的夜鷹啼,信鴿落于常青樹枝頭,不大一會兒,府里的管事便急急忙忙跑去了書房。

    “侯爺,羅大人來密信了。”

    揮退了侍者,池修遠起身離坐:“如何了?”

    “羅大人說,”四顧無人,劉管事刻意壓低了聲音,“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池修遠眉頭緩緩松開,眸中一抹深遠,背身而立,片刻沉默,道:“下月初七,東風起,行事。”

    大燕八十七年,五月初七,燕宮皇庭封后之禮。

    封后大典前夜,燕宮城中,熱鬧非常,夏夜月圓,窗外蟬鳴,難眠于枕側。

    殿中,燭火杏黃,微微暖色。

    長福公公打燈入殿:“陛下。”走近,侯在案臺一側,“左相府里有動靜了,酉時時分,羅相召了幾位重臣謀事。”

    燕驚鴻將手里的折子合上:“可有燕荀?”

    陛下,料事如神吶!

    長福回:“陛下圣明,確有懷禮王爺。”

    懷禮王燕荀,乃先帝同母胞弟,是如今這大燕皇朝中唯一一位的親王,這位親王,在朝中名聲威望都極好,素來以忠義禮賢為人所稱,自燕驚鴻登基,燕荀便做了個閑散王爺,不問政事。

    忠義禮賢?

    這懷禮王爺,可是會裝呢,長福公公揣度:“只怕是懷禮王爺那狼子野心等不及了。”

    燕驚鴻微微瞇了瞇眸,眼底光華灼灼,他似笑非笑:“如此也好,篡位謀反罪臣,要誅了便也順理成章。”

    長福咋舌,誒,懷禮王爺真是自掘墳墓啊,若安安分分當個閑散王爺便也罷了,如此一來,要斬草除根倒也有由頭了。

    大燕八十七年,五月初七,初夏之時,微光正好,燕宮上下,繡邊的紅綢從鳳棲宮一直鋪到了金鑾殿的石階下。

    帝后受禮,舉國同賀。

    辰時,青帝為章華皇后授冠,于金鑾殿之上,受百官朝拜之禮。

    未時,青帝攜新后赴皇陵祭禮,章華皇后同帝君同入皇陵宗祠。

    午時,懷禮王燕荀伙同左相羅成耀篡位謀反,軍臨燕宮城,同時三刻,皇陵外,有伏軍萬計,犯下作亂,圍攻逆反,皇陵易守難攻,逆臣久攻不休,青帝與帝后困于皇陵。

    申時,燕宮七十二衛護衛皇陵,燕四奉皇命赴燕京城外傳旨:“陛下有令,東南大軍援軍皇城,速來護駕。”

    東南大軍守大燕邊關昭陵城,此番調用入京,想來是皇陵大亂,帝君危矣,一時之間,燕京大亂,城門下戰亂不休,全城百姓人心惶惶。

    當日夜里,定北侯府里的夜燭一直點到了深夜,天方翻白,書房外,腳步匆匆,短促急切。

    “侯爺!”

    “侯爺!”

    劉管事連著喚了好幾聲,跑進書房:“燕皇已受困皇陵,羅大人來信,最多三日便能攻破。”

    池修遠聞言,沉吟了片刻,道:“攻城為后,明日火燒皇陵,本侯要燕驚鴻有去無回。”

    火燒皇陵,原來侯爺最想要的,是燕皇陛下的性命。

    劉管事前思后想了一番,遲疑:“那常青該如何?”皇陵之中,石壁環繞,只有一個出口,若縱火,要逃出生天便難于登天。

    “常青的逃脫術極好,自會無礙。”微微一頓,池修遠眉頭又緊了緊,蹙起,“務必護她性命無虞。”

    果然,侯爺是舍不下常青的。劉管事聽命,正欲出書房,侯府的衛護來稟報。

    “侯爺,邊關來報,昭陵城守軍已撤兵回京。”

    劉管事聞之大喜:“侯爺,燕皇果然調了東南部的大軍回朝援救。”

    所有事態,全部朝著預想,燕宮大亂,東南部邊關軍離京最近,燕皇要援軍燕京,只能從東南部的昭陵城調兵,如此一來,昭陵城防守不攻自破,而昭陵城四通大燕腹地,若能取之,便能先發制人占得先機。

    東風已起,萬事俱備。

    池修遠眸中掠過一抹精光,吩咐道:“去將軍府傳報。”

    五月初七,今兒個可是秦將軍的大喜之日,劉管事遲疑了許久:“我這就走一趟將軍府。”劉管事了然,侯爺這次是想傾巢而出,以絕后患。

    池修遠取了劍,起身便出了書房:“另,傳令下去,右翼軍點將整頓,隨本侯出征。”

    “屬下這便去,”

    半個時辰后,將軍府便有客來訪。

    這時辰,喜宴剛散席,秦家常年鎮守邊關,并無多少交好的世家,賓客多半是秦若的戰友,沒有百步彩禮,也沒有千里紅妝,婚禮操辦得十分簡單,除了將軍府外掛的紅燈籠,倒于平常無異。

    月色正好,洞房花燭,偏偏,有人不識趣,來擾事。

    “將軍。”

    來人是秦若的副將,也是個女子,皮膚黝黑,身形十分壯碩,不敢貿然推門,便停在新房門外:“將軍,定北侯府的劉管事來了,說要見將軍一面。”

    屋里幾乎立刻傳出來一個嗓音:“不見。”

    不是秦將軍,是將軍剛‘娶’的那位‘壓寨將軍夫人’,將軍真寵他,平時在將軍府,哪有誰敢替將軍做主。

    副將遲疑不決了很久:“可是,劉管事說有邊關要事一定要見將軍一面。”

    副將的話剛說完,屋里有人回話了,說:“**苦短,恕不接待。”

    還是‘壓寨將軍夫人’的聲音,**苦短這種話都說得一本正經的,完全沒有一點色令智昏的覺悟。

    副將猶豫,提了提聲音:“將軍這,”

    若是往日,邊關戰事便是天,其他任何事,都得靠邊站,即便是之前老將軍逝世,將軍也是打了仗再回去見老人家最后一面。

    不料,這次將軍卻說:“今日本將軍大婚,天塌下來也等明天再說。”

    **一刻值千金,果然不能按常理來。

    “是。”說完副將便退下了,并吩咐門外的侍女,無論什么事,什么狀況,都不要進去打擾將軍的好事。

    屋里,布置簡易,只是紅綢明艷,喜燭明亮,秦若坐在床榻上,蓋頭覆面,嫁衣鋪滿了床榻,她安安靜靜地坐著。

    飛衡背著燭光站著,好似若有所思,許久,沒有聲響,也沒有動靜。

    “你不掀蓋頭嗎?”秦若倒也不疾不徐,耐心得很。

    飛衡這才拿起案桌上的稱,一小步一小步地挪過去,似乎有些不知所以然,盯著那紅蓋頭看了許久,然后抬起手,試探性地撥了撥蓋頭,這才挑起一角,掀開了紅色的綢布。

    秦若抬起臉,燭火下,容顏傾色。原來,脫下軍裝,紅妝下的秦若,這樣精致而美麗。

    飛衡怔在了原地。

    秦若笑出了聲,覺得這人有意思,不是面無表情,便是將所有表情寫在臉上,想來,以后的日子不會無聊了。

    “你不繼續嗎?”秦若似真似假地調笑,“洞房花燭后面的步驟不需要我教你吧。”

    飛衡臉一沉,又恢復面無表情,走到案臺,取了一壺酒與兩個瓷杯,倒滿了兩杯,遞了一杯給秦若。

    秦若笑而不語。

    “洞房花燭后面的步驟。”飛衡直接將酒杯塞給了秦若,難得補充了一句,“合衾酒。”

    話本里的洞房花燭,先掀蓋頭,再飲合衾酒,他早便記下了。

    秦若輕笑,突然抬手勾住了飛衡的脖子,拉著他傾身,端著酒杯繞過他的手腕,與他交杯:“合衾酒是這樣喝的。”

    這個,話本里也有寫。

    飛衡靠近,摟住秦若的腰,一口飲下,她也笑著喝下,隔得近了,呼吸纏繞間酒香彌漫。

    一杯合衾酒方休,飛衡抬頭:“再來一次。”

    秦若微愕,飛衡便滿上了酒,摟著她的腰,飲下第二杯合衾酒,見她頓住不動,便推著她的手,喂她喝下。

    第二杯罷,他又道:“還要。”

    這家伙,是怎了?

    “飛衡,”秦若端著酒杯,細細凝著近在咫尺的容顏,她似笑非笑地問,“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他不答,交頸飲下了自己的酒,又握著她的手,將她杯中的酒也飲下。

    秦若不明所以:“你——”

    飛衡捧著她的臉,俯身便堵住了她的嘴,她驚愕地張開,一口烈酒便渡了過來。

    這家伙,總是讓她無所適從。秦若張著嘴,下意識地吞咽,只覺得喉間灼烈,渾身都滾燙。

    待到她全部喝下,他才放開她,無意舔了舔自己的唇,滿意地勾了勾唇角。

    秦若若怔若忡,盯著他的眼睛:“我看不透你,不知道你對我意圖如何,不過,”她鬼使神差便說出了口,“我看上你了。”

    若非如此,她何必費盡心思下嫁于他,這土匪當日擄了她便算了,還擄了她的心神,以至于現在,這樣七暈八素,找不到東南西北,

    秦若揉揉眉心,靠著飛衡:“我分明千杯不醉,怎才喝了三杯便暈頭轉向了。”

    飛衡扶住她:“因為我放了軟筋散和蒙汗藥。”他補充,“剛才那三杯酒里有五個人的量。”

    所有旖旎,一瞬間全部破裂,秦若猛地抬頭,只見他眸中沒有半點酒意,倒是自己搖搖晃晃著,身子一點一點軟下去。

    第二次,她栽在了他手里,還是同一種手段。

    秦若咬牙:“以后再敢對老娘用下三濫手段,家規處置!”她抓住飛衡的衣角,使不上力,只得狠狠瞪他,“說,你又玩什么花樣?”

    飛衡不答,扶著秦若靠在了床榻上,伸手便落在她腰間,解她的束腰帶。

    秦若完全不明所以:“你做什么?”

    “脫衣服。”飛衡沒抬頭,繼續很專注地解秦若的腰帶,似乎不得其法,扯來扯去。

    “脫衣服就脫衣服,為什么要給我下藥?”秦若臉色怎一個五顏六色,“我又不反抗,你何須用強。”

    飛衡不吭聲,沒有耐心解腰帶了,把手探進去。

    秦若身體一僵:“你在摸哪里?”

    他置若罔聞,手在她腰腹上下,四處游離,突然,頓住,他抬頭:“找到了。”

    手從她衣間退出,他手心里,還拽著她的兵符。秦若突然笑出了聲:“原來,你娶我另有所圖。”

    果然啊,他是個劫匪,偷了人還不夠,還偷兵。

    飛衡將她的衣服理好,扶著她躺下:“藥效兩天后便會解,在此之前,不要白費力氣。”

    她盯著他問:“你要兵符做什么?”

    飛衡沉默不語。

    “飛衡,”她牢牢鎖著他的視線,一字一字地問,“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想,他絕非只是定北侯府的副將,他擄她,娶她,盜她的兵符,全部無跡可尋,誠如她剛才所言,她看不透他,也不知道他對她有何意圖。

    飛衡坐在榻前,看了她好一會兒:“等我回來我便全部告訴你。”

    秦若咬牙切齒:“你敢再出現在我面前,我便打斷你的腿。”

    “你是我的妻子,打斷了腿,也是你伺候我。”飛衡理所當然,話本里都是這樣說的。

    “你——”

    他抬手便點了她的穴道:“等我回來。”

    留下一句話,飛衡捻滅了紅燭,縱身躍出了窗戶。

    秦若瞪著眼,說不出話,她想罵人,分明有門,作何翻墻,還有,這新婚夜的紅燭怎么能吹滅!

    秦若發誓,他再敢回來,一定要家規處置!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