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替嫁小妻:云少請溫柔 > 《替嫁小妻:云少請溫柔》 正文 第372章 你這個情況不合適去見她

《替嫁小妻:云少請溫柔》 正文 第372章 你這個情況不合適去見她

    照片沒有再看下去,云若竹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不正常的蒼白了。

    害怕云若竹因為情緒激動而再犯病,林星純趕緊把自己手里的藥遞到了云若竹手里,讓他拿著往嘴里噴。

    但是云若竹卻十分抗拒咬緊牙關不讓林星純手里的藥送進自己的嘴巴里,他一邊掙扎還一邊伸手把林星純的手往外推,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太大的力氣了,至少是沒有大力氣把林星純推開。

    幸虧這個時候街上沒有太多的人,不然林星純強行給云若竹喂藥這一幅畫面鐵定是要被人誤會了。

    不過林星純覺得生命最重要,她總不能見到云若竹在自己面前窒息而死吧。

    強硬的把云若竹的嘴掰開噴了寫哮喘的藥物進去之后,云若竹的臉色才好了許多,呼吸的聲音也順暢了。

    林星純松了一口氣。

    “你不能這樣懲罰自己,這是你妹妹做的,不是你,你死了也無濟于事。”

    林星純說著鄭重其事的看著云若竹,“你不要犯傻。”

    “林星純,你為什么要這么關心我。我以為你會因為云辭而越來越討厭我。”云若竹聽到林星純的話,苦笑了兩聲。

    林星純抿唇。

    “云辭并不討厭你。”在林星純看來,云辭對云若竹這個兄弟說不上是討厭,但是喜歡是很肯定不喜歡的,當然,云若溪就不一樣了。云辭非常討厭云若溪,在云宅,要是誰在云辭面前提起云若溪的名字,那絕對是不想要工作了。

    用云宅傭人的話來說,云若溪這三個字是會污染空氣的。

    林星純覺得這個形容很是確切,云若溪是瘟疫,是病毒,最好遠離。

    所以她才希望云若竹這個好人看清楚自己妹妹的真面目,要是有朝一日云若溪再找上門來,云若竹至少能采取措施作出正確的選擇。

    “呵呵,云辭,呵呵,云辭討厭我們,也是應該的。”

    云若竹的手捏著方向盤,用力了幾下,然后在無力的垂落在一側。

    “其實你不應該救我的,小溪是罪人,她死了無法贖罪了,我應該替她贖罪。”云若竹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哽咽。

    他本身是個律師,可以說是正義感十足的一個職業了,所以一時之間難以平緩接受自己的小乖乖妹妹所做的一切,林星純明白。

    只是……

    林星純抿了抿唇:“你死了就是贖罪了嗎?云若竹,你死了什么都改變不了的。”

    “那我應該怎么做?林星純,那我應該怎么做呀,你說呀!!”云若竹像是煩躁到了極致,捶打著方向盤對著林星純怒吼了一句。

    他張嘴嘶吼的模樣嚇了林星純一跳。

    但是下一秒,他又變回了那個斯文公子的模樣,帶著歉意的看著林星純:“抱歉,剛才情緒激動了。”兩種臉色無縫切換,讓林星純看得都有點呆住了。

    不過她也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云若竹一時間看到了這么丑惡的現實,情緒變幻不定也是正常的。

    林星純吞了口水:“手機上的這個人叫孟婉,前段時間才被從非洲送回國,這些照片是她回國后一段時間我去看她的時候拍的,對了,孟婉身上還有一處地方記載著云若溪的歷史。”

    林星純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后才把當初云若溪給孟婉喝下了高濃度墮胎藥的奶茶害得孟婉不得不摘除了子宮的事兒說給了云若竹聽。

    云若竹聽完,整個人呆若木雞。

    林星純緊張的捏著藥坐在一邊時刻準備著云若竹出現呼吸不暢的樣子的時候給他用藥。

    但是這次云若竹沒有。

    他只是攥著拳頭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才說道:“都是為了我,她做這件事是為了我。”為了云家那個愚蠢的遺產繼承制度。

    她不能讓云辭身邊的女人先生下云辭的孩子,所以……

    云若竹的眼眶紅了。

    但是沒有眼淚滴下來。

    林星純嘆了口氣。

    她知道那些事兒,如果沒有孟婉,云若溪遲早也會把手伸到自己身上來的。

    “林星純,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兒嗎?”

    云若竹沉默了好半晌才緩緩開口,聲音已經啞然。

    林星純看著他用眼神問他是什么事兒。

    “告訴我那個孟婉現在在哪,我,我想去給她道個歉,替,替云若溪,也替我自己。”

    云若竹沒有沖動,而是情緒平緩的對林星純說出了請求。

    他要去醫院看孟婉嗎?

    林星純不知道該不該讓他去,畢竟現在守著孟婉的都是云辭的人,如果被云辭知道了就不好了。

    林星純眼睛里閃過了一抹遲疑。

    云若竹很快速的捕捉到了她的眼神。

    黯然笑了笑。

    “是因為云辭嗎?所以不方便帶我去?”

    云若竹問了一句,但是又不像是問句要等著林星純解答。相反他自己也知道答案了。

    林星純抿了抿唇沒說話。

    “我之前去找云辭的時候,他公司的人告訴我他在醫院,我以為是他或者是你有什么事兒了,原來,是孟婉是吧?”

    “你們都知道了。”

    “云辭也知道了,爛攤子是云辭處理的吧?他還是像以前一樣,雖然很討厭我們,但是只要我們有爛攤子,他總是會處理的。”

    云若竹這句話說得頗為感嘆。

    林星純沒說話,因為這個時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了。

    “不為難你了,我會自己去找云辭,讓他同意我去見孟婉的。”

    “順便,謝謝他。”

    云若竹說了一句謝謝。

    這兩個字平心靜氣的說出來,好像他真的是對云辭充滿了謝意。

    林星純摸不準他的心思,也不敢貿然讓他就這樣去找云辭。

    萬一對云辭還是懷恨在心而偷襲云辭怎么辦呢?

    林星純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擔心云辭的。

    “云若竹,孟婉現在情況,怎么說呢,我覺得她不會想見你的。畢竟……”

    “是呀,畢竟我妹妹對她做了這么禽獸不如的事情。”

    云若竹苦笑。

    林星純想要解釋,但是張嘴卻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因為云若竹說的沒錯。

    禽獸不如的事情也確實是云若溪做的,只是林星純是個外人沒有資格去評判什么罷了。

    “那我再等等吧,等到她情緒穩定了,再去。”

    云若竹妥協。

    林星純驟然松了一口氣。

    天色也不早了,她真的該離開了。

    于是林星純準備打開車門下車。

    只是打開車門,外面的冷氣涌進來的那一瞬間,她的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開始翻騰了。

    她一個忍不住,下車蹲在路邊大吐特吐了起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 湖北快3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今天上证指数 吉祥麻将吉林市小鸡飞蛋 15期两码中特 网赚是做什么的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号码 广东11选5历史查询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表 凯恩斯的劳动供给曲线 华东15选5胆拖投注 没有只跌不涨的股票 多乐彩是诈骗吗 华东十五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单双中特 二分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