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重生八零俏佳妻 > 盛寧前世任無責任番外,第十六章

盛寧前世任無責任番外,第十六章

    送走孟平,蘇淮安立刻回去。先是跟學校請了個假,小叔叔情緒非常不穩定,他要在家里看著,防止小叔叔做出什么傷害自己的事情。

    “你干嘛?”蘇海站在樓梯上,一直等他電話打完才冷幽幽的開口,“怕我做傻事嗎?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并沒有!”蘇淮安鏢旗鎮定,“我只是很長時間沒休息了,所以請個假。”

    “那好!帶你去看場好戲。”說完拎著自己的西裝外套,率先走在前面。

    蘇淮安立刻跟上,“小叔叔你要去哪里?你那么多事情,都不用做嗎?”

    “沒事!我也很長時間沒休息了,所以請個假。”蘇海把他的話又還給了他。

    *****

    市公安局

    自從知道秦翠芬出事之后蘇韻就一直吃不下睡不著,從溧陽縣公安局轉到這邊之后她就第一時間帶著律師來看她。

    翠芬是她的寶貝女兒,她了解她的人品,真誠,善良體貼孝順,是個好孩子。

    說她殺人,怎么可能!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的。

    抱著這個認知,蘇韻親自帶著最好的律師來到市公安局想要給秦翠芬翻案。來之前她打了很多個電話,請朋友,世交幫忙。

    可惡的是,這些人一聽說她跟孟行之離婚了,就立刻態度大變。

    “蘇女士,只能讓律師一個人去見嫌疑人。”

    “為什么我不能見我的女兒?”蘇韻那受過這個氣,一聽就發了火。

    負責接待的警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先想這人是腦子有病吧?該不會是想去精神病院,來錯地方了?嫌疑人確認無誤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怎么還上趕著說兇手是自己女兒?

    是不是自己女兒,心里沒點b數?再說了,她是個女人,又不是被戴了綠帽子的男人。哪有不認識親生女兒的?

    “就是不行!”警察冷硬的拒絕,“你要是在鬧,我就以妨礙公務拘留。”

    “你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天皇老子來也必須按規矩辦事。”

    “哼!”蘇韻還想說什么,被律師給攔了下來。

    “蘇女士請您冷靜,現在不是大吵大鬧的時候,也有失您的身份。”陳律師制止道:“而且現在的情況對您也很不利,我個人建議您還是放棄秦翠芬比較好。”

    他一個外人都隱約聽到風聲了,蘇韻居然還執迷不悟。真的讓人很難相信,她出自蘇家,是蘇海的姐姐。

    她還看不清,自己的弟弟,繼子都要對付她嗎?

    “放棄?我為什么要放棄?”

    “因為大家都對您不是很滿意。”律師隱晦的暗示。

    “就是因為別人都對我不滿意,孟行之他們都放棄了我,所以我才更不能放棄我女兒。”

    “她……”律師想要說什么,最后推了推眼鏡后面的話在看到進來的蘇海時一個字都沒說。蘇韻愚蠢無知,可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么選擇。

    剛才的提醒,他已經仁至義盡了。

    蘇海冷眼看著蘇韻,對陳律師冷哼一聲,帶著蘇淮安轉身朝左轉離開。而他前腳剛走,孟平后腳就帶著助理和三個業界赫赫有名的律師進來了。陳律師眼角余光看到,驚愕不已。

    不愧是二爺,手筆就是大。

    他已經能想象到秦翠芬會有的下場了。

    “二爺。”有人恭敬的迎撈上來。

    孟平朝蘇韻的背景指了指,“讓她在外面看著,我要讓她親眼看看。”

    “是!”

    ********

    關押室內,秦翠芬低垂著頭,臉上再也沒有曾經的不可一世。皮膚粗糙浮腫,眼袋下垂之前精心保養出來的貴氣再也看不到。

    她蜷縮在角落里,全身都在顫抖,整個人行尸走肉般。從被抓到現在,她的世界就已經崩塌了,蘇海太狠,狠的她措手不及,狠的她萬劫不復。虧他還把他當成自己的親舅舅對待,簡直是狼心狗肺,無情無義。

    她怎么都沒想到,事情過了這么多年居然還會被翻出來。盛寧人都死了,還要跟她作對。

    “秦翠芬出來。”

    行尸走肉的跟著人來到審訊室,秦翠芬抬頭看到就是孟平陰鷙的眸子。好像帶著血光,能一下次看進人的心底。

    “呵呵呵……“她嗓子粗啞干澀的冷笑,“你也是想來對付我的?就像蘇海那樣?”當她知道無論自己做什么,都逃不出蘇海的手掌心后,她就放棄了。

    “不是!”孟平搖頭,“我是來幫你的。”

    “你愿意幫我?”秦翠芬眼前一亮,狂喜的問:“你真的愿意幫我?”

    “當然,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幫我一個小忙,我就能讓你輕松一點。”

    聽說還有翻身的機會,秦翠芬想都不想的就一連聲的答應,“可以,你讓我做什么都行。”

    “指認蘇韻,就說你是無辜的。真正的兇手是蘇韻,她才是幕后主謀,是她因為嫉妒你對秦有德太好了,才這么做的。”

    “可以,可以的。你要你放我出去。”

    “你可要想好了,蘇韻一直是把你當親生女兒疼愛的,你確定要這么做嗎?”孟平俊美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他回頭看向一片黑色的墻面。

    這面看似是墻,實際上卻是單向的玻璃。站在外面能把里面的一切看的,聽的清清楚楚。

    秦翠芬因為蘇海心中恨死了蘇家了,明明之前對她那么好,最后還是說翻臉就翻臉。蘇韻跟蘇海是親姐弟,都姓蘇能是什么好東西。現在蘇韻也許還護著她,沒準什么時候就能把她賣了。

    “哼!我可沒有她那樣的媽!她女兒是盛寧,我才不是她女兒呢!這個白癡,我早就跟她說過我不是她女兒了,是她一直厚著臉皮死纏爛打的非說我是她女兒。明明一切都是她的錯,最后蘇海居然把錯算到我頭上。蘇家沒一個好東西。”

    孟平的助理瞪大眼,他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原來人不要臉能到這種程度。

    “很好!說的非常好。”孟平鼓掌,掌聲低沉厚重,一下一下敲在人的耳膜上,也敲在外面蘇韻的心尖上。

    蘇韻捂著心口,滑坐在地上,腦海中一片空白。她不知道這是怎么了,她的女兒怎么會變成這樣?

    房間的門不知道什么時候打開,又關上,直到面前出現一雙黑亮的男士皮鞋她才驚醒。順著筆直修長的腿朝上看,是弟弟冷酷的俊臉。

    “小海?”

    “姐姐。”蘇海微笑著說:“你現在想想,是不是忽然發現,秦翠芬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女兒?是不是這么多年的相處當中有很多蛛絲馬跡,但卻被你故意忽略?”

    “是是……是啊!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經過小海這么一提醒,真的是這樣。長相,態度,性格……太多可疑的地方了。

    “姐,你知道我現在是怎么想的嗎?”

    他越是冷靜,蘇韻就越是膽戰心驚,“你……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啊……”蘇海語氣溫柔,“我想讓你秦翠芬永遠關在一起,一直關到死。你不是最疼愛她嗎?既然你們母女情深,我覺得我應該成全你。”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蘇韻嚇的臉色蒼白,抱著蘇海的腿驚慌失措的哀求。

    可蘇海怎么可能再給他機會,天知道他內心的痛苦。不發泄出來,他會瘋,他會讓所有人都瘋了。

    三個月后,軍部

    “首長,秦翠芬的案子已經宣判了。”徐啟剛從下面部隊回來,警衛員第一時間通知了這個消息。

    “怎么說?”徐啟剛面容嚴肅,停下手里的工作問道。

    “秦翠芬跟蘇韻倆人被判死緩,終身監禁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說完警衛員露出一個迷茫的眼神,“消息是蘇書記讓人通知的,還說倆人被關在一個監獄,一個房間。”

    徐啟剛忍不住冷笑,眼底情緒復雜莫名。“我知道了!蘇書記確實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那我先去忙了。”

    “嗯!”

    警衛員離開后,徐啟剛高大的挺拔的身姿有一瞬間的頹廢。他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山,一直屹立不倒,可現在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老了。

    因為后悔,因為錯過!

    【前世番外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捕鱼达人怎么玩赚钱 中超2014赛程 心水一点必出特打一肖 四川快乐12走势图怎么看 湖北11选五结果 黄大仙选黄大仙一码一肖 基金配资业务 北京快乐8中奖规则 不不博客赚钱app下载 极速彩票登录 北京pk赛车预测网 免费 网络赚钱论坛 理财平台排名 排列五官方网站下载 广西11选5开奖彩图版 河南省体彩11选5 今晚开什么特马开奖43